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7骑士节:时代里的“大人物”,生活中的“小人物”

作者: 锌财经 来源: 锌财经 2020-07-20 14:15

717骑士节:时代里的“大人物”,生活中的“小人物”

文/单一

编辑/大风

时代,记录“大人物”。

1923年,美国《时代周刊》创刊,至今几近百年历史。取名“时代”,旨在记录“时代大事”。百年时间里,的确不乏中国各个时代的“大人物”。

比如,首登《时代》的大军阀吴佩孚、及蒋介石,乃至周恩来总理、邓小平,均是中国近代史上的政要;而至当代,周杰伦、刘翔、王菲、姚明等文娱圈的当红宠儿陆续被时代记录。

但,所谓“大人物”,并不见得每一个人的姓名都能在历史上打下烙印。

717骑士节:时代里的“大人物”,生活中的“小人物”

登上美国《时代周刊》封面的 美团骑手 高治晓

高治晓,以一名外卖骑手的身份登上了3月份的《时代周刊》封面。《时代周刊》对高治晓的介绍语为:

高治晓,32岁,北京。自从中国爆发疫情以来,送货司机高治晓必须接受健康检查,每天花20分钟为自己的摩托车和衣服消毒,然后才能上路。他尚未感染病毒,但每天都会面临健康风险。

于高治晓个人来说,是幸运的。但是,高治晓只不过是国内几百万分之一。据美团官方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美团平台上的骑手达到了295.2万人。现在每天几乎有上百万个“高治晓”穿梭在城市之间。

他们也得到了时代的认可,今年1月份,人社部将“网约配送员”纳入了“新职业”。

如《时代周刊》所说,在全球黑天鹅的阴影之下,他们有“非凡的使命感”。他们是城市里的“摆渡人”。

时代里的“大人物”,生活中的“小人物”。他们既是在渡人,也在被人渡。

近日,美团配送举办第3届717骑士节,来自人社部、国务院扶贫办、共青团的领导、专家学者,以及武汉当地医护人员、骑手代表通过视频连线,在今年的抗疫中心武汉一同“云过节”。

717骑士节:时代里的“大人物”,生活中的“小人物”

在去年717骑士节,美团推出了袋鼠宝贝公益计划,一年下来,已经帮助了美团、饿了么、达达等全行业的49位骑手子女对接医疗资源。今年骑士节,美团又继续加码,在原有骑手子女健康保障基础上,增加了教育保障,向贫困骑手主要来源地的学校发起公益捐赠。

作为在疫情期间“摆渡”他人的骑手们,在在被美团等平台“摆渡”。骑手,抑或平台,都是这个时代的“摆渡人”。

时代摆渡人

从来都没有横空出世的英雄。抗“疫”期间,所有人都听从指令,深居家中的时候,外卖骑手成了城市里的“摆渡人”。

对疫情期间仍然坚持的骑手来说,已经不全然为了生活而奔波了。

因为,疫情期间,单量下降,需要花更长的时间、甚至更远的距离才能跑到平时的单量。

骑手小郑来自温州,常年穿梭在杭州的大街小巷。春节期间,正值疫情的高峰期,单量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原本每天30单的单量,要工作18小时才能完成。

小郑也想过放弃,长时间的工作,以及湿冷的天气,很容易感染风寒,据小郑回忆,很多时候都想放弃。最终,他还是坚持下来了。

他说,难忘的是,虽然单量很少,但大难面前人与人之间的温情却多了很多。疫情期间,小郑在跑单时,还收到了许多用户的祝福和礼物。“应该感谢他们才对,我们算不了什么。”小郑说。

的确,单量稀少的疫情期间,像小郑这样依然坚持在一线的“摆渡人”,已经早已不再是谋生的意义了。

还有在疫情最严重的56天内,每天配送超50次医院单,累计配送3019次医院订单的武汉骑手王作兵。同时,平台方也为骑手提供了最安全的保护,防护服装、体温测量、实时监控,平台的技术支持也在为高风险下的摆渡,尽最大程度上的护航。

