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量给了谁?趣店开放平台模式引质疑

作者: 代锡海 来源: 代锡海 2019-08-05 17:33

中国社会一直以来崇尚“重视储蓄、谨慎借贷”,而越来越多的网贷悲剧案例正在让互联网金融业内一直在思考这样一个问题:为何原本正规线上借贷行业会让一部分普通需求用户一步步成为“网络高利贷”的受害者?除去个人的因素之外,行业中到底有什么顽疾?

据统计,只有极少部分用户直接奔着“高利率、高手续费”的借贷平台而且,绝大多数则是在App使用、电子商务、大额支付之时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带到非法借贷平台,识别能力差、自制力薄弱者往往难以抵挡物质诱惑和平台精心布置全套。这也折射出一个中国互联网发展的困局:大量“叫好不叫座”的网络应用在无法有效变现情况下,只能将流量饥不择食的导流给非法借贷平台。

举个例子,熟悉互联网金融的人,肯定对“714高炮”这个违法毒瘤不会陌生。所谓的“714高炮”,就是一种借款期限为7天、14天的超高息网络贷款,“高炮”是指其超出法律规定范围的高额“砍头息”及“逾期费用”。尽管监管部门对“714高炮”进行了多轮整治,高压态势前所未有。但是,如今的“714高炮”开始变换方式方法,与正规互联网金融平台合作,在极为隐秘的操作之下,结成流量与利益为一体的同盟。原本正常的金融用户经不住诱惑,在平台的恶意引导下迈入“714高炮”的圈套,最终导致无法还债、家破人亡的案例也不在少数,其危害程度不亚于搜索引擎为黑医院引流产业而导致的悲剧。

在相关的投诉平台上,具备“714高炮特征”投诉案件的重灾区就有不少正规的互金平台或金融超市。即使是在美股上市的“趣店”也不能幸免。

01非主营业务高收入引发质疑

当美股上市公司“趣店集团”与“714高炮”扯上关联之后,自然引起诸多业内人士和金融媒体的关注,而质疑之声在趣店本年度Q1财报发布后达到了顶峰。

今年5月,趣店集团发布了第一季度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趣店集团总收入20.97亿元人民币(3.12亿美元),同比增长22.2%;调整后净利润9.74亿元人民币(1.45亿美元),同比增长187.9%。

在美股中国科技概念板块集体疲软的2019年,趣店的业绩表现实数抢眼。但如果将这些数据放在趣店终止与蚂蚁金服合作、电商购物分期收缩、汽车分期门店撤店的背景下,就显得似乎有些“扎眼”了。很多人看了财报后第一反应就是:主营业务低迷,那趣店集团的营收和利润从哪里来呢?

带着这个疑问继续看财报,你就会发现“开放平台”这个高频词汇。“截至2019年第一季度末,开放平台通过向100多家金融机构分发250余万用户流量,为趣店贡献了1.59亿元人民币,环比去年第四季度增长435%。”

关于“开放平台”的概念,趣店方面曾如此表述:趣店开放平台生态使得趣店变成了一家To B的公司,左手边是数百家持牌金融机构,他们急需优质互联网消费场景及用户来开展金融科技业务;右边则是TOP 100互联网流量场景APP,他们需要持续的流量变现能力。趣店的开放平台生态,则能够为其提供标准化解决方案,金融机构和流量场景APP都可以实现‘拎包入住’,最快一周时间即可完成对接。”

翻译过来就是:趣店开放平台就是为互联网金融平台“招揽”的“流量掮客”。而正是借此,趣店与持牌金融机构合作资金余额从上一季度的190亿元大幅增长至246亿元,环比增长29.5%。虽然在Q1财报当中趣店一再表示,该业务风险表现可控,“开放平台带来的完全是无风险收益”,但是作为一个在趣店官方主页基本看不到、没有实体产品形态、盈利方式模糊、拥有反常高收益的平台,所谓的趣店开放平台确实令人生疑惑。

