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家网困境:进退两难,合作方和消费者两头都不讨好?

作者: 螳螂财经 来源: 螳螂观察 2019-12-23 11:40

文 | 易牟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2018年7月12日,那一天港交所热闹非凡,注定是会被载入史册的一天。


这一份热闹源自于2017年的年末,港交所宣布修改上市规则,允许尚未盈利、无收入生物科技企业在主板上市,这一则重磅消息一出,内地一众烧钱的新经济公司欣喜若狂,掀起了一股赴港上市的热潮。

排队上市的公司一个接一个,在7月12日更是达到了高潮,一共上市了8家公司,这其中就有名噪一时的映客互娱,涨幅一度飙升近40%,资金争相入场。

有人欢喜有人尴尬,另一家号称是“互联网家装第一股”的齐家网,就获得了群嘲,它不仅在上市的时候遭遇了一段大波折,在上市之后品控和服务更是饱受质疑,负面消息满天飞,面临着大量诉讼和消费者的口诛笔伐。

每年9、10、11月份,是中国传统的装修旺季,转眼一年半就要过去了,齐家网还好吗?

一、股价腰斩,盈利遥遥无期

齐家网,是一个家装线上交易平台,为用户提供一站式解决方案,内接第三方装修公司和设计公司,也有自营业务。

2018年,上市主体齐屹科技(1739.HK)在IPO的时候,原本定价每股6.8~9港元,但是由于资本市场并不看好,没有获得足够的认筹,不得不延迟发行,大幅度降低发行价格,最终以4.85港元的价格打折上市。


即便如此,在上市的第一天就破发,大跌6.39%,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之后的一年半,齐屹科技在资本的冷眼相看中股价一路大跌,即便是在传统的家装旺季,财务数据和经营指标也不太好看,截止到2019年12月20日,每股报2.34港元,市值仅剩28亿港元,俗称“腰斩”。


港股市场对上市公司的基本面极为看重,这样一路下滑的股价,与该公司糟糕的财务数据和运营数据是分不开的。

从过去几年的年报来看,齐家网只有2018年取得了净利润的增长,达到了7.58亿元,增幅达到惊人的192%。

这一数字似乎很有冲击力,但是如果仔细深挖就能发现,该公司在准备上市期间,非经常性损益出现了大幅度的波动,先是在2017年的下半年支出7.22亿,又在2018年的上半年获得6.99亿的非经常性收益,通过这一种资本腾挪术,让该公司在2018年成功取得了7.58亿的净利润,同比增长达到192%。


成功IPO之后,没有了非经常性收益,净利润又迅速被打回原形,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的净利润仅仅是两千多万,同比大跌了98%。

其实,这种腾挪术在资本市场上很常见。例如2019年上半年,就有不少公司依靠政府补贴或卖房子、卖地来维持净利润的增长,避免被ST。就比如,2018年的芒果台,花了2.09亿元从电广传媒(000917.SZ)购买了一幅徐悲鸿的油画,名字叫做《愚公移山》,让陷入巨亏的电广传媒一下子补血,把财报打扮得漂漂亮亮的。

当然,齐家网不仅仅是盈利难,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也非常糟糕,长期是一个负数,说明经营紧张。2019年上半年,应收账款等为1.49亿,而应付款项却达到了4.63亿,中间有3亿多元的差距,这意味着齐家网在2019年的整体业绩将承压。


在正常情况下,如果企业经营不顺,存货周转率越低,说明企业存货周转得越慢,企业的销售能力越弱。齐家网的营业周期和存货周转天数在大幅度的延长,说明成本和资产占用率变得更高,而存货周转率在大幅度下降,这意味着该公司的运营能力在大幅度下滑,流动性差,变现能力弱。


一家在港股上市的公司,而且打出的概念是“互联网家装第一股”,按理说应该很受投行和机构关注才是,但是目前为止还没有一家机构对其评级,表明券商和机构对其关注度不高,从股市中的成交量来看,该公司的成交量一直很低迷。

2019年的5月份,在首发股份快要解禁之时,齐屹科技的股价一路下探,于是该公司于6月17日宣布拿出1亿港元的预算,用于回购操作。

通常来说,港股的回购操作是将股票从二级市场购回注销,这有利于提振股价,也正是在宣布回购之后,该公司的董监高高巍、田源进行了减持套现操作。他们分别在6月21日、7月10日、9月16进行了大规模减持,合计套现金额在5700万港元以上。


