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思议!玩金融和做实业的,到底谁薅了谁的羊毛?

作者: 维维安 来源: 经观财经眼 2019-12-19 22:15

文/维维安

P2P行业加速出清,如果给标个价,股东手里头“存续”的P2P资产还能值多少钱?

此问题的答案,可能会让你大吃一惊。

与打八折,九折的行业惯用“兑付比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近期A股上市公司奥马电器,为了“明哲保身”与P2P作切割,以区区2元的价格就把手头的互金资产甩回给了大股东。

当初收购该资产的时候,对价足足有14亿之巨。

讽刺的是,当你觉得这是一起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的利益输送时,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这起事件中真正的至尊“羊毛党”,却不是2元接盘的大股东赵国栋。

P2P“薅中薅”,狗血的剧情还在后面。

01

从人生履历看,奥马电器的总舵手赵国栋,实际上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互联网人。

曾在大名鼎鼎的京东做高管的赵国栋,后期能够入主奥马电器,实际上只是“捡了现成的”。毕竟,赵国栋真正精通的,是“互联网+”业务。

真正的“元老”叫蔡拾贰,名字有点逗,但人还是有两把刷子的。在冰箱行业摸爬滚打数十年,老来创业,厚积薄发。

奥马电器走的是代工路线。事实证明,在美的,海尔等同行业一等一高手的夹击之下,奥马避重就轻,选择一条默默无闻,小富即安的路线是正确的。

2010年,奥马冰箱的市场占有率就跃居行业第5名,与美菱等量齐观。

但奥马电器上市后的股价表现却不怎么理想,可能多半与其“代工模式”越来越丧失品牌影响力有关。解禁期一过,年迈的蔡拾贰看到股价依旧波澜不惊,再环视四面楚歌的白色家电行业格局,感慨“人生已经到顶了”,逐渐萌生退意。

这个时候,年轻气盛的赵国栋和奥马电器结上了姻缘。

02

赵国栋,如果继续做互联网,做金融,只要“合法性”得到保证,绝对是“力拔山兮气盖世”的旷世之才。

能够拿到首批支付牌照(网银在线)并卖给京东,开发P2P平台“好贷宝”,足以表明赵国栋在互金领域不容小觑的天分。

但自从赵国栋看上了奥马电器,把旗下的互金资产相继装入上市公司后,奥马电器就开始了这几年悲喜两重天的走势。

“喜”在P2P资产够赚钱,对上市公司2015年到2018年之间的业绩和股价走势起到了强脉冲作用。

成立于2014年9月的中融金,2015年前三季度就实现了利润2369.44万元,并且在此后的三年间,顺利完成了并购时的业绩承诺(2015年到2017年,净利润分别不低于6,200万元、14,000万元以及24,000万元。)

在此期间,观察奥马电器的业绩,2015年到2017年的扣非净利润分别为2.42亿,2.84亿和3.70亿。比起2015年之前1.5亿左右的水平有了大幅提升。

股价的走势则更为讨喜,奥马电器的股价在2015年一年内累涨328%,市值翻了三倍。

然而,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奥马电器股价走向破败,“悲”也缘自P2P的拖累。

2018年,中融金营收7.17亿元,净亏损6.67亿元,截至2019年5月31日,商户贷助贷业务及易贷助贷业务已暂停。

中融金旗下的好贷宝自从转为钱包金融后,麻烦不断,截止2019年1月11日,经钱包金融导流的逾期贷款已完成兑付1.46亿元,剩余0.38亿元逾期金额未兑付。

你可以看到,从2016年下半年开始,伴随着业绩雷逐渐引爆,奥马电器的股价从高位横盘震荡转向急剧杀跌,到2019年低点3.19元计算,已经从高位下跌了88%。

03

而在奥马电器事件中,羊毛党数量之多,关系之复杂,令人咋舌。

奥马电器2018年业绩变脸,据称是因为商业保理业务、助贷业务、车贷业务等部分应收账款预计无法收回。计提的坏账准备14.15亿元,可以说是被各位“趁你病,要你命”的小散和大户联合起来狠狠薅了一把。

重点是,股价的羊毛被谁薅去了呢?

