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亿赌注!上海家化能复制欧莱雅?

作者: 一业 来源: 经观财经眼 2020-06-18 17:56

文/一业

经观财经眼专栏作者

世界上能够算得上“暴利”的正经生意,你能想到什么?

化妆品行业绝对算一个。

说出来你可能要吓一跳——法国巴黎的全球化妆品巨头欧莱雅,去年的毛利率高达73%。

01

欧莱雅是如此成功,以至于连欧莱雅培养的人,都像是抱着一块金砖。

6月17日,上海家化股价涨停。

而如果你在4月中旬买了上海家化的股票,并持有到今天,两个月的时间,你今天的收益已经接近翻倍。

上海家化的市值,两个月涨了上百亿——从150亿+涨到了300亿+。

你可能要问了,这和欧莱雅有什么关系?

当然有关系。4月份,原欧莱雅高管潘秋生接任上海家化CEO。而6月16日,也就是上海家化股价强势涨停的前一天,上海家化召开2019年度股东大会,则是潘秋生的首秀。

然而,无论怎么看,上海家化的业绩,都撑不起今天的市值——上海家化最新市值315亿,是去年净利润的56倍,滚动市盈率(TTM)则高达71倍。

今年一季度,上海家化营收16.65亿元,同比下降14.8%,净利润1.2亿元,同比下滑49%。没有疫情影响的2019年,上海家化营收76亿,同比增长6%,净利润5.6亿,同比仅增长3%。

所以,问题来了:上海家化的股价为何疯长?

潘秋生在股东大会上的回应只有一句话,“我只能说可能市场充满想象吧”。

上海家化的投资者在想象什么,潘秋生不说,心里其实很明白——爆品频出的欧莱雅,去年在中国市场的销售暴增35%。

说白了,上海家化的投资者等于下了一个百亿赌注,赌潘秋生,赌上海家化能复制“欧莱雅式”的成功!

6月16日,上海家化股东大会现场,潘秋生提出了“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以消费者为中心,以品牌创新和渠道进阶为基本点。

似乎没什么惊艳的地方,但确实是“欧莱雅宝典”的真传。

02

“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这样的话,听起来确实容易犯困。

不过,当潘秋生直言“商鞅变法开创了任人唯贤的历史先河”的时候,自信和魄力就出来了。

开放+务实=有戏?

说起来实在令人感叹。

过去7年,上海家化从行业一流沦落到二三流,掌门人就换了3茬,从来自强生的谢文坚、来自维达的张东方到来自欧莱雅的潘秋生……

有这么一句话,用来解释欧莱雅的成功,“在化妆品行业,创造力和想象力是成功的催化剂。”

想当年,上海家化也是有创造力和想象力的。不需要蹭欧莱雅,上海家化本身就是传奇。提到六神,那就是花露水的代名词。提到佰草集,那就是全球唯一的中药化妆品品牌。

上海家化为什么这么牛?你需要百度一下“家化教父”葛文耀——他离开上海家化的2013年,上海家化市值已经高达390亿。过去两个月强拉硬拽才翻到315亿,实在不算什么。

然而,在谢文坚任上,从2013年10月到2016年11月,3年时间上海家化市值缩水超过3成。葛文耀则认为,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家化这个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

事实证明,张东方也缺少力挽狂澜的能力。2019年,在营收增长6%的情况下,上海家化毛利润47亿,同比增长5%。但销售费用达到了32亿,同比增长10.4%。管理费用、财务费用、销售费用合计达到了近42亿,与毛利润的比值达到89%。应收账款则达到12亿,同比增长19.3%。经营性现金流7.5亿,同比下滑16.3%。

近几年,上海家化被普遍诟病的就是“三高”问题——存货高、费用高、应收高,说白了就是市场不认可,只能靠强推勉力维持增长。

“家化教父”葛文耀对三任家化掌门人和上海家化现状的评价,还是能够说明一些问题的。

“平安总算找了一个做过化妆品的人来,我留下十多个针对各细分市场的个性品牌,还可以推出新品牌。前二任不仅业绩做的很差,遗留很多有形的如社会库存,费用高企等,无形的对品牌的损害可能还要严重!”

可以肯定的是,在一个需要创造力和想象力的行业,一个由专业强人成就的公司,自然需要另一个专业强人来再次打开局面。

03

底子很好,问题很大,这种企业最让投资者抓狂。

国内化妆品“双雄”,珀莱雅市值340亿,丸美345亿,都已经超过了“百年家化”。这两家企业去年的营收、利润增长,也都是双位数。

所以,投资人重金下注上海家化,到底在想什么?

潘秋生有“欧莱雅宝典”,而百年家化荣冠犹在、品牌韧性犹在,两位数的常态性增长,可能是投资人对家化复兴最低的期待了!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