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津天海变成“天海退”,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声叹息!

作者: 大树维维安 来源: 经观财经眼 2020-05-18 20:55

文/大树维维安

经观财经眼专栏作者

千呼万唤,某支前中超豪门球会,还是没有如期等到她的“疫中人”。

2020年5月12日,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发布公告,宣布正式退出中超联赛,深圳佳兆业递补中超名额。

噫吁嚱,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

天津天海这几年,混的到底有多“难”?

曾几何时,人们以为权健帝国掌舵人术某某的锒铛下狱,是天海最难的时候。

曾几何时,人们以为被体育局托管,忍饥挨饿的那一年,是天海最难的时候。

没想到,这些统统都不是。

天海,最难的时候是今天,一个掐点“非正常”死亡的今天。

那么,到底是谁“谋杀”了天海?

01

有人说,万通确实难辞其咎。

今年1月,万通控股授权合力万盛负责人前往天津谈判天津天海的转让事宜,权健集团和天海俱乐部都派出了相关负责人,三方代表一起去到了权健束昱辉服刑的监狱。

一开始,万通提出的收购价格为2亿元,束昱辉不假思索的答应了。

这个时候的束昱辉,已经身不由己了。

而高居“救火队员”上位的万通,却只是浅尝辄止,徘徊在试探的边缘。

束昱辉甚至表示过,转让俱乐部的钱,如果可以的话,就捐出来用于疫情防控。

很显然,束昱辉这样的诙谐语录,与当年扬言的“报价梅西”如出一辙——字里行间虽然依旧是满满的传销风,但至少表明了束昱辉在窘境下破釜沉舟的态度——为求戴罪立功,非常愿意配合“有关部门”的要求来安排资金用途。

但这个时候,心中早已经对权健的债务和法务烂摊子知根知底的万通,已经不是在与狱中服刑的束昱辉谈一次公平公正的交易了——此时此刻的万通,更像是要铁了心要玩一把七擒七纵了。

万通选择了反悔,但却没忘了继续在有关“中间人”的怂恿下“勾搭”权健,直到权健决定零元卖身为止——合力万盛代表曾派包括律师在内的团队到天海俱乐部摸过底,对俱乐部的债务和债权都做了记录,也承诺只要准入通过,就会打款。

当然,这也是万通的策略之一。

这种策略,就类似某某上市公司实控人眼见其质押的股权爆仓在即,对投资者承诺“在未来适当的时期增持公司股票”这样的花言巧语一样,只是为了达成特定时期的特定目的而已。

万通的策略,就是类似野蛮人打压上市公司股价一样,让权健的资金成本经不起时间的煎熬,在众目睽睽之下爆仓,然后到底在什么价位“抄底”,抄底的形式和条件是什么,自己能最大程度上说了算。

一度为万通控股穿上了“嫁衣”的天海,左顾右盼,只等来了口蜜腹剑的未婚夫甩来的一纸休书。

5月8日,足球圈传来这样一则消息:由于对事关未来俱乐部“责权利”的具体约定双方分歧仍较大,并涉及巨大的风险,因此无法达成共识,这也导致天海的准入问题重新陷入僵局。

这就意味着,谈判黄了,而且双方正在谋划“处理善后”,天津天海也算是彻底从中国足坛里GG了。

02

此时此刻,足球圈的业内人士,纷纷都在质疑万通。

“我觉得天海是病急乱投医,找万通集团不是明智的策略,当初万通集团也曾声称要收购濒临破产的延边,但是也是忽悠了一圈最终没能成型,而且也耽误了延边自救的宝贵时间,现在看来和天海的合作如出一辙。”

这是知名足球评论员朱煜明在接受采访时,对媒体说的一席话。

然而,天海的“掐点死亡”,事情能全部捅到万通头上吗?

我认为也是不公允的。

双方谈判破裂的关键,本质上在于资金流向和管理权、控制权的问题。

天海想要的很简单,就是钱——能够维持俱乐部赛季正常营运开支的钱,据传是一年9个亿左右。

而万通想要的,是一家具有明确准入资格的中超俱乐部,以及与资金相匹配的俱乐部管理权(毕竟,有万达的例子在前,谁也不想当第二次冤大头)。

用股市里的话说,万通就是想要一个合法干净的“壳”。

万通为何如此看重这个“壳”的质地,其实也和万通自身并不富余的情况有关——万通本身也质押了大量股票,靠着卖地支撑利润。你让这么一个如履薄冰的房地产企业去接这么一个剪不断、理还乱的烂摊子,人怎么可能不掂量掂量?

