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前,A股要站上3000点到底有多难?

作者: 维维安 来源: 经观财经眼 2019-12-24 21:43

文/维维安

眼看着圣诞节要到了,美股在新高附近稍作休息,等待方向指引。而大洋彼岸的老A却还在反复试探3000点,进进退退,得而复失。

俗话说,“再而衰,三而竭”,这不是没道理的。23日两市在利空消息的发酵之下再度宣告失守(国家集成产业基金高位减持科技股、酒鬼酒事件、还有京沪高铁IPO),听信了李大霄同志“A股永别三千点”,梭哈式加仓的散户朋友们又挨了结结实实的一刀子。

当天,下跌个股超过3200只,跌停的股票则有33只。科技股的跌幅尤甚,盘面上热点尽失,唯有水泥板块和部分低价股实现了逆势上涨,盘面何其惨烈……

24日,指数展开了修复行情,沪指收涨0.67%,深指上涨1.32%。看起来,昨日恐慌情绪蔓延下的一切似乎有没有发生过。

行情是否就此回暖?“圣诞劫”的忧虑消失了?3000点难道又重见曙光?

等等,这恐怕还是个伪命题。

01

资金面:难言乐观

首先我们要明确的一点是,A股历来是个资金为王的市场,如果没有大规模做多资金入场抬轿,想捅破历史遗留问题重重的3000点强压力位,几乎是天方夜谭。

市场的资金面,情况如何?

上周央行通过逆回购大幅放水6000多亿,甚至极为罕见的调降了14天期逆回购利率,肯定不可能是针对市场流动性问题的“无为而治”。总理更是频频喊话要“合理运用定向降准等手段”减少融资成本,基本也坐实了年底各行各业都缺钱的现状。

到此为止,本轮降息的轮廓已经呼之欲出了——从9月20日LPR利率,到11月5日MLF利率,最后是OMO利率(先11月18日7天逆回购利率调降,再是12月18日14天逆回购利率调降)。

但是你要注意,OMO利率一般是用来缓释银行负债成本,本质上是用来“救”银行的流动性的,不会直接投放到股市和房地产里。而且尽管银行资产端压力减小了,但上市公司的融资需求也在增加(年底,缴税,发工资等因素影响),这部分释放出来的流动性会直接对冲上市公司增加的融资需求,导致市场的存量流动性不会产生非常明显的改观。

即使有小部分资金违规流入到二级市场,考虑到年末的资金流向更容易受到受到强监管的影响,本质上来说,对股市的量能也构不成什么影响。

从这个角度看,我们可以大体上做个判断,本轮降息从战略上基本上已经从“进攻型”(企业端)演化为“防守型”(银行端),本质上是帮助实体经济渡过金融去杠杆的高危窗口期。组合拳收到效果之后,基本上很难有更大的刺激力度。即便后续再有新的定向降准,只能理解为对资本市场投资者的心理层面可能会产生一些“托而不举”的效果,而无助于A股的重心向上抬升。

此外,即使我们真的从盘面上看到投机性热钱在涌入了,按照目前的情况,能支撑得了3000点以上的估值吗?

截至23日,北上资金已经连续28个交易日净流入,净流入额640.47亿元,这已经逼近今年1月、2月、9月、11月、12月北向资金净流入金额的峰值水平。但就在这种情况下,3000点依旧难以站稳。

问题来了,资金对指数的支撑能力是有限的,攻而不克,流入之后必然伴随着流出,等到北上资金发现“性价比”有问题了,选择“净流出”A股的时候怎么办?你不能指望散兵游勇去充当解放军来解救套牢的同胞,什么章盟主,赵老哥,甚至一些马甲机构,那都是见风使舵,打一枪就跑的货色。

以外资为主的北上资金是今年A股做多的主流动力,只有在与各方合力“共振”的情况下才能有效突破。现在的问题是外资认可A股估值,但内资普遍认可度不高,造成一旦拉高了就有人跑路的情况出现。

在这种情况下,北上资金也不敢冒然作“出头鸟”了,在3000点的关口也表现得分外谨慎。我们看到内资砸盘的时候北上资金不会立马去接,而是屡屡选择尾盘抄底做差价。这说明北上资金面对3000点的风格是“防守型”,而内资为主的进攻力量实在是非常微弱。

