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松控股距离“中国嘉能可”的目标越来越远?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19-12-17 19:20

作者:蔚芮

审校:周鹤翔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

尽管看起来雪松控股风光无限,前程似锦,然而,对于2019年的雪松控股来讲,或许这个现实问题尤其“骨感”——要成为“中国嘉能可”,雪松控股恐怕还有一段距离。

雪松实业方面,可以说是“勉强保本”;在雪松信托上面,接手的中江信托是有名的“爆雷王”;在化工能源方面,控股子公司齐翔腾达净利润逐渐下滑。

似乎,雪松控股距离“中国嘉能可”的目标越来越远。

雪松实业的另一面:“勉强保本”

2019年12月6日,雪松控股与中国农业银行广东省分行(下称“广东农业分行”)签署战略合作协议,广东农业分行将为雪松控股提供200亿元的授信支持。

这是雪松控股在2019年年内第二次获得国有大型商业银行给予的信贷额度。

在各银行信贷额度显得捉襟见肘时,雪松控股能够获得授信,确有一定实力。不过对于“中国嘉能可”这个称谓对雪松控股来说,还太早。

雪松控股创立于1997年,前身是张劲创立的君华集团。2018年,《财富》世界500强中,雪松控股以2210亿营收,位列第361位。

2019年5月31日,中国工商银行广州分行曾与雪松控股达成战略合作协议,同样给予雪松控股200亿元的授信支持。

看起来雪松控股风光无限,然而,GPLP犀牛财经仔细研究后发现,雪松控股的另一面。

当然,值得一提的是, 由于雪松控股目前并未上市,因此很难从公开信息中一窥这家公司的全貌,或许GPLP犀牛财经的研究并不全面,需要大家抛砖引玉。

研究雪松控股,或许其旗下核心子公司、在上交所发债的主体——雪松实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雪松实业”)是一个不错的研究对象,是的,GPLP犀牛财经的研究重点就是该公司。

2018年雪松实业年报显示,雪松控股能够入围世界500强主要依靠大宗商品产业链服务业务,这占据了雪松营收的绝大部分。

2018年雪松实业总营业收入为2140.19亿元,其中总营业收入中,大宗商品采购供应及综合物流服务业务达到1983.86亿元,占总营收比高达92.70%。正是因为大宗商品产业链业务的爆发式增长,推动了雪松控股营收的巨幅增长。

营业收入及爆发式增长背后,一切是表面的风光,为啥呢?

原来,雪松实业的供应链管理业务虽然占营收比高达92.70%,但是其毛利率却不到1%,仅为0.77%,虽然相较于2017年的0.68%有略微提升,但是依旧是叫好不叫座,属于“勉强保本”。

对此,大公国际曾给雪松实业的评级结论称,雪松控股旗下君华集团(雪松实业前身)营收爆发增长,但利润增长速度远不及营收,且毛利率呈现逐年下滑的态势。雪松面临的一大挑战,就是利润增长迟缓的风险。

Wind.数据显示,2016年,雪松实业的净利润为9.20亿元;2017年的净利润为22.46亿元,同比增长了144.13%;而2018年的净利润为24.64亿元,同比仅增长了9.71%,增速出现断崖。

接手“爆雷王”中江信托

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将雪松控股的目标定位为——在广州打造全球顶尖综合性产业集团,做“中国嘉能可”,然而,他们能够实现吗?

1974年,40岁的马克·里奇在瑞士创办了嘉能可。

公开资料显示,嘉能可的主营业务是矿产和石油等资源型实物贸易,多年前,通过先后收购美国、秘鲁、赞比亚等地的矿产资源,嘉能可成功实现了多元化发展,其产业涉及矿产、石油、钢铁生产和食品加工等。如今,嘉能可作为全球大宗商品供应链的领军者,全球第四大矿业集团,在世界财富500强中名列第16位。

这让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怦然心动,找到了发展目标:做中国的“嘉能可”。

如果说20年前,嘉能可通过金融助推打通上下游产业链实现跨越发展的话,那么,20年后,做为要成为“中国嘉能可”的雪松控股,也走上了“金融”这条路。

雪松控股如何实现呢?

