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娶”之美国再“卖”回娘家,首富的电影梦终究错爱一场?

作者: 大树维维安 来源: 经观财经眼 2020-05-17 18:39

文/大树维维安

经观财经眼专栏作者

不知不觉,王首富已经淡出风口很久了。

是不是有点想念?

你别说,连隔离在自家院子里看热闹的美国人贝索斯,都惦记上他了。

5月11日晚间,王健林旗下的美股上市公司AMC院线,盘前一度暴涨超80%!

图:美股“AMC院线”K线图:

▲注:数据来源于东方财富网

最终,AMC收盘涨幅29.76%,粗略算来,王首富一夜之间喜提3个“涨停板”。

难道这样的投机骚操作,也属于前朝首富意欲增值财富的“小目标”之一吗?

不不不,这样的异动拉升,绝对不是老王干的。

自打手里的海外院线资产基本面频频恶化以来,老王的身价连续缩水,“200亿投资打水漂”的传闻还没洗清,让王首富这个时候去加仓位,豪赌这么一个身背50亿美元债务的炸药包,那还不如去让他赌命。

粗略看了下东财的数据,AMC从25亿美元身价跌到了差不多5亿美元,而万达当年并购的时候花了6亿美元,虽然比媒体胡诌的200亿要实惠上不少,但首富终究还是亏了。

比浮亏在手更可怕的是——夜不能寐的王首富,恐怕还在“力抗”美国疫情的冲击——近10年来北美的单厅上座率本来就一直在下降,无奈又出现了百年一遇的新冠疫情,导致美国电影业的复工遥遥无期,AMC关掉1000家影院,裁掉600名员工似乎也然并卵——没有现金流啊!!!

王首富可能很头疼了——择时择运择眼光,王健林似乎都犯了当年在东北犯下的错误,想要在低谷时“抄底”美国人玩不转的AMC来反哺万达院线,不想弄巧成拙,疫情加速“去全球化”后的美国“鬼城”也被万达撞上了!!!

不过这一次,突如其来的暴涨,王健林止损的机会好像来了?

坊间传闻,AMC被亚马逊看上了。

老奸巨猾的亚马逊,到底看上AMC什么呢?

我想,大概和王健林当初看上AMC的理由差不多——便宜。

你可以看看如今在美股上市的AMC的大体情况——市值不到5亿美元,总股本也只有1个亿,然而市净率只有0.39倍,而其2019年的每股净资产甚至高达11.69美元。

AMC的股价如此便宜,很大程度上是和它糟糕的业绩有关——从AMC公布的年报来看,去年营业收入为54.71亿美元(约合385亿元人民币),同比上涨0.19%;净利润为-1.49亿美元(约合-10亿元人民币),同比下滑235.42%。

如果不把AMC归类于垃圾股的话,我想这时候的AMC的确是一块流油的肥肉——只要不破产,AMC如今的股价更像是被疫情砸出了一个天然的“黄金坑”。(你想想,特朗普已经施压各州州长要求提前复工了,那压抑了半年的民众情绪也会很快被点燃,该吃吃,该喝喝,然后受到疫情影响最轻的美国年轻人,他们总要看电影吧?总要买爆米花和可乐吧?)

问题是,AMC破产的可能性有多大?这对王首富和买家都很重要。

但亚马逊毕竟是高度本土化的美国零售业大佬,不会愚蠢到心中没点数就来跟王首富询价,因为根据《美国法典》第11章破产法,AMC的破产与否,必须要考虑到整个电影行业的稳定性。在破产法庭看来,电影公司和发行商都是关键供应商,为了关键供应商的利益,AMC无法轻易破产。

这是啥意思?

无法轻易破产,隐含的意思就是“大而不能倒”,那么,联邦政府可能就得使出少有的长臂管辖了——比如,应对新冠疫情对企业的冲击,美联储近期出台过一项2.2万亿的救助法案,而这个法案对于美国的大企业则是格外眷顾了。AMC从中分一杯羹几乎是板上钉钉的。

此外,在AMC给“房东”们的一封公开信中,便遗憾地表示自己要暂时延迟支付租金,这似乎也表现出了AMC的老赖+强权本色——想要我给钱,没门,想要我破产,更没门!

