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开价10倍!面对5000亿征税,中国财政及货币政策将调整

作者: 天物大宗 来源: 天物大宗 2018-07-24 16:36

7月20日特朗普在接受CNBC的采访时表示,他准备好对进口自中国的5000亿美元商品征收关税。中国外交部回应:“中国不是吓大的”。

特朗普此番威胁,已较贸易纷争初期的500亿商品加码10倍!美国是如何从500亿要求飙升至5000亿的?中方又为何底气十足?就要先从特朗普挑起贸易战的原因说起。

1.jpg

l“特朗普:让美国制造业回流”VS“中国制造2025”

美国西北大学的经济学教授罗伯特·戈登认为,决定一个国家经济前途的绝不是华而不实的大数据、互联网等风靡一时的东西,而仍然是实实在在的制造业。特朗普在2016年大选中曾做出承诺,推动美国海外制造回归,为美国创造更多制造业岗位。

金融危机以来,美国出台了以先进制造业为核心的再工业化战略,大力推动“工业互联网”、“新一代机器人”及“制造业创新网络”等高端制造战略布局,迄今为止,已启动近十个中心,涵盖当今世界前沿性高端制造技术,如3D打印、数字化制造、先进复合材料制造、集成光电子制造、智能制造、清洁能源制造等。

2012年底,美国通用电气公司发现,公司开始有了充分的理由回流美国:1)国际油价上涨导致从中国到美国的海运成本大幅提高;2)美国大量开采的天然气降低了生产成本3)截至到2012年,中国国内的人工工资比2000年增长了5倍;4)美国工会的策略也有所调整,不再一味追求加薪;5)由于劳动生产率的持续提高,劳动成本在制成品成本中所占比例大幅下降。

高端制造一定程度弥补了美国劳力成本高的比较劣势,加之能源成本下降,促进高端制造业的回归,谷歌、苹果、微软等公司已经将其部分业务回迁美国。美国的制造业回流进程将极大影响中美经济关系,特朗普在白宫声明中曾明确表示,“这500亿商品将包括有关‘中国制造2025’计划的相关商品”,并且认为中国制造2025战略将给中国带来经济增长,但会损害美国和其他国家的企业的利益。可以说,特朗普政府对“中国制造2025”的遏制,可能是美国政府发动贸易纷争的原因之一。

特朗普政府寄希望于制造业推动美国经济增长,增加就业机会,就必须通过加征进口关税和减少国内税负的方式,让企业在美国建立生产基地,于是出现了1月特朗普减税法案实施和3月征税清单的公布。

3.png

美国政府的数据显示,美国去年从中国进口了约5050亿美元的商品,出口了大约1300亿美元,2017年贸易逆差约3750亿美元。美国从中国进口的商品更多,这一事实似乎令中国难以对等反制,而金融市场的表现更好的体现了全球投资者的恐慌情绪。

4.png

从6月15日美国政府宣布对从中国进口的约500亿美元商品加征25%关税的消息传出后,中美贸易战正式打响,7月10日美国公布对额外2000亿美元的中国输美产品加征10%关税清单,全球金融市场和商品市场再度陷入恐慌情绪之中,整体来看,国内市场受影响相对较大,从具体市场表现来看,将近一个月内,有色金属价格和上证指数显著下跌,人民币出现大幅贬值,美元指数和美股几乎不受影响。

l中方实际损失有多大?

(1)拖累出口

对中国而言,从两个角度看出口,一是对美出口,二是对非美出口。

受贸易战不确定因素影响,中国对美国出口增速已经出现放缓趋势。华尔街日报数据显示,今年2月份以来,中国对美国出口额增速呈现逐月走低,其中机电出口明显走低,上半年我国对美出口机电产品增长8%(对美出口总值占比的62.6%),而6月当月我国对美出口机电产品增速仅为4%。

从整体上看,我国对美出口在2017年只占中国出口总额的19%,总体影响可能并不大,发改委专家表示,涉及的500亿美元产品只占我国对美出口的11.6%,占我国总出口的2.2%。细分行业看,对美出口依赖度高的电机电气设备等行业潜在影响相对较大。不仅如此,贸易摩擦会破坏全球供应链,OECD预计,如果美国率先提高关税引起其他国家反制,将导致全球贸易成本上涨10%,全球贸易量减少6%。

