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马逊打假不如阿里巴巴,美众议院为何如此感慨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杨国英观察 2019-07-24 10:18

文/杨国英


阿里赢了!

阿里在打假领域的作为,近日在美国获赞——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副主席道格·柯林斯表示,“哪个平台真正致力于打击假货并保护消费者?在大多数人看来,无疑是阿里巴巴……我发现美国平台在这方面远远落后,令人震惊”。

美国众议院高层口中的“美国平台”,包括亚马逊、ebay、沃尔玛等美国零售商,而柯林斯的表态则说明,美国官方已经已经意识到一个事实:

阿里在打假领域的作为,是碾压这些平台的,就连亚马逊也不例外。

作为一个来自发展中国家的电商平台,能够在知识产权保护领域赢得国际声誉,本身就是极不寻常的事情;在中美关系的特殊时期,赢得美国的尊重尚且不易,阿里能够赢得这样斩钉截铁、毫无保留的肯定,更是极为难得的。


01

亚马逊打假远远不如阿里巴巴,这个对比放在当下,其意义已经远远超出两个电商平台之间的PK。

要知道,阿里是中国电商的最佳代表,而当前中美两国经贸争端的一个焦点问题、我国容易被卡脖子的地方,就是知识产权。阿里在打假问题上对亚马逊等美国一众电商平台的碾压,起码有利于消解分歧——我国作为发展中国家,虽有特殊国情,但即便在知识产权保护这样不占优的领域,如今也有值得美国学习的地方。

事实上,中国电商打假,要取得同样的成绩,付出、投入相比比美国同行,只会更多、而不会更少。更何况,阿里打假,已经做到遥遥领先于美国同行……

事实上,打假更是具综合性实力的全面PK,一靠意愿,敢于舍利、心诚则灵,二靠实力,技高者胜,三靠协同,平台要协调、聚合消费者、品牌商、政府等主体的联动之力……从这个角度看,亚马逊等美国同行,实际上败在了起跑线上——正如之前媒体所报道的,道格·柯林斯也指出,不同于阿里与品牌商密切合作、利用高科技手段打假,美国平台被品牌商诟病,首先是因为缺乏真实意愿、打假只是做表面功夫。

众所周知,从移动支付到ewtp,近几年阿里为世界贡献了很多中国方案,而这次,阿里打假的经验显然成了又一个中国方案。这并非偶然,时间回到2015年底,阿里巴巴成立专为打假而生的平台治理部,彼时马云不仅承诺“预算无上限、进人无上限”,而且表示,“我们今天不是启动一个打假阿里队,而是启动一个打假中国队。”此后,阿里持续推动打假,先后提出“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成立全球首个打假联盟,直指执法机关、品牌权利人、平台联动的假货共治。

在阿里打假的中国方案中,包含着我国领跑数字经济的姿态。

在阿里巴巴的打假共治系统中,技术驱动是与能力共享、模式创新密切关联的,而仅仅是去年,阿里在打假9大黑科技的基础上,又开创性的应用了三项新技术,由于阿里打假系统的联动边界很广,一项新技术的应用,就可能意味着打假效果成倍提升,而在阿里打假技术的快速进化背后,是平台整体的数字化水平提升,这对于我国数字经济的发展,显然是有代表性的。


02

必须承认的是,阿里作为打假“中国队”,向世界贡献了“中国方案”,但并不能与中国电商这个整体划等号。

我国电商,不只阿里一家,在打假方面,我国电商的表现实际上是参差不齐的。让亚马逊们看到差距的阿里,实际上更应该让一些逆潮流而动的国内同行“出出汗”。

归根结底,美国官方之所以褒奖阿里,是因为对知识产权保护的重视程度在提高!在国内,这一趋势同样显著——在阿里提出“像治理酒驾那样治理假货”之后,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首次写入“实行侵权惩罚性赔偿制度”,总理当年也表态,要对知识产权侵权者“重罚直至倾家荡产”。

环球同此凉热,打假中国,也不应该是一个“平行世界”——我们有阿里这样的打假、治假的全球标杆,让美国“震惊”,同时却也有假货泛滥、远远落后于美国同行的平台存在,而且,今年以来,已经有这样的平台已经被美国市场监管机构所诟病,并被列入“恶名市场”名单,且多次遭到美律所集体诉讼。这不仅让我国电商的国际形象受损、消费者的权益受损,本质上,也带来了无公平可言的竞争环境,虽然长期来看,打假是社会责任、商业道德的体现,也是竞争力的组成部分,而市场自有优胜劣汰的机制。

难以舍弃短期利益,是一些电商平台假货泛滥的根源,这一点,中外皆然。不同的是,在阿里巴巴被美国官方树为标杆的当下,我国已经大大改善的市场环境,不应该容许个别的电商平台拖后腿,不管这样的平台炮制出了如何炫目的商业概念。

在与一众美国零售平台的PK中,而且是在知识产权保护这个发展中国家明显不占优的领域,阿里能够赢得美国官方的肯定殊为不易。但之于中国电商这个竞争激烈的行业而言,阿里赢了亚马逊,应该让其他电商平台更有紧迫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