深圳南山的“后海”,未来最适合做中国年轻人生意的地方

作者: 祥和 来源: 祥和 2019-07-11 11:20

从整个中国来看,深圳是现在新增年轻人最多的城市。

深圳特区成立40周年,人口平均年龄只有33岁,老龄化率仅为6.6%,远低于北京、上海和广州。由于产业分工亮点在于高科技和金融行业,深圳仍在源源不断地涌入更多年轻人。广东省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2018年深圳新增49.83万人,其中应届大学生和各类人才28.5万人,占近六成。可以说深圳目前正处于“人才红利期”的阶段,年轻人口整体呈阶梯式增长的态势。

也正因如此,深圳人都更热衷于谈未来:一群年轻逐梦者的未来。

南山,一群年轻人的逐梦地。

40年的发展,深圳特区的中心从罗湖转移到福田,又慢慢孵化出了新的中心。

腾讯总部所在地:南山。

这几年来过深圳的朋友都会感叹在规划上的未来感。譬如,驱车经由滨海大道,一路从福田开往南山,就像置身于《头号玩家》里的那种未来游戏场景,随处可见建造中的摩天大楼和新项目。

然而,比起肉眼所见,南山的前海、后海以及深圳湾的超级规划,这个未来全球高端产业集聚地更是在网络引发热议。用在深圳逐梦者的一句话来说,深圳的南山是梦想的起点,也是成功的彼岸。

据调查显示,南山区2017年的人均GDP超过了5 万美元,而2018年南山区共引进人才181938人,占全市近三年总引进人才的28%,接收的10.8万应届生有过半都落户在了南山。事实证明,这片梦想疆土对于年轻人来说散发着极强的魅力。

(例如在建的新商业项目后海汇的招商宣传片 ,插画风的动漫设计引人瞩目)

创业者成为年轻人生意中的KOL。

“在深圳可以拥抱很多不可预测可能性,因为这个城市非常尊重设计与创新。” 这也使得南山将成为一个最适合孕育创造力的试验场。

作为“超级总部基地”的南山区有众多500强企业、行业领先地位企业、上市企业和加速发展的中小企业集群聚集在此。除了有腾讯、华为、中兴和大疆等科技行业巨头企业,柔宇科技、光峰光电、奥比中光这类科技新贵也选择南山。

在《2018深圳独角兽&准独角兽榜单》收录的158家企业中,南山区以72%的占比成为深圳创新创业热度最高的地方。除此之外,很多高校在南山建有校区或入驻虚拟大学园,在相互扶持下,成功并非遥不可及。

也在这样浓郁的创业环境下,这些创新领域的领导者会是新一批创业者的人生导师与榜样。

在南山“打造中国原创耳机品牌NO.1”为目标的1MORE万魔声学,5年6500万条耳机,1MORE成为耳机行业独角兽企业。近日,万魔声学创始人谢冠宏先生“一条耳机的逆袭之路”的节目吸引了超过70万人的观看。

除此之外,年轻人对于这些创业者的生意也格外“支持“。

绿米联创的总部也同样设于南山,作为雷军的门徒,是国内智能家居和物联网解决方案提供的领军人物,绿米联创在全国各地共有300多家这样的体验店,拥有大量的支持用户。

这些南山的创业者们毫无疑问地成为了年轻人生意中的KOL。

深圳年轻人的消费心理,“快“得有些不一样。

除了科技创新的生意经,深圳人的消费心理是快速、迭代的。有趣的是,这样的心态极容易孕育新的潮流。

过去几年,在深圳和周边城市已经诞生了一批这样的潮流品牌。其中的一个代表品牌RoaringWild,不久前登上了上海时装周的T台。2018年 RoaringWild曾和街头商人林立峰合作了一首献给城市的Rap《My City My Dream》,歌词写道: “我想存钱从宝安搬到南山/存到一半的钱就够我全家搬到东京/You Know Me”