从两融余额的表现来看,今年内资(两融主力军)加仓的速度也明显要比外资缓慢得多,这也侧面反映出内资对股市目前点位和估值的分歧之大。

提醒一句,港股因圣诞假期休市三天,北上资金将无法借道流入,在这种情况下,A股“死多头”阵营又缺一名中军大将,剩下来的跟风资金基本上也没什么挑大梁的能力,这几天的量能可能还是要继续萎缩。

2019年剩下来的几个交易日,预估股市里的资金以流出为主,大涨大跌都很困难,震荡调整的主旋律不会变。明年春节之前,A股还有可能会有寥寥数次重新冲刺3000点的机会,但站稳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02

基本面:利空重重

即便回归A股本身来看,也难言有乐观信号。

首先,最大的风险就是2020年1月解禁规模较高,约6800亿元,占2020年全年解禁规模的19%,首发和定增股份解禁各半。

限售股解禁,自然会带来减持的压力。

问题来了,如何去判断减持压力对市场的影响?特别是在冲击3000点的敏感关头,减持这种明面上的冲击更是类似“阿喀琉斯之踵”的存在。

这时候你就要去考虑减持的动机了。什么样的公司可能会遭到大量减持?一方面,股权质押比例高、现金流差的公司股东通过减持自筹资金纾困;另一方面,参与定增的投资机构、解禁收益较高的股东也可能进行减持获利了结。

股权质押和现金流问题属于历史遗留问题,懂的人自然懂。目前来看经过重重治理和纾困之后也只是“风险调降”,但真正完全消化可能还需要些时日。比如截至今年11月末,股票质押回购质押股票总市值1.8万亿元,占A股总市值3.3%,较2018年年底仅仅下降1.3个百分点,较2017年年底峰值也仅仅下降2.9个百分点。质押比例超过80%的公司依然有469家。

这些公司的现金流到底是否真正因为质押而改善了,或者说是否达到了融资预期,具备减小质押规模的能力了,看看三季报各行各业资产负债率和经营现金流的情况,我想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至于“因较高的解禁收益而选择减持套现”,这本来是个合乎情理与制度的行为,但问题是在集中发生的时候,容易对市场形成较大的冲击。

为什么这么说?你看看近期半导体大基金减持科技股在市场引发的反应就知道了,三只股票分别减持不超过1%,甚至还没有某些大股东减的多。但是科技股这边风声鹤唳,三只“出头鸟”集体遭遇滑铁卢。

其实大基金的减持是个自然而然的调仓操作,对于已经扶持“上路”,做大做强的企业撒手,重新腾出手来帮扶“困难户”,本身是科技股之间缩小估值差异,形成良性业绩共振的一个良好契机。但市场却选择“一损俱损”,把大小科技股一齐拉下水,这显然是对郭嘉队释放的“选择性退出”信号不买账,这就说明股市现在对来自任何方面,基于任何出发点引发的减持行为承接能力都很差。

在这种情况下,明年1月份机构和大股东可能发生的减持行为就更容易被各行各业解读为“不看好公司未来发展”的利空了,届时市场在重压之下如何反馈又会布上一层阴影。

此外,由于商誉减值等因素导致年报业绩变脸的预期,可能也会在明年1月份持续发酵。

有数据统计,A股市场商誉总额在三季度末已经高达1.39万亿元,接近2018年三季度末的1.45万亿元历史高峰数据。

到了四季度收官战的时候,这个雷可能还是得由上市公司们去主动引爆。

你再看看今年商誉减值的“排头兵”亚太药业和精华制药近期的走势,自从三季报之后预披露商誉减值事项,两家公司股价喋喋不休,严重跑输医药大盘。

从今年的情况来看,医药股和计算机股可能会进入重灾区,与2018年底的传媒股一样,很可能会因为几家公司的减值而导致整个板块杀跌(毕竟医药股,计算机股票的估值本身也偏高了),届时对指数又构成新的压力。

这两天又爆出一则新闻,上市公司众应互联的商誉减值超过了过去10年累计的净利润。辛辛苦苦干了N年,一朝回到解放前,这种“流行”操作俨然是在为2015年,2016年资本市场盛行“高溢价并购”的不正之风而买单。熟悉的“巴尔干火药桶”引导下,估计“暴雷潮”的时间点也日益接近了,3000点之下又会面临相当规模的“李逵变李鬼”式业绩变脸压力。

A股想在春节前彻底拿下3000点,到底有多难?很可惜,从目前来看,难言乐观。患有“指数恐惧症”的股友们只能韬光养晦,以退为进,来年再战了。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更多精彩内容,可以移步至同名微信公众号“经观财经眼”~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