如果你以为是上市公司实控人赵国栋,那你就错了。

奥马电器股价上涨的两年中,赵国栋非但没有减持,一直在高位积极“补仓”。

2017年认购奥马电器增发新股花了8.76亿元,2017年通过二级市场奥马电器增持2%的股份应该花了2.5亿左右,总投入约23亿元。

虽然今年赵国栋有被动减持(平仓)的行为,但在这个时候,奥马电器的股价,也就剩点渣了。

有人说,不对。14个亿卖出,转手2元就买回来,赵国栋就这么高抛低吸一两次,也能下半生吃喝不愁啊,毕竟一转手,当初安身立命的资产还在自己手里。

但你要注意,这个“2元”友情价背后,中融金评估价值却为-4.51亿元,相当于垃圾资产,赵国栋接过手后,还要自己处理其减值和负债问题。

即便当初赵国栋把P2P资产装进上市公司过程中,有溢价的因素在内,但好歹是完成了对赌的业绩承诺,中融金股东无需赔偿。增厚业绩时拔高了上市公司的股价,减值的部分,也让上市公司扛回去了。因为在这个过程中没有减持,赵国栋的“套利”空间也被进一步稀释。

加上高位补仓,还有中融金“殿后”事项的处理,赵国栋可能也是冤大头。

实际上,一门心思做冰箱主业的原管理层,反而可能是最大的“羊毛党”。在2016-2018年,奥马电器股价达到高点时,原管理团队进行了大规模减持,此时的市值集中在100-150亿之间,减持套现规模或达接近50亿。

故而得出结论:高级羊毛党(原管理层),中级羊毛党(赵国栋,同时也是背锅侠),低级羊毛党(奥马电器互金业务的部分客户)。在这个过程中,从头到尾被围猎的受害者,是上市公司本身,以及普通小散投资者。

04

玩金融的和做实业的,到底哪个狠?

有很多人会觉得金融作手无孔不入,想必对这个世界的利益分配模式了如指掌,自然也不会有太多失误。

但曾经司职京东高管,深谙互金业务的赵国栋,面临的也是血淋淋的教训。以为能够从原管理层手中借鸡下蛋,没想到却是鸡飞蛋打。

很简单,做实业做到位的老江湖,很多都是白手起家,进可攻退可守,只要不出现大的系统性风险,“归零”的可能性很小,顶多是不景气的时候,晚餐是就着咸菜还是加个鸡蛋的问题。等到周期到来的时候,青山在,柴火烧,一样可以重新开张。

但玩金融,玩投机,甚至是追“风口”的人,本身不创造价值,所谓的超额价值全依靠从实业者的口袋们扒拉出来。通过搞小聪明,算计别人,寄希望于行业里“永远有比自己更后知后觉的人”,来给自己重新设定的财富分配规则来买单。

从这两年,股权投资领域泡沫的破裂,和上市公司“蹭热点式”“利益输送式”并购重组行为的减少,甚至是P2P行业的自发清盘来看,“傻子”已经越来越少了,玩金融的也没有那么放肆了,做实业的,也都越来越清醒。

相当一部分赚的盆满钵满的,反而是第一批创业的实业家,由于看清金融的本质,提前把烂摊子留给了自鸣得意的接盘侠。

奥马电器好好做冰箱是好事,P2P被集中清退也是好事,赵国栋们的悲剧也该为人们所警惕。

搞实业的就一门心思搞实业,在没有绝对的金融契合度之前别整七七八八的幺蛾子,回报虽缓慢,但不耽误人生,实业也永远是最本质的“朝阳行业”。

搞金融的也别再以邻为壑,总盘算着薅实业老家伙们的羊毛了——保持一份应有的敬畏之心,他们比你还精明的多,你才是财富链的中下游。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