很显然,从对债权人的态度来看,AMC也并没有感受到“即将破产”的压力。

此外,AMC还会从运营上得到美国各州的“另类”支持……比如,美国圣安东尼奥的三家电影院顶着卫生部门的压力,于上周末(5月2日、5月3日)重新开业,虽然放映的全部都是老电影,但仍有大约3000人到场观影。

因此,如果这时候贝索斯有意把AMC接盘回去,在破产概率近乎为零的条件下,大概率是抄到了美国电影业的铁底——跟焦头烂额于现金流的王首富压压价,说不定王首富一咬牙,就给贱卖了。

再做个不靠谱的设想,等到收购谈成的时候,美国的疫情也收拾的妥妥帖帖的了,贝索斯只要坐视利空出尽成利好,账户市值蹭蹭蹭往上涨就行了。

而且贝索斯似乎还能借鸡下蛋——别忘了,亚马逊旗下还有个和奈飞硬刚的Prime Video,一直苦于内容制作和渠道发行能力的掣肘而无所作为,至于AMC回归之后,凭借贝索斯对商业资源的整合鬼才,啧啧啧……

粗略整理一下这笔可能发生的交易,如果成功兑现了,咱老王算是血亏离场吗?

也不尽然,因为,按照当年的估值,AMC有着5034块电影屏幕,其中包括2336块3D屏幕和128块I屏幕。按照这个方式来计算的话,王健林当初的实际购买价格并不算离谱。(按照净资产,也值了……)

何况万达收购AMC以后打开国际通道,并发展万达影视(制片发行),进军国际市场,确实也收获了明显的成绩。(看看万达电影2015年惊为天人的股价表现,就明白了。。。)

不考虑万达的硬件投入和增加维护费用在AMC“盈利”上的功劳的话,王健林也算是借着AMC发力中国电影市场,实现了一个别样的“小目标”。

但以现在的眼光来看,王健林如果真的以现价或是折价卖了,那确实是输了——投资了那么多年不挣钱也就算了,还要以破净的价格把“妻子”送回娘家,这算不算首富的“错爱”一场?

本质上,老王是输给了一个时代——一个世界金融资产大洗牌的时代。

同时,老王也输给了自己的心态——一个妄想能够在杠杆的收放上扳倒时代,或是比时代更快转身的心态。

过去十年,总有些中国的企业家对海外投资痴迷上瘾,他们觉得全球化经济的工业本源在欧美国家,市场也更加开放且流动性充沛,从那里“赚钱”也更符合私人利益。于是在行业高景气时期,选择赌上大半生积累的财富移师海外,总希望能够在两岸的制度差和贸易微调之间玩擦边球,高抛低吸,成就一个又一个“李嘉诚”式的调仓奇迹。

但这波美国疫情导致美国金融资产崩溃,让更多异国慕名而来的投机富豪看清了自己——一旦本土化的上下游投资和消费陷于瘫痪,美国“龙头企业”的盈利能力迅速垮塌,支撑原来高估值的逻辑迅速破灭。

不光是王健林旗下的AMC陷于跌破净资产的状态,你可以看到很多国外的投资者都在踩踏式撤离或者补仓,一度引发了美股的五次流动性熔断灾难。(连沙特主权基金都一度割肉黄金,腾出现金来给自己的美股仓位补足保证金……)

当年日本经济复苏前夕,也是一样,因为观望到美国人玩“金融强国”的成功,日本大小投资者不分青红皂白,大肆加码美国资产,但金融危机来临时,为了补足现金流,只能抛售海外资产。最后的结果是日本投资者割肉并退回本土防守,而美国本土资产抄底捡了便宜,并重组为更加优秀的资产再包装“卖给”外国人——这一幕因果循环,时下的中国,有多少人似曾相识?

回想这几年,政府曾经有过强行收缩海外投资的行政命令,从今年的市场表现来看,这似乎真是一个未雨绸缪的睿智决策——即便没有新冠疫情的煽风点火,按照特朗普的“逆全球化”政治方针,今后梦想着发异国财的“中概股”可能也捞不着任何好果子吃,而类似贝索斯“接盘”王健林这样的事情,可能还会再次上演。

王健林对AMC到底是否“错爱一场”,我们只能静待历史的评论了。但无可争议的警报已经拉响——某些行业的“去全球化”,已经开始了。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