今年“五一”劳动节期间,有14748名骑手获得了美团配送颁发的"城市守护者"荣誉称号。其中不少均是疫情期间的“摆渡人”。

只不过,时时渡人,也难免需要“人渡己”的时候。

袋鼠宝贝这一年

不论是小黄人,或是小蓝人,对风吹日晒雨淋都已经习以为常。但于大多数人而言,总有一个软肋,而这个软肋往往是家庭。

去年骑士节期间,美团就上线了“袋鼠宝贝公益计划”,为的就是帮助这些一时为生活所困的“城市摆渡人”。

在今年的717骑士节启动仪式上,一个小男孩在其父亲的引导下,用稚嫩当中带着磕绊的童声向台下和镜头前背诵了故事《画》。这对父子是来自河南的张满堂和浩浩。

717骑士节:时代里的“大人物”,生活中的“小人物”

美团717骑士节启动

2018年,浩浩就已经3岁了,但仍然不会开口说话,医院给出的诊断为重度听力障碍,医生建议做人工耳蜗,否则,浩浩就会变成聋哑人。诊断出来后,张满堂不仅要承受爱子病情的悲痛,对高额的手术费更是束手无策。在生活的重压之下,张满堂依然要在城市的街道里穿梭,为浩浩筹措手术费。

但,一单几块钱的收入,总归离手术的最低线相去甚远。想过借钱,但张满堂还是放弃了。

直到去年7月,美团发布了“袋鼠宝贝公益计划”,张满堂父子被列为了第一批帮扶对象。有了更大的发声平台,张满堂和浩浩还收到了一笔17万元的捐赠,最终,浩浩成功植入人工耳蜗,开始康复训练。

这也有了今年骑士节舞台上,浩浩断断续续吟诵了《画》的感人场面。“远看山有色”,这也是浩浩的未来。

张满堂告诉锌财经,他甚至都不知道爱心人士的具体姓名和信息。在话语之间,只是充满了感激。而张满堂自己,也在今年3月份就回到了武汉。不回来是常情,回来,是对这份职业意义的诠释。

虽然袋鼠宝贝计划由美团发起,但是受惠骑手并不局限于美团自己的骑手,诸如饿了么、闪送,达达等不同配送平台的外卖骑手,只要符合相应条件都可申请。

岳涛是饿了么的骑手,原本的家庭虽然不富裕,但和儿子小翔的日子还算得上安顺。直到去年暑假期间,年幼的儿子小翔在玩打火机时不慎把衣服点燃,导致全身多处严重烧伤,治疗3天后才脱离生命危险。

在悔恨之余,岳涛前后支付了40万的治疗费用,并且后续治疗依然开支巨大。作为单亲父亲,这样的重担几乎要压垮了他。

但在一次和骑手朋友的偶然交流中,岳涛得知了“袋鼠宝贝公益计划”,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他递交了相关资料。没过多久,他便接收到了捐助,款项直接打到了他的医院账户,用于孩子的手术治疗。

“袋鼠宝贝”的这一年,已经累计帮助美团、饿了么、达达等全行业的49位骑手子女对接医疗资源,并提供近100万的紧急医疗公益救助金,美团公益基金会对接合作伙伴为资金缺口较大的骑手子女发起个案公益筹款,累计超过389万。

如果商业之间尚有暗战阳谋,那么,公益和慈善的确不应该有边界。

时代里的“大人物”

外卖骑手这份职业,从诞生至今,几乎已经过去10年时间,但直至今年年初,才被写进《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分类大典》。

花了10年的时间,骑手以法律的形式被写进了历史。在一个讲究名正言顺的民族,骑手也在“正史”里留下了痕迹,这也意味着,会被历史铭记和认可。

现在,骑手群体可以通过职业技能等级认定被纳入技能人才队伍,也有机会通过竞赛被认定为高层次人才,享受政府购房补贴、积分落户等政策。

快递员李庆恒就被杭州市认定为高层次人才。

他们也确实是时代里的“大人物”,骑手不仅是目前国内从业数量最大的职业之一,更是在现在的社会生活中承担了连接者的“摆渡人”角色。

对现在的骑手们来说,已经在历史进程中证明了自己的价值。并且,在未来的时间里,依然需要这些骑手做这个社会的“摆渡人”。

大人物、小人物;渡人、渡己,这个时代都在记录。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