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万坑位费变13万被坑费,明星带货的背后一地鸡毛 电商资讯

作者: 玺承电商学院 来源: 玺承电商学院 2020-11-19 13:28

李明(化名)是一名食品类目的电商老板,主营网红小零食,虽然拼不过三只松鼠、良品铺子这种大品牌,靠着积攒的老客生意也不错。

疫情期间生意变得难做了起来,看着同行请网红主播和当红明星带货赚了不少钱,李明的心直痒痒。

偶然的机会李明接触到了某当红明星的经纪人,对方明码标价13万的坑位费。

13万不是一个小数目,相当于李明一个季度的收入了,但想到同行在带货后不仅库存清了很多,店铺知名度也打开了。李明一狠心报名了该明星的直播,全款支付了13万。

本想着开播之后立刻就会有几万单过来,李明还担心了一下发货忙不过来,提前和团队准备了很多天。

开播当天当红明星如约而至,但全程就像一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完全带不动货,最后仅仅卖了2000多元。

事后李明想讨回坑位费,但被告知签过合同了,明星也如约出场带货,没有卖出去明星团队不负责。

13万的坑位费变成13万的被坑费。

在明星团队的眼里,参加这场直播也许就是走个过场,不管是否努力带货,都应该拿到酬劳。但是对李明这样的商家来说,几乎是走投无路的一种求生手段。

他损失的不仅仅是13万, 更是一笔救命的周转金。

坑惨商家的明星带货

李明并不是受明星带货“坑害”的第一人,今年直播带货太火了,当红主播李佳琦和薇娅双十一期间一晚赚到的钱可能达到了6到8亿。

一夜8亿!如此高的收入让无数明星纷纷下海追逐带货狂潮。

几年前喊话吴亦凡火了一把的李雪琴,今年因为在《吐槽大会》的出色表现再次登上热搜,目前热度不低于二三线艺人。

双十一李雪琴也参与了直播带货,互动人数达到了311万,算是交出一份不错的成绩单。然而就在双十一结束的后一天,某网站在11月12日发出一篇文章痛斥李雪琴刷互动。

据透露,李雪琴直播间互动的311万粉丝至少有300万是花钱刷出来的。

仅存的11万粉丝成交量平平,事后多少退款我们不得而知,可以预见的是那些满心期待的商家在这场闹剧里铩羽而归。

无独有偶,做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之前李湘直播带货也发生类似的事情。出场费80万,直播的时候有一百多万的粉丝观看,但是没有一个人购买。

只留下那些白白付出80万的商家们倾家荡产,哭诉无门。

一家白酒企业请小沈阳直播卖白酒,当晚成交20多单,结果第二天退货16单,事后小沈阳团队仅仅退了1.5万元的坑位费。

一家茶具厂商请叶一茜带货茶具,客单价在200元左右,当时直播间显示的在线观看人数近90万,而一场直播下来叶一茜卖出去的总金额不到2000元。

明星带货不断飙升的数据似乎已经成了入门标配,更有网友戏称“直播销售不过亿,不好意思发战绩”。

乱象频生的背后,明星大可拍屁股走人,消费者大可退货退款,最苦不堪言的还是商家。

数据造假的背后

直播数据造假似乎已经是一个公开的秘密,双十一在帮助无数商家冲业绩的同时也在为这些黑色产业冲业绩。

某鱼平台上有无数明码标价的直播间刷人数刷销量服务,只要80元就可以买到一万水军。刷出一场百万人观看的直播售价也不过千元,而背后给主播的坑位费却在几万到几十万不等。

一位经营直播刷量软件的商家表示,他公司开发的“云控”刷量软件在双十一期间需求非常大,每天有几百万的流水,相当于大半年的业务量。而购买者既有网红主播,也有一线明星。

一直以来网红都在挤破脑袋往娱乐圈靠,颇有一种变成明星才能步入正统“上流社会”的感觉。在大众的印象里,明星直播也比网红有着更多优势。

明星们自带的名气和粉丝基础是很多千万粉丝的大网红都无法比拟的,直播带来流量也必然很可观。

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屡见不鲜的数据造假告诉我们,这种想法大错特错。

俗话说,隔行如隔山。直播带货对主播有着很严格的要求,从选品到话术都要求精益求精,很多做的好的主播都有自己独特的个人风格。李佳琦那句“oh my gosh”和“买它!买它!买它!”不知道俘获了多少年轻女孩的钱包。