2019年4月21日,中江信托的官网披露,历时5个多月,雪松控股以71.3%的控股比例拿下了这家业内知名的信托公司。

在信托圈,中江信托是有名的“爆雷王”——在雪松控股接手之初,中江信托不仅大股东缺位,而且“踩雷”产品多达35个,涉及金额约79亿元,涉及投资者人数2400多名。

当然,雪松控股接手这79亿元的“雷”,对于2400多名“雷民”来说也仿佛在黑暗中看到了希望的亮光。

2019年6月25日,中江国际信托微信公号发布更名公告称,经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江西监管局审批同意、工商登记管理机关核准,自2019年6月25日起,该司中文名称由“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雪松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英文名称由“ZHONG JIANG INTERNATIONAL TRUST CO.,LTD.”变更为“CEDAR INTERNATIONAL TRUST CO.,LTD.”。公告称,上述更名事宜的工商变更手续已于2019年6月25日办理完毕,并取得新的营业执照。

此后,雪松信托一改低调作态。

2019年8月23日,“雪松信托•鑫链1号”正式成立,作为雪松信托(原为中江信托)更名后的首单主动管理信托产品,该供应链金融产品引发了市场关注。

随后。雪松信托发行的“鑫坤5号-粤港澳大湾区股权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简称:鑫坤5号)引发外界关注。其中,媒体最核心的质疑是,产品材料显示募资资金的投向为中山“兰溪谷”项目,但该项目地块目前的楼盘名为“雪松君华-天汇”,楼盘的宣传材料上也多次出现了雪松控股。

对此,雪松控股董事局主席张劲曾公开表示,“中山‘兰溪谷’的项目,出于归集资金的考虑,雪松控股去年就转让出去了。”张劲表示,由于雪松在中山做的非常好,品牌优势很强,因此项目转让后受让者要求雪松做品牌输出,这在地产行业是通用的做法,也是目前“兰溪谷”项目沿用“雪松君华-天汇”名称的原因。

这个开发项目是中山市“兰溪谷”的三个待开发地块,总评估价值为34.47亿。

从产品本质上来看,雪松控股的这只信托产品并不是股权集合资金信托,更准确的应该说是地产股权信托,用句业内的话讲,这叫“产品解释不够清晰,充分的信息披露做的还不够”。

而据公开信息显示,“兰溪谷”项目这个项目实际开发商为中山市汇德丰房地产投资有限公司(下称“中山汇德”)。 然而中山汇德的“风评”一直不好,早在2010年时该项目(兰溪谷)就因欠薪欠资“烂尾”,公司还被列为被执行人。

对于这么一家的房企,雪松信托的“开山之作”居然会授信于它,确实有些困惑。

银行融资的支持必不可少

嘉能可的创始人嘉能可创始人马克·里奇曾经表达过一个观点,如果有银行融资的支持,进行石油以及其他原材料的交易所需的资本和资产,比大型石油生产商所设想的要少得多。

与嘉能可充分利用银行融资相比,银行融资对于雪松控股可以说是“救命之恩”。

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接手中江信托后,雪松控股必须要对此前并非由它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逐一承担。

然而,承担责任的一个首要前提就是“资金”。

比如,原中江信托遗留的逾期项目高达百亿,这显然不是一笔小数目——“70亿逾期项目还处不处置了?”“钱从哪来?”“是否会拖垮雪松?”这成立投资者以及媒体最关注的事情。

据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上半年,作为雪松控股的核心子公司雪松实业的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仅为49.59亿元。

对于雪松控股来讲,它上哪里找这么多资金呢?

这是一个问题。

只是,当雪松控股遇到工商银行之后,这个问题就不再成为问题——据工商银行广州分行与雪送控股达成的协议显示,同意给予雪松控股200亿元的授信支持。

这个消息让雪松控股创始人松了口气。

不过,别急,对于雪松控股来说,还不能“松气”,为啥呢?

旗下化工能源核心公司业绩下滑

嘉能可之所以成为全球出名的大宗商品供应链的领军者,其本质原因是因为其以实业为主,通过金融手段对实业进行赋能。

号称成为“中国嘉能可”雪松控股,虽然同样以实业为主,不过雪松控股的实业发展上,还是略显不足。

也就是说,作为整个公司发展的基石,雪松控股的实业发展并不扎实——公开资料显示,雪松控股集团旗下有两家上市公司,一家是做服装生意的希努尔(002485.SZ);另一家是做化工产业的齐翔腾达(002408.SZ)。

GPLP犀牛财经从这两家上市公司来进行一窥。

希努尔2016-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6.96亿元、7.75亿元、17.2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746.86万元、5857.24万元、1.29亿元,呈逐步增长的趋势。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28.04亿元、同比增长182.67%,净利润为8575.23万元,同比增长7.99%。

而另一家企业齐翔腾达是雪松控股集团旗下化工能源的业务核心。作为雪松控股旗下化工能源业务核心企业齐翔腾达,在雪松控股入主后,2017-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222.26亿元、279.2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8.50亿元、8.43亿元,2018年的净利润有所下滑。

而进入2019年,齐翔腾达的净利润却出现大幅下滑。2019年三季报显示,前三季度,齐翔腾达的净利润为5.24亿元,同比下降24.90%。

也就是说,即便获取了200亿授信,化工能源实业日渐下滑也是不争事实。

2019年7月,雪松控股再一次进入了《财富》世界500强榜单,这次比2018年前进了60为,位列第301位。不过,要成为中国的“嘉能可”,雪松控股要走的路还很长。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