在2019财年的Q1,其合作100多家金融机构的是否均持牌合规?分发的250万客户信息是否合法?是否有为“714高炮”导流的嫌疑?所获利润是否有“714高炮”利益联盟的反哺?这一切都需要趣店公开更多的细节,特别是“开放平台”用户流量最终的去向,才可以自证清白。

02疑现“714高炮”导流黑产魅影

我们可以把目光从趣店Q1财报上暂时离开,转而关注其他细节。

2019年8月1日,新浪财经证券板块发文《趣店违规收集用户信息,被监管通报后仍未整改》,文章直指趣店通过“开放平台”将数以千万计的用户信息暴露给你“714高炮”,其负责人还调侃说“借了钱不用还,就当是送福利了”,但而这种免费午餐的假象正式非法网贷平台最初的伪装。这条新闻从侧面反映出,趣店关于“用户信息采集和分送”的业务并不合规,已经受到监管部门通报并限期整改,而这项业务正是所谓趣店“开放平台”的核心。

业内人士透露,在趣店集团的“趣店”和“来分期”APP平台当中,存在着这样一个隐藏的“传送门”,专门将合规金融平台审核不通过的用户服务,将其“导流”到审核条件更加宽松、服务费用更高、利率超出法定范围的借贷平台。更加值得令人注意的是,在APP当中这个导流按钮对常规用户是不可见的,仅当审核不通过时才会出现。

趣店的官方网站介绍也有着这样的描述:“专为非信用卡持卡用户服务”。本来,互联网金融行业,无论是平台还是用户,当以“信”字为先,然后趣店却逆其道而行,为无信用卡用户提供服务。

换一种思路将两件事情综合来看,趣店开放平台利用失落心理和急需用钱的需求,将常规渠道无法借贷的“低信用客户”导流到“714高炮”导流的嫌疑愈发重大,已经事实上成为导流黑产的一个部门,在违法的边缘疯狂试探。

03战略失误为持续发展埋下隐忧

回顾“趣店”发展的历史,在其通过电子商务主营分期付款金融服务的核心业务因“校园贷”“现金贷”禁令萎缩之后,趣店尝试着进行不同“包装”。2017年底,二手车市场最为火热的时候,趣店开始打造大白汽车分期服务,在全国开设门店,号称将进军千亿美金上市公司,但是一年多之后趣店大白汽车分期店开始面临关门潮;2018年10月,教育辅导市场火爆,趣店造势即将进军1对1线上辅导教育,但炒作概念之后并未有任何实际动作。

不仅仅在自身的产品如此,在趣店资金充足时获得其投资的合作伙伴也不能幸免为其“借贷平台”导流的命运。2018年,以娱乐影音为主要业务的线上KTV“唱吧”接受趣店投资,并且成为第一批介入开放平台的所谓“流量场景”商家。如果说趣店和来分期仍然是在支付场景搭建金融产品售卖环境,那在纯娱乐的“唱吧”上导流接待产品,简直就是“强买强卖”了。由此可见,所谓的平台生态优势,只是强行导流的说辞,对于大多数流量APP来说,配备金融产品售卖不仅仅不是“构建生态”,简直就是“生态破坏”,最终降低的是用户的体验,和APP的信誉度。

当下,趣店开始用“大数据智能”和“金融生态”来包装“开放平台业务”,所谓“大数据智能分析用户行为、量身推荐金融产品”“对接流量场景和金融科技平台打造互联网金融生态”等,都不能美化其劣质流量导流模式的本质。而这种模式最大的隐忧就是可持续发展力和政策合规风险,作为互联网金融平台,无核心竞争力金融产品和有效的经营模式,空心化的跟风发展也将会给用户、合作方带来巨大的风险。

“714高炮”导流黑产的质疑、开放平台游走在政策边缘的试探性经营、众多用户不断的业务投诉……带着这所有的一切,趣店宣布将在不久之后的8月底公布Q2财报。

我们希望,这次趣店的财报可以直面解答这些问题。互联网金融“信”字为先,作为上市公司净化行业环境也是趣店的责任,切不可成为变种高利贷和网络金融毒瘤的利益同盟者,将自己的利润建立在用户的不幸上。

文/韩新龙,本文不代表平台观点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