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游戏,字节跳动是认真的,也是艰难的

作者: 金融外参 来源: 原创 2020-10-20 14:04

配图来自Canva

近日,字节跳动宣布旗下中重度游戏平台“朝夕光年”即将启用官网,并将启用全新的“NUVERSE”作为自己的英文品牌。

朝夕光年(又名Ohayoo),是字节跳动旗下的休闲游戏发行平台,也是字节跳动游戏布局的头号战将。不同于此次“中重度游戏平台”的定位,朝夕光年原网页的口号是“致力于成为最专业、可信赖的休闲游戏发行平台,助力休闲游戏生态健康发展”。

此次重新定位后启用官网,以及推出英文品牌,在一定程度上表明了字节跳动从休闲游戏领域到中重度游戏领域的深入,以及向全球游戏市场进发的野心。

虽然布局游戏的时间不长,但字节跳动已在休闲游戏领域取得领先地位,而且在不断加码中重度游戏布局。不过以目前的实力来说,字节跳动还很难动摇到腾讯在游戏领域的地位。

全面加速游戏布局

字节跳动的游戏布局起始于2018年,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它通过收购+自组建的方式迅速打造出了自己的一支游戏团队。下图列举了一些字节跳动目前完全控股和投资的游戏公司,都是在游戏领域有所擅长和积淀的企业。

以上海墨鹍数码科技游戏公司为例,它成立于2013年,游戏研发实力非常强劲。推出的IP手游《择天记》曾经最高流水达到2亿元左右,上线的《全民无双》也一度稳定在当月销量榜前十的位置;上禾网络和北京深极智能也是擅长于游戏自研,分别都有自己的代表游戏。

而朝夕光年、上海麦博文化和北京有爱互娱则擅长于游戏发行,分别有在不同市场领域发行游戏的成功经验,并积累了庞大的用户数据。

除了收购入股,字节跳动还自组建了一支规模不小的游戏团队,以加强自己的游戏研发实力,为深入中重度游戏领域打下基础。这支自组建团队诞生于2019年的“绿洲计划”,当时字节跳动在北京组建了一百多人的团队自研重度游戏,此后通过招聘不断扩充游戏团队,截止2020年1月,这支队伍已经达到了一千多人。

此外,字节跳动还与泛娱乐一体化运营商凯撒文化签订了合作协议,在游戏发行、渠道、运营、IP、衍生品、市场、广告、资本等方面搭建合作。

综上所述,字节跳动在近两年内全面加速游戏布局,在游戏发行、自研、运营等多个环节铺建了队伍,对游戏市场志在必得。

而字节跳动之所以在游戏领域花费大力气布局,主要是出于增加流量变现渠道的考虑。通过抖音和今日头条,字节跳动形成了庞大的用户规模。手握海量流量,而主要变现途径却只有广告这一种方式,并且广告收入几乎占据了字节跳动八成左右的营收。

所以近年来,字节跳动一直在向教育、长视频、搜索、云计算和游戏等领域深入布局,来平衡和丰富营收结构,在缓解流量变现焦虑的同时实现企业扩张。

背靠字节跳动旗下平台的流量池,加上实力不俗的创作团队和极致的算法分发技术,字节跳动在入局游戏行业不到三年的时间里,就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由轻到重碰壁垒

根据七麦数据发布的《2020上半年中国手游iOS最强吸金能力》和《2020上半年中国手游iOS最强用户增长榜》,在2020年上半年手游吸量TOP100中,字节跳动凭借11款上榜产品,一跃成为2020年上半年手游吸量最大的黑马。其次则是腾讯和网易,分别有10款和8款产品入围TOP100。

而字节跳动能在休闲游戏领域突破腾讯和网易两大游戏巨头的垄断,与其扎根于自身流量池的买量方法论离不开关系。在抖音、今日头条等平台上经常可见与游戏相关的视频推广和下载入口植入,而且今日头条、西瓜视频和抖音等应用上也都设置了游戏中心,特别是西瓜游戏上上线了众多非腾讯系的重度精品游戏。

除此之外,Ohayoo对休闲游戏的发行能力也功不可没。过去一年中,朝夕光年共发行了100余款游戏,累计下载超过8亿,其中最高单款游戏流水超过6亿,流水过亿的游戏有9款,流水千万的有39款。而在今年,《我功夫特牛》《脑洞大师》等多款超休闲游戏一度成为霸榜iOS游戏免费榜TOP1的产品。

不过,细数字节跳动在游戏领域作出的成绩,主要还是集中在休闲游戏方面。虽然据传,字节跳动今年将推出一款MOBA(多人在线战术竞技游戏),一款SLG(策略类游戏)和MMO(大型多人在线游戏),都属于重度游戏,但其产品质量和市场效果都尚不明显。

而且休闲游戏和中重度游戏在面向用户、变现方式等方面都有很大的差异。休闲游戏研发周期短,设计简单,缺少氪金系统,商业化变现渠道有限,仍是靠字节跳动擅长的广告投放方式来盈利,赚的还是流量的钱,而不是游戏的钱。

在面向用户方面,中重度游戏的用户也要比休闲游戏的用户对游戏本身的内容挑剔得多,要赢得这部分用户的认可,没有一定的研发实力和行业理解是做不到的。而字节跳动入局时间尚短,在中重度游戏领域的经验积累远远不足,要想延续休闲游戏的成功极为不易。

而且随着在游戏领域的不断加码,字节跳动也是在深入腾讯的腹地,毫无疑问也将遭到腾讯的抵制。

竞争对手实力强劲

此前,字节跳动曾靠短视频应用一举撼动了微信在流量界的地位,而字节跳动此番又在游戏领域动作频频,腾讯自然不会袖手旁观。

腾讯在游戏领域抵制字节跳动的表现之一就是通过切断合作等方式,严令禁止字节跳动旗下平台直播腾讯的游戏内容。腾讯作为游戏领域头部应用,拥有大量的游戏版权和内容,此番动作无疑会给字节跳动系应用的游戏内容造成重创。

而且从内容生产到内容消费,腾讯在中重度精品游戏领域积淀出了一套成熟的运营模式,影、漫、电竞赛事、直播等延长游戏生命周期的渠道丰富,聚拢了相当规模的ACG(Animation Comic Game,动画、漫画、游戏的总称)泛娱乐爱好者,产业链上下游都十分完整。

虽然字节跳动在长视频、直播、电竞赛事等领域有所布局,可以成为其延长重度游戏生命周期的渠道。但相比腾讯来说,其对用户、市场和产业链的把握都存在短板,很难撼动腾讯在游戏领域的地位。

而另一短视频头部应用快手近年来在游戏领域动作频频,难掩其野心。瞄准抖音在游戏直播内容上的缺失,快手推出“百万游戏创作者扶持计划”,大量引进游戏内容,收购游戏战队。截至2020年5月底,快手游戏直播月活跃用户超过2.2亿,游戏短视频月活跃用户突破3亿,一度超越虎牙和斗鱼这一垂直游戏直播平台。

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游戏是重要的盈利项目之一,百度、阿里也曾在此下了大功夫。但百度游戏至今不温不火,阿里游戏蛰伏多年,最近也才出圈了《三国志幻想大陆》和《三国志战略版》这两款游戏。

字节跳动作为互联网新贵,游戏业务也天生对其具有诱惑力,但要啃下这块蛋糕,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从目前来看,在中重度游戏领域,字节跳动还有很多短板要补足。

文/金融外参记者侯昆梅,公众号ID:jrwaican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