嘀嗒出行IPO:挑战刚刚开始

作者: 韭菜财经 来源: 韭菜财经 2020-10-12 10:14

(配图来自Canva)

近日,嘀嗒出行正式向香港交易所公开递交招股书,拟在港交所挂牌上市。

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是国内领先的技术驱动型出行平台,主要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和智慧出租车服务。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9年嘀嗒出行顺风车市占率66.5%,是国内最大的顺风车平台,在出租车网约市场中则排名第二。

但随着滴滴上线一系列业务,网约车平台竞争愈加激烈,此次嘀嗒出行上市也是为了进一步提高自己的市场知名度和资本能力,以补足自己的短板。而如果嘀嗒出行此次上市成功,那它就会成为在滴滴之前上市的国内共享出行第一股。

比滴滴更能赚钱

和网约车市场老大滴滴相比,嘀嗒出行的市场知名度和网约车市场份额都有些落后,但是它的盈利能力却要强于滴滴。

招股书显示,按经调整利润净额计算,嘀嗒出行自2019年起就已实现盈利,而且在出行市场大环境不利的2020上半年,嘀嗒也实现了营收同比增长,获得净利润1.51亿。而滴滴据统计截至2019年成立7年的时间,已累计亏损超500亿元。

通过比较二者的运营模式,可以得出他们盈利能力存在差距的两方面原因。

一方面原因在于嘀嗒采用轻资产运营模式,不租赁车队,通过盘活私家车空座和出租车存量资源运营平台,成本较低。

另一方面原因在于嘀嗒避过了滴滴发起的网约车补贴大战。滴滴为了快速攻占市场,烧钱对司机和乘客进行大力补贴,迅速挤掉了多家竞争对手,成为网约车市场老大,但这也为它后来的盈利埋下了隐患。

而嘀嗒只做纯信息服务平台,出租车司机和顺风车司机借助嘀嗒平台来获取网络订单,增加汽车的使用率和个人的盈利,所以嘀嗒不需要向私家车主和出租车主提供高额补贴。因此在网约车补贴大战中,嘀嗒没有盲目进行补贴,而是选择保守的策略,用顺风车业务的社交属性进行口碑裂变,后来不仅得以在滴滴顺风车业务出事时实现市场份额的反超,也避免了补贴带来的经营亏损。

如今顺风车业务不仅是嘀嗒的优势业务,也是它的营收主力军。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的收益大部分来自于提供顺风车平台服务,一小部分来自于提供出租车网约服务、广告及其他服务。

而不论是顺风车市场,还是出租车网约市场,滴滴都有一系列产品和服务,与嘀嗒正面竞争。

正面较量滴滴,业务承压

在顺风车方面,滴滴多项业务全面发力。去年11月,滴滴顺风车在整改之后重新在7座城市重新上线试运营;今年3月,滴滴面向年轻用户市场在二三线城市上线了花小猪打车。今年7月,滴滴又分拆拼车事业组,更名为“青菜拼车”独立运营。

在出租车业务方面,滴滴将旗下出租车业务升级为“快的新出租”,并向快的新出租投入1亿元专项补贴,向乘客发放出租车打车券,拉动消费。针对嘀嗒推出的出租车管理云端工具凤凰云管理系统,滴滴也推出了桔行系统,帮助提升出租车的运营效率。

嘀嗒目前主要的业务就是顺风车和网约车,如今难免将和滴滴有正面冲突。而嘀嗒顺风车虽然目前市占率第一,但是其APP的活跃用户数却远不及滴滴。据统计,截止2020年5月,滴滴出行的APP活跃用户数为5439.48万,而嘀嗒出行的活跃用户数只有585.65万,几乎只有滴滴出行的十分之一。

面对公司体量和技术能力都更有优势的滴滴,嘀嗒较为单一的业务结构和业务本身其抗风险能力都令人担忧。除此之外,嘀嗒的内部运营还存在很大的隐患。

运营模式存隐患

嘀嗒的隐患源于它只做平台服务商的运营模式,虽然这种模式运营成本低,易盈利,但是在对司乘的监管和留存方面都有力不能及的地方。

从司乘的监管方面来说,只做平台,在司机的任用和约束上可采取的措施有限,难以避免安全事故的发生。招股书显示,嘀嗒出行顺风车平台累计曾接获77宗行政罚款,卷入20宗被列为被告的未决诉讼,其中19宗与顺风车汽车事故及争议所导致的人身伤害及财产损失有关。

但由于滴滴的恶性安全事故吸引了更多消费者的目光,以及嘀嗒一直以来在市场中的声量较小,所以这些事件都未引起大范围关注,这让嘀嗒的市场口碑要远远好于滴滴。然而嘀嗒此次递交招股书,让自己成为了共享出行领域的焦点,难免需要接受更多人的审视,发生在它身上的安全问题也会被暴露并放大。

而且在嘀嗒出行的小程序里,设置的安全保障措施相比滴滴来说,尚存在短缺。此外,相比嘀嗒给出的事后安全保障条例,滴滴的关怀宝保障更全面。

从司乘的留存方面来说,嘀嗒在培养用户忠诚度和平台服务竞争力方面都存在不足。

以顺风车服务为例,嘀嗒利用技术优先将乘客和具有相似出行路线的私家车主匹配,有利于乘客认识同小区或同工作地点的车主,行车安全和用户体验的水平都有所提升。但是当司乘双方建立社交关系后,他们可能跳过平台私下约定,这对平台来说是一大损失,而嘀嗒暂无有效措施制止这种行为。

在平台服务方面,嘀嗒给顺风车司机的补贴有限,面对滴滴的高额补贴,为了提高收益嘀嗒平台司机流失的可能性很大。而且其技术服务暂未形成绝对优势,面对滴滴等平台的竞争,嘀嗒出行也有可能会被取代。

所以嘀嗒亟需提高平台的知名度,扩大用户群,以巩固自己的护城河,而加强平台的安全保障也需要一定的资源投入,所以上市融资是当下嘀嗒最好的选择。

募资之后的新挑战

从上市规则来说,嘀嗒2019年收益为5.81亿元(约6.59亿港元),满足港股上市年收益达到5亿港元的要求,且有海通国际资本和野村国际为联席保荐人,嘀嗒此次上市成功的可能性很大。

而在招股书中,嘀嗒表示,所得募资将用于三个方面。一是扩大用户群、强化营销及推广举措;二是提升技术能力升级安全机制;三是增强变现能力及丰富变现渠道。

但即便上市成功,获得融资,嘀嗒以“中国共享出行第一股”的名号去完成以上目标,也存在不小的挑战。以扩大用户群为例,嘀嗒提出了开展线上线下营销及促销活动的举措,实施起来难免需要耗费大量的资金,它不仅要快速提高自己的市场知名度,还要应对众多巨头的竞争。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照出行距离计算,预期顺风车运输在私家车运输中的渗透率将由2019年的0.19%上升至2025年的1.0%。顺风车渗透率上升,行业入局者也会变多。除了滴滴出行,还有美团、高德等聚合平台发力网约车赛道,加上曹操出行、首汽汽车等专门的网约车平台虎视眈眈,嘀嗒扩大用户群需要面对的挑战非常大。

而要补足安全监管和技术竞争力等方面的短板,仍需要一定的人力、物力和时间。面对众多强敌,嘀嗒出行此次上市至关重要,而在滴滴顺风车还未全面恢复的时候,嘀嗒出行以如今顺风车市占率第一的地位谋求上市虽然是最好的时机,但上市后要面临的挑战仍有很多。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