有人说,万通其实是故伎重演——他们曾在2018和2019年作为延边州体育局的邀请方,多次出现在吉林延边,对延边富德俱乐部进行调查,准备入主接手。不过,当初的万通却遭到了富德方面的反对。

2019年,王辉也准备过入主延边另一家中乙的俱乐部延边北国。可惜两次的谈判结果都和此次收购天津天海的类似,同样无法达成一致,并间接导致了延边足球退出了中国足坛。

还有人把万通这样的角色定性为中国足球的“资本炒家”——《齐鲁晚报》就指出,从3月5日传出绯闻到5月11日,万通股价从5.37元涨到8.12元,涨幅超过50%,万通的市值也从之前的110.3亿飙升到166.8亿。股价创近2个月新高。

03

都是万通的错?

再大胆,万通也不可能去为了一桩可能触碰监管红线的交易,去炒作自己的股票。

再无聊,万通也不可能为了蹭热度,做网红,跟急红了眼的权健讨价还价到最后一刻。

只能说明一个结果——万通不再信任权健,就如当年万达不信任大连足球一样,本质上是对这个行业的现状投以悲观的预期,抱着不成功,便止损的心态坐下来聊的。

当接盘侠在股价的低位,都不再有信心的时候,多半是某只股票的基本面出了问题——或者,是整个投机市场的大盘,都出了问题。

其实,比阴谋论万通更重要的恐怕是,天海也好,延边富德也罢,为什么中国足球的最后一块遮羞布,总是由房地产来撕开?

有人说,当年,就是财大气粗的房地产给他们披上遮羞布的,本来就是一丘之貉。

可即便是有房地产加持,目前一个中超俱乐部一年亏损四五千万到上亿元也是常事。而且一旦离开房地产,这些俱乐部解散的解散,降级的降级,堕落的速度相当惊人。

欧洲足坛的经验教训告诉我们:俱乐部必须从市场上挣到70%的钱,如果长期低于这个标准,俱乐部一定会出问题。

但是,中国俱乐部不一样,中超办的红红火火,表面上“没有问题”,皆大欢喜的盛况,也恰恰是因为房地产给掩饰了起来——所有的“没有问题”,也只是因为背后的房企“没有问题”而已。

反之,那些“有问题”的房企是根本不敢接手中国足球的,因为他们知道同行都是怎么玩的——动机不纯,追求广告效应,一旦达到目的后,可能就已经在盘算着怎么脱身了。而“有问题”的房企在这个周期中是活不下来的。

万达,绿城,恒大,富力,建业等这些企业都有一个强力的老板,都有强烈的个人印记。而投资中国足球的,恰巧也是这些“中国好房企”的老板——换而言之,如果没有一个能够把房地产这样的泡沫产业都能驾驭的稳稳当当的老板,是玩转不了更为泡沫化的中国足球的。

其实,我们可以看看欧洲的足球赞助商,多是航空(阿联酋,卡塔尔)汽车(雪佛兰,yokohama)石油 电信(德国电信),这些企业多数是传统行业,但没有那么高发的资金链断裂风险——这和中国足球与房地产资金链的高度捆绑化完全不同。

因此,捆绑了房地产的中国足球,显而言之也同时把泡沫从内部孵化了——房地产不可以过度市场化,但足球可以。于是,中国足球就成为了房地产行业的增量资金最为堰塞的一块地方:不合理的身价炒作,薪资制度,分配规则……其背后,就是房地产整个行业加上杠杆的高速发展写照。

论及中国足球本身,市场化发展也并没有什么错。但问题是这本质上仍然是一个缺少国际竞争力的产业,完全市场化竞争带来的问题是很多的。像权健当初的过度发展就是中国足球联赛过度市场化运作带来的结局——不管你懂不懂足球发展规律,只要有资金助推,牛马蛇神都能上位。

而由于中国足球缺乏国际竞争力和定价权,某些球队在高热钱堆积下的运营现状就像是在冷门的三板市场交易的股票一样——看着稳稳当当,实则相当于几个小庄家在自娱自乐,没有流动性,而由于中国足球是没有“散户市场”这一说的(除了房地产等少数资金密集型行业能够提供运营资金支持,没有分散持股、会员制等欧洲球会的方案可以有效对冲经营风险),一旦出现了流动性风险,三板市场里“几十万资金都能砸跌停”的类似情况在足球圈就可能经常上演。

因此,在中国足球的商业化运作中,像天海一样被房地产扯下遮羞布的结局会很正常——一个过度市场化的市场,没有国际竞争力,流动性都是靠中国房企在提供支持。房企就像几个有头有脸的庄家,而部分球队就是他们在这样一个闭环市场里轮番炒高的ST股票……而类似天海的“退市危机”只能说明这个市场里的高泡沫已经到了清算的时候——“始乱终弃”于将泡沫引入的房地产庄家们,对于金元足球的结局,自然是合理的

天津天海变成“天海退”,留下的不仅仅是一声叹息——或许,中国足球正在走过当年A股若干“高价股”所走的必经之路……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