恒大“地产商思维”造车:如相扑选手玩艺术体操

作者: 翟菜花 来源: 翟菜花 2018-10-18 17:42

今日,FF中国60余名员工集体向恒大法拉第讨薪事件现在出现最新进展,首批10余名FF中国员工已经向朝阳区劳动仲裁委递交了申请书,通过法律维权。目前,朝阳区仲裁委已接受申请。而未来将陆续有更多员工要向恒大法拉第申请仲裁。


微信图片_20181018161539.jpg


结合昨日FF员工“除名”事件以及60名员工无故停薪事件,恒大的回应也是令业界困惑:为何恒大法拉第可以宣称自己与60名员工无合同关系所以不发薪,但转身却对同样没有合同关系的FF员工进行“开除”的法务举动?


答案显然和目前恒大法拉第未来公司在中国业务展开有密切关系。


根据媒体报道,被停薪的60名员工系贾跃亭旧部,属于死忠一派,而被开除的员工则是因为未获得FF总部授权拒绝向违约不付款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交接“睿驭汽车(北京)有限公司”公司公章。今年7月恒大曾主动提出可提前支付第二笔总额为7亿美元的融资款,前提是需要两个附加条件,其中就包括让恒大拥有FF的经营参与权。为了拿到资金,贾跃亭签了一份补充协议,并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要求,但却没有在协议时间里等到恒大的5亿限期付款。


在没有支付5亿资金的同时,恒大法拉第未来在9月同时展开了对FF系员工的大规模收编行动,一位恒大人士表示,恒大法拉第成为了Faraday Future在中国的运营总部,因此其薪酬体系也逐渐由原有的Faraday Future体系,调整为恒大的薪酬体系。可以推断,恒大法拉第成为了恒大的一言堂。


但恒大行使恒大法拉第未来的这一切权利是否合法合规,目前尚存在重大疑问,香港仲裁将在本月内给出初步结果。


地产商的打法复制到互联网难以奏效


不仅仅是恒大在恒大法拉第未来的权力行使遭到质疑,恒大在造车领域展现的“地产商”做派也令外界担忧其在地产界高举高打、简单粗暴的做法在互联网领域难以奏效。

专业人士评价认为,地产商做的是价值判断,资源整合,以及布局。他们的产业模型相对稳定,并没有互联网业务的不断变化成长升级以及实时高密度高要求的运营。这也是为什么地产大佬都会认定贾跃亭做的事有价值,进入后又不接受贾跃亭的做法。在骨子里,他们依然坚持认为互联网复制房地产经验即可,更有甚者还保留着“什么地方拆了才是自己的”的做派。

“地产商在资源核心的地产上霸道,强势甚至野蛮和‘场外招’的习气来玩儿互联网,就好像相扑选手要玩艺术体操。”该人士表示。

停薪事件当事人之一员工则吐槽:“从管理员工的手段上就可以看到恒大身上这股浓浓的传统地产‘拆迁文化’,这样的做派和习惯是无法有效管理高科技企业的!”

这一评价在恒大过往6年多元化历程中已初见端倪:

2015年12月恒大文化产业集团在新三板挂牌上市,但是挂牌的近一年时间中,恒大文化在二级市场没有过任何成交记录,之后更是主动申请摘牌。

2014年农牧业火题材最火的时候恒大推出了粮油快消板块业务,但是恒大粮油、奶粉以及矿泉水最终在2016年9月27亿打包贱卖。恒大方面公告称,恒大粮油集团公司、乳业集团公司及矿泉水集团公司于2016年8月31日之未经审核净负债约为人民币33亿元。

2017年伊始,恒大试图在新的热点领域寻求突破,高科技领域成为下一个对象,这事实上与2017年热门题材和政策息息相关。恒大高科技领域的布局包括了高科技农业、前沿科技项目研发、以及新能源汽车造车。其中,高科技农业由恒大领衔主导,前沿科技则是与中国科学院合作,而新能源汽车领域则是选择了与FF合作。

从以前的单打独斗,到现在的强强联合,恒大的选择似乎有所改善,但恒大FF合作纠纷又不得让人怀疑——此前看到的“惺惺相惜”只是精心设计,当强势的地产风格回归,恒大造车事业似乎也要戛然而止。

联合造车:恒大布局精心设计 恐成空壳


可以看到,在投资FF中,恒大一开始的种种设计让自己处在一个退可守进可攻的位置上,布局与不可谓高明:

第一,进入时机好。恒大进入FF时正值FF发育最好却最缺钱的时刻,所以恒大只用了20亿美元就拿走了45%股权,而创始人贾跃亭只有33%,FF估值不足50亿美元。

第二,中国的乐视汽车业务被打包,成为后期恒大获取业务的重要根据地,得到控制权的切入点。

第三,让恒大实现进入新产业以及全球市场。

第四,资金分批给加上融资同意权,掐住贾跃亭命脉,掐住FF91量产交付进度。

如果操作得当,恒大将获得一个有产品、有口碑、有市场、有未来的资本入场壳。不过,这种布局却在后期对贾跃亭的步步紧逼中遭遇了超出他们预想的难度:由于违约失去诚信,不仅贾跃亭的旧部不愿诚服,就连贾跃亭也做出了“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仲裁行为。

如果这场仲裁恒大与FF贾跃亭无法取得互相谅解的结局,那么被恒大攥在手中的“恒大法拉第”或许就要成为了一个“空壳”:恒大法拉第中国业务并没有汽车研发、设计能力,一切产品全都仰仗美国输出。一旦离开贾跃亭,那么恒大法拉第几乎是什么都不是了。

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当局者“谜”


在60名员工无故停薪当晚,当有员工在500人大群内询问公司HR原因,HR仅仅表示“公司领导层决定解散群,再沟通”。


微信图片_20181018161529.jpg


公司领导层自然是恒大法拉第未来现有管理层。今年8月14日,恒大法拉第未来集团公司在广州恒大中心揭幕时,集团核心高管层也尘埃落定:其中包括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兼恒大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彭建军。

作为董事长,彭建军是主要新闻出口人,自然最引人注目。这位恒大集团副总裁曾在恒大多元化进程中多次担任重要职位。2014年,他曾担任恒大粮油董事长;2016年曾担任恒大人寿董事长;2018年8月,调任担任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公司董事长。

彭建军为人低调,在网络中鲜少有他的新闻,不过在他担任恒大人寿后的一年时间内,恒大人寿因为在A股市场中多起短线操作套利被保监会重罚至今是股市经典负面教材。另一个让彭建军获得高曝光的就是在今年8月恒大法拉第未来集团公司成立揭牌日上,他立下军令状,要让恒大法拉第未来在中国的年产量10年后达到500万辆。大众高管对此调侃是“玩具车的量产速度”。

不懂车,是汽车行业对恒大法拉第未来董事长以及高管层的评价,在核心团队中只有一个总裁袁仲荣来自广汽,COO高景深是老乐视汽车人。接近恒大的人士透露,许家印对新能源汽车业务抱有极大的期待,对于仲裁的发生“十分痛心”。由此可以推断,聪明如许家印不会不知道,如果手中只有中国的“恒大法拉第未来”、而没有贾跃亭的支持,这个局最终只能以失败告终。但为何才过蜜月合作期、FF 91都还未量产就会逼贾跃亭出局?我们可以脑补以下故事:

金主团队的精英们进入新的领域一定是雄心勃勃,大干一场。可是发现,自家砸了大钱,还不能痛痛快快大展拳脚,不能尽在掌握,还有个贾老板,这事儿不是这么干,一山不容二虎。于是向老板许先生汇报:

“老大,不用贾可以了,我们也会造车,贾跃亭想法太多,管理又不行,改自留了很多老团队老做法,完全不如我们,放着碍手碍脚,让他走人吧。现在FF缺钱了,是我们全面接管的好机会了。”

“许总,是您出钱救了贾,怎么能是他是老板呢,我们心中只有您这个老板啊,他凭什么瞎指挥我们。”

精英团队如果有这个想法,于感情于心态都能理解。

许先生原本着眼未来,但是对于忠心耿耿的老部下,他也完全信任。于是金主先生发话了:及时给钱可以,贾先生你必须接受条件,交出控制权,放弃一比十投票权,让我来控制FF,或者干脆拿钱走人。

却没曾想,仅仅在人员工管理上,就出现了诸多波折,更别谈日后的造车了。

如今,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希望此时的恒大法拉第未来中国高层已经意识地产商思维难以复制辉煌,这其中的死扣还需解铃人。

科技自媒体“翟菜花”,订阅号:互联网深度点评,个人微信号zhaicaihua002,转载保留版权,违者必究。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