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事可乐财报:营收、净利差强人意,2020年“鸭梨山大”

作者: 金融外参 来源: 金融外参 2020-07-20 14:15

配图来自Canva

近日,百事公司旗下的食品公司大兴磁魏路分厂,出现新冠确诊病例的消息不胫而走,百事可乐也被牵连其中。既使,百事中国再三强调:“百事可乐饮料工厂未出现确诊病例,全国正常生产供货”,但此次事件仍对百事可乐饮品安全产生负面影响。

屋漏偏逢连夜雨,百事可乐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也差强人意。

百事可乐公布财报显示:百事可乐2020年第二季度净营收159.45亿美元,较市场预期高4.8亿美元,去年同期为164.49亿美元,同比下降3.06%;归属于公司的净利润为16.46亿美元,去年同期20.35亿美元;摊薄后每股收益为1.18美元,较市场预期低0.05美元,去年同期为1.44美元。

让人寻味的是,百事可乐表示:鉴于公共卫生事件对公司业务造成的持续不确定性,公司暂不提供2020财年的业绩指引。显然,疫情对碳酸饮品市场的不良影响深远,称得上一次“突发危机”。

前半年,营收、净利润双降

忆往昔,晚可口可乐出生的百事可乐,既不占天时也不占地利更没有人和。但凭借不俗的产品口味以及不断营销推广、强化自身平牌,慢慢摸索出了属于自己的成功之道。

从一无所有到打造了Frito-Lay,佳得乐,百事可乐,贵格会和Tropicana等全球闻名的产品,为20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客户和消费者提供服务,百事公司可谓越战越勇。而这一前进的过程,有甘甜也有苦涩。

2020年二季度,营收、净利润双降财报数据,透露出了百事可乐近期的颓势。

直接反应百事可乐运营情况,营收数据高于预期但同比下滑。财报数据显示,营收159.5亿美元,高于华尔街分析师此前平均预期的153.8亿美元,但较去年同期的164.5亿美元下滑了3%;

再有,百事可乐2020年二季度,毛利88.57亿美元,上年同期为90.45亿美元;营业利润为23.9亿美元,上年同期27.3亿美元;净利润为16.5亿美元,每股收益为1.18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20.4亿美元,每股收益为1.44美元。

显然,疫情影响下,百事可乐的业绩处于一个下滑的境地,因为百事可乐一季度营收表现同样不如人意。

此前,百事可乐2020年一季度财报显示:营收实现138.8亿美元,同比增7.7%。其中,百事可乐饮料(北美)营收为48.38亿美元;净利润13.38亿美元,同比下降0.53%;运营利润为19.2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20.08亿美元;毛利为77.54亿美元,上年同期为71.95亿美元。

总之,2020年上半年“快乐水”不快乐了,百事可乐营收、净利下滑表明了疫情饮料行业的重大影响。当然,营收、净利下滑也和百事可乐自身运营相关。

敲响“运营警报”

可以说,突发疫情敲响了,百事可乐的“运营警报”。而全球未可控的疫情,是导致百事可乐饮料销售额下降的直接原因。

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百事可乐最大的北美饮料部门的营收下降了7%,拉丁美洲和欧洲的饮料销售额分别下降了17%和9%。虽然亚洲疫情缓解后,百事可乐销量增长了10%,但仅亚洲这杯水车薪的销量,并不能有效缓解百事可乐饮料销售额总体下滑的态势。

况且,北美市场作为百事可乐主要的营收地区(北美饮料销售和国际总销售额的总和约占总营收的70%),疫情仍未得到有效遏制,欧美等地区同样不容乐观。既使,国内疫情管控得当,但电影院、演唱会、球赛等主要的汽水销售活动或场地仍未开放,汽水销量可想而知。

再有,突发疫情增加了企业防疫成本支出,百事可乐“开源节流”基本无望。

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显示:百事可乐销售成本为70.88亿美元,在这一成本数据中,因疫情引发的成本多出了一笔不小开支。百事可乐官方表示:与新冠病毒大流行相关的成本达到了将近4亿美元,其中包括为员工提供个人防护设备等。

当然,健康饮料概念如火如荼,也是冲击碳酸汽水市场的一大重要因素。

近几年,绿色食品、运动健身、少糖低脂等概念火热,解决温饱问题后,人们对健康的重视程度进一步加大,带动了健康饮料的发展。相对应的便是,人们降低了对碳酸饮料的需求,最明显的便是,碳酸饮料销量逐年下降。

网络公开数据显示:我国碳酸饮料产量在2014年达到1810.7万吨的巅峰后,已经是连续三年负增长,2017年产量跌至1744.4万吨,2018年不断推出的无糖碳酸饮料产品稍微拉动了碳酸饮料的产量,产量小幅增长,达到1744.6万吨。

由此,无论是百事可乐还是可口可乐,都全面提升健身饮料和健康饮料的比重,意图打造多元化的饮料零食产品体系,以此持续巩固饮料市场地位。百事公司CEO也曾表示:“碳酸饮料在百事公司全球总销量中占比不足四分之一,而包括瓶装水和无糖饮料在内的健康产品已经占到总销售量的四分之一”。

总之,疫情下百事可乐的“运营警钟”已响起。与此同时,老对手可口可乐还在不断挤压其市场份额,百事可乐的2020年注定不会好过。

2020年,饮料市场战火纷飞

在饮食市场,肯德基VS麦当劳、百事可乐VS可口可乐,是不可调和的存在,百事可乐和可口可乐之间的红蓝大战更是持续百年。

虽然名气相当,但可口可乐作为年长百事可乐一轮的饮料企业,其市场占有率也比百事可乐高。

据Euromonitor数据显示:2018年可口可乐占领了全球碳酸软饮料市场的46%,百事不及其1/2;国内市场差别更多,2018年可口可乐占领了国内碳酸饮料市场的70.2%,为百事的近3倍。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疫情期间可口可乐营收态势良好,对百事可乐来说是一个危机信号。

财报显示,可口可乐第一季度净营收为 86 亿美元,好于华尔街分析师普遍预期的 83 亿美元。而且,第一财季净利为 27.8 亿美元,去年同期为 16.8 亿美元;第一季度归属于可口可乐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 27.75 亿美元,同比增长 65%。

可以发现,除了推出新式产品之外,饮料企业之间的竞争主要通过降价和提高广告费用两种方式。但百事可乐、可口可乐价格相差无异,而且定价往往不会轻易更改,所以两者之间的比拼主要是在推广上,而从口碑来看,可口可乐胜百事可乐一筹。

除此之外,2019年中国老汽水品牌“天府可乐”、“北冰洋”、“汉口二厂”等卷土重来,国内碳酸型饮料(汽水)行业竞争在不断加剧。加上,茶饮料、果味饮料等饮品也在不断吞噬碳酸饮料市场,不远的将来国内饮料市场格局将会发生变化。

综上所述,2020年上半年,百事可乐受疫情影响,营收、净利双双下滑,加之可口可乐强大的挤压、国内老牌饮料品牌步步逼近,以及北美、欧美等主营收市场疫情还未得到控制,百事可乐2020年下半年,恐难扭转营收下滑的态势。

文/金融外参记者符麟丹,公众号ID:jrwaican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