而这些长期锻炼出的能力很多明星是不具备的。

靠演技和才艺吃饭的明星多半把直播带货作为一种副业,他们中多数人没有接受过专门的话术培训,也接触不到带货的上游产业链。

吸引粉丝来观看尚可,靠着自身名气就想令观众信服,买他们推荐的产品还是不太现实。

带货商业模式

事实上带货有自己独特的商业模式,李佳琦、薇娅这样的头部主播正是掌握了这种商业模式才能在行业中游刃有余。

直播并非我出镜卖货,你看直播买货的简单模式,直播几小时之外的时间需要选品、保证物流,更需要大量时间维护与顾客的情感。

在上游环节,通常专业主播们都有自己的导购团队,主播负责直播,导购团队在背后充当客服。这些导购需要用很长的时间与顾客互动,了解顾客的实时需求并按需选品。对于主业表演的明星们来说,拿出自己的团队与顾客建立牢固的感情纽带是不可能的。这样意味着明星永远不可能像专业主播一样了解顾客需求。

另一方面,在下游环节,专业主播一般都有自己的电商生态链。快手带货一哥辛有志就开创了“辛有志严选”个人品牌,与厂家直接合作,照粉丝需求生产定制产品。据称,其团队现拥有占地3.2万平方米的7个物流仓库,日发货量超过100万。长期合作的生产商和即时供货的工厂,这些对于很少接触电商产业链的明星来说很难实现。

从选品到物流到与顾客间的纽带联系,这一套综合商业服务体系绝非明星流量简单站台便可跑通。

因此哪怕粉丝基础再大,明星在直播带货这条路上也只能是个“门外汉”。

商家的路在何方

某知名报刊11月15日发表评论称,直播带货的锅不应该全由明星背!

其实无论李雪琴还是其他当红明星,都只是这场带货大潮中的弄潮儿。不过这些人没有把控好被拍在了沙滩上。

根本原因还是这场带货的浪潮太大,太猛,为此“下海”的人太多,总要有人被拍在沙滩上。

直播市场需要一套规范的法规来指引,商家需要可以申诉的门,消费者也需要一个规范、公正、公平且良性发展的购物环境。

此前多家机构和行业组织都已先后发布了直播带货的相关规范和规定,例如中国广告协会在今年7月就发布了《网络直播营销活动行为规范》,重点规范直播带货行业刷单、虚假宣传等情况。

11月13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了《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征求意见稿规定,直播间运营者、直播营销人员从事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不得发布虚假信息,欺骗、误导用户;不得虚构或者篡改关注度、浏览量、点赞量、交易量等。

该意见稿的一条核心内容就是:直播带货禁止数据流量造假。

蜂拥而至的直播带货正在走向一条规范化法制化的发展道路,日后该是谁的锅就谁背,商家再也不会求告无门,消费者也可以免受被坑之扰。

当然,企业也应该认识到任何流量数据,只有掌握在自己手里的,才是最真实的。

至于应不应该参与直播带货,该找主播还是明星来直播带货都需要根据企业自身情况来决定。

这里小编提供一些直播带货避免被坑的小建议。

寻找合作明星或者网红建议自行通过官方渠道公布的联系方式去沟通。如果一定要找MCN,也一定要寻找官方收录在册的靠谱机构,不要盲目轻信铺天盖地的宣传。

事先调查一下带货明星或网红的口碑,随着直播带货越来越多,在商家中间都流传着“红黑榜”,谁的质量高在业界稍加打听就一目了然。千万不要被他们背后虚假的流量吸引,要知道多粉丝不意味着多顾客。

如果这位明星是首次带货,建议一定要考察明星的话术能力,尽量和明星接触一下。或许有人会说明星行程安排那么满,凭什么见你一个商家。一定要记住,你是消费者,是甲方,哪怕厚着脸皮也要为自己的店铺负责,因为明星不会为你负责。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建立合作,条款细节必须落实到白纸黑字上。如果有可能,最好留一部分尾款,确保带货的产品没有大规模的退货,避免刷单被骗无效佣金。

虽然目前直播带货乱象频出,不可否认的是直播已经成为当下的热点,在很长一段时间将持续霸占流量风口。

可以肯定的是,电商市场的管理会越来越规范,电商的发展前景仍然光明。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