根据凯度消费者指数和贝恩联合发布的《2019中国购物者报告》,在电商渗透率增长首次放缓、实体店转型势在必行的背景下,快速成长的小品牌将对市场上的大品牌产生巨大影响,因为“小品牌更善于满足消费者在某方面的特定需求。” 这句话翻译成本土潮流品牌的语汇,就是它们更懂城市,和城市里的年轻人。潮流起于亚文化,而文化的布道者往往是偶像。

市场上已经有太多分析Z 世代(即95后)年轻人消费的报告,往往指出一些表面的事实,比如他们热衷网购、重视社交、对品牌挑剔。 但在这些特征背后,没说出的话可能是:Z世代的年轻人也希望有归属感,前期是懂得他们的「语言」;重视社交,就有对空间的需求,“年轻人更偏爱网络空间”的说法回避的是,没人给TA们提供一个有趣的实体空间;至于挑剔,实际上是因为有太多选择——这意味着一个能够输出品味的买手在市场上是稀缺的。

然而,快速增长的深圳在商业上仍然有“年轻”的缺口。

据世邦魏理仕2017年发布的《全球购物中心发展报告》显示,深圳在建购物中心以458万平方米的数量位列全球第一位,2019年拟开商业项目将达31个。这个几乎无法放慢步伐的城市,在飞速地进行商业扩张,但商业体仍无法真正触达年轻人。

“周末到香港扫点货是深圳人的日常,看展我更愿意去北上。深圳很年轻,但比起一线城市的资源与潮流概念还是弱了些。”一位在深圳从事Lifestyle杂志的95后青年如是说。在Z世代(95后)渐入主流的消费时代,深圳的年轻人依然无法在实体空间上寻求到自己的“归属感”。

深圳的年轻人总觉得购物中心新鲜感不够,无法代表自己的生活方式。商业体引进北上广的品牌、开设奢侈品深圳首店等等,这种业态上的拉拢动作,也并不能完全满足Z世代的需求。

深圳后海,商业已开始谋划年轻人的生意

“深圳人喜欢谈未来,我们也在想未来的商业:得青年者得未来。”

在深圳后海,刚开放招商中心的后海汇已下定决心抢占Z世代市场。“定义年轻、征服年轻”为初衷,提出「The Creative Junction of Shenzhen- 后海Z世代硬核生活场」的新定位。目前的对外宣传物料都显示,他们在围绕着年轻一代的社交语言、社交文化在做全新的尝试。

(后海汇招商中心示意图)

在项目看来,让Z世代主动走近品牌、信任商业场所是一道“超纲题“。要为人群量身定制,则是率先与年轻人站在一起,用Z世代的思维模式解构面积约7.2万平方米的商业体,寻找最适合的方式,做年轻人的生意。

“我们已经开始筹备与深圳当地的潮流平台、KOL展开长期的深度合作。在商业上我们需要更多源于Z世代的想法和语言。所谓的‘归属感’需要有同龄人的思想融合,这才能真正完善我们的商业构想。” 后海汇项目负责人表示。

不仅如此,那些在网络和虚拟社群里大量推崇的生活方式,也将列入商场的规划中,每一处场景更像是一种社交工具。各类共享空间例如24小时美食街、Z pods、深夜娱乐中心等最大程度保留年轻人“扩列入圈”的独有方式。即用年轻人的「语言」塑造专属生活场。

“一般商业项目在招商前期更注重主力店资源的培育,而在后海汇,我们考虑的是‘国潮孵化地’,决定在深圳设立首个国潮区。“后海汇项目负责人说到,短短40年发展的深圳,国潮已经成为这座城市特殊的文化烙印,开辟国潮区,是致敬Z世代所认同的深圳招牌。

在众多的数据报告中都显示,诞生于互联网时代的Z世代,是最捉摸不透的一代,但也并非无迹可寻。互联网给予他们成为世界公民的机会,更开放的世界和知识获取窗口,成就的是他们可以更深层次的理解和追求什么是真正的“喜爱“,在品牌中寻找自我价值,在适配中了解自己。中国最年轻的城市,或许也将成为开辟引导年轻人生活的“超级社交生活场”。

(后海汇外立面效果图)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