总之,出口下降的影响肯定是有的,外需下降是既成事实,下半年亟待内需接力。

(2)通胀预期推升

一般来说,一国对某产品的进口依赖度越高,那么海外供应商的议价能力就越强,征税带来的价格上涨就越容易被转嫁给消费者。

中国对美国加征关税的商品清单主要包括大豆等农产品、汽车、水产品,以及化工品、医疗设备和能源产品等。从各种商品的可替代性和对CPI的影响程度上看,对国内通胀影响最大的主要是大豆。虽然中国的大豆需求高度依赖进口(进口量占消费量86%),但从美国进口的大豆占全部进口量的35%左右,南美(巴西、阿根廷)大豆占进口比重的60%以上,大豆价格的上升空间可能有限。

(3)国际资本流出风险

中美贸易争端可能会导致部分国际资本流出,尤其一些国际跨国企业,可能会在中国以外的地方选择制造基地。对此,中国对投资环境的保护就变得至关重要。

以新能源汽车为例,自2018年7月28日起,正式取消对于新能源汽车的外资股比限制,意味着国外新能源车企都能在中国独资建厂,与此同时特斯拉正式和上海市政府签约,在上海临港建设特斯拉超级工厂,于是既能有效规避关税问题,还有望享受相关产业政策优惠。

l“办法总比困难多”中方何来的信心?

1. 财政政策边际放松

从公共财政收支来看,截至2018年第二季度,全国公共财政收入同比增长10.6%,而全国公共财政支出同比增长7.8%。从赤字率来看,2018年财政赤字率为2.6%,小于前两年3%的赤字率,因此财政政策发力空间仍然有较大余地,也是近期央行怒怼财政政策不积极的原因之一, 由于当前的财政政策效果不乐观,未来有望调整,以部分地区适当加杠杆对冲金融去杠杆导致的紧缩效应,同时落实减税降费。

2.货币政策稳健

从货币政策来看,今年以来央行实施3次定向降准,再加上中期借贷便利(MLF)等工具,已经投放中长期流动性约2.8万亿元(含7月降准将释放的约7000亿元资金),远超去年全年1.76万亿元的总和。在这一背景下,今年银行间市场资金面持续宽松,货币市场利率降至近年新低。

因此下半年或采取“降关税+降准+减税+加工资的政策组合,适度对冲经济下行压力,减轻企业和居民的税负压力。

9.png

3.去杠杆节奏放缓

7月20日资管新规重要实施细则出台,相较此前论调已有部分放松,包括:大幅降低银行公募理财的购买门槛(从5万元降至1万元);允许公募产品投资非标资产;现金管理类、部分定开产品可摊余成本计量,净值化管理有所松动;过渡期不搞“一刀切”; 过渡期内可发行老产品投资新资产;对非标回表扩大资本补充的来源。

结合鼓励银行购买AA+以下信用债,政策近期有去杠杆节奏放缓的倾向,一定程度上也缓解对资金链断裂引发的流动性担忧和对金融市场的负面冲击效应。

4.加强欧日经贸合作

在贸易保护主义抬头的背景下,中德合作项目迎来新机遇,如签署汽车领域八项经贸合作,美国贸易保护主义复燃或助力中日经贸关系回温,日本首相安倍明确已有访华意愿,为促进双边关系改善。

l中美角力刚刚开始

2018年3月中美贸易纷争全面升级以来,全球金融市场受到广泛冲击,中美双方强硬的立场预示着这只是开始,而长久的纷争会成为中国加快结构性改革的动力。中国商务部最新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美国对华投资同比增长29.1%,高于同期中国吸收外资整体增速,用开放的市场吸引外资,是有效防止外资出逃的良方,另外我国开始利用多渠道扩大进口来源,减轻输入型通胀压力,如7月1日起,中国将印度、韩国、孟加拉国、老挝和斯里兰卡大豆的进口关税税率从3%调降至零。

中国经济没有过度依赖于出口,更没有过度依赖于美国,中国会捍卫自身权力,推出上述政策组合拳的同时,对美国进行反击。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