二、模式陷入泥沼,进退两难

资本的嗅觉一向是灵敏的,二级市场上的糟糕表现,其实是对其经营层面的忧虑,究其原因,是其核心竞争力遭到了动摇。

既然是一个互联网家装平台,那么走的必定是“流量为王”的路子,事实上一开始齐家网也是这么转变来的。

最初,齐家网只是当一个线下平台,从客户那里收钱,收取一部分居间费用,然后把钱给企业,说得好听点是中介,说得不好就是拉皮条。这种模式有一个缺陷,它只是一个介绍人,对品控是没任售后能力的,装修出了问题,客户找谁?平台容易给企业背锅。

而且,这种做法非常没有核心竞争力,任何一个稍大的家居企业都可以有野心自己来做,何必把大量的利润给一个中介?

所以,这种模式两边不讨好,率先在“千团大战”中败下阵来,之后开始转型探索线上的模式。

家居行业的特点很明显,低频、高价、个性化、选择多、质量要求高……齐家网开始遵循互联网企业一贯的路子,融资——烧钱——抢占份额——IPO——烧钱——盈利。

齐家网转做线上平台后,一度非常风光,但是我们要知道,不管前面的操作有多骚,最后一步的“盈利”才是企业和资本的最终目标,否则就是劫富济贫,这与资本的初衷完全相背离,也与董监高的套现愿望相背离。

齐家网的营收主要来自于两部分,平台服务和自营服务。其中,平台服务方面,又分为第三方服务和材料供应。


在2019年上半年,该公司的总营收为3.6亿,其中来自平台的收入为2.5亿,占比近70%,自营业务1.1亿,占比30%。

那么,这里就有了一个问题。

作为一个互联网平台,却自己去做自营业务,而且自营业务占比还挺多,这就与第三方公司成了一个竞争对手的关系,齐家网充当的角色既是运动员又是裁判员,如何保证公平?

利用第三方扩充平台规模,吸引流量,然后再把平台的流量导入给自营业务,这样一种挖墙脚的方式,直接导致了平台与第三方存在本质上的冲突,貌合神离。

所以,齐家网必定陷入一个进退两难的境地——做自营,把平台变成自营商城,丢失流量;放弃自营,难以盈利。

从中国过去十几年的经验看,平台化是一个趋势,以房地产中介品牌链家网为例,它一开始也是想做好自己的APP,但是发现终究没办法做大蛋糕,反而要耗费大量的精力维护线上平台,成本太高,又容易陷入增长瓶颈,于是转变思路,联合各地一些大型的中介品牌,搞出了一个“贝壳网”,迅速做大。

齐家网需要在平台和自营之间做一个选择,然而作为一个尚未盈利的公司,它没有太多的资本做战略调整,上市之后又有了股价的压力,更加进退两难,难以掉头转向。

这是齐家网的模式之辨,也是它最大的一个痛点。

三、与消费者关系紧张

模式只是其中的一点,实际上齐家网与消费者的关系,也不怎么和谐。

从目前来看,齐家网虽然有自营业务,但是基本盘仍然是做平台,依赖平台上第三方家装公司和供应商维持用户的满意度。

但是,品牌满意度是一个十分令人难以琢磨的东西,齐家网很尴尬的是,它对上下游的链条控制力很弱。

消费者对于装修费用有着十分大的理性,有很多潜规则与不透明,这让齐家网始终无法走进用户的心里,而装修并非高频消费,想要改变这种现状必须进行大量的服务科普,这意味着要挑起改变整个行业形象的重担,显然齐家网的份量还不太够。

不仅如此,在服务过程中线上必须要有线下对接才行,这就意味着要向重资产靠拢,入驻了290个城市,就意味着要在290个线下城市布局。

便是在这种情况下,齐家网与消费者仍然纠纷不断,走到了对簿公堂这一步的,更是年年攀升,在2019年更是达到了巅峰,开庭的就达到了19次。


从各个开庭案件分析,买卖合同纠纷和服务合同纠纷为主要,显示其与消费者之间的紧张关系。


结语

自古以来,中国人就有一种很浓重的安居情怀,高房价之下,注定了很多人一辈子都只有那么一两套房子,所以装修尤为重要。

这不仅仅是金钱财产的问题,更是今后几十年能否安居的重要保障,齐家网是互联网家装行业赴港上市第一股,但是目前看来,未免有些名不副实,下坡路走得厉害。

对于投资者来说,它的股价走势和盈利前景堪忧;对于合作方来说,它的模式引起了巨大的公平性问题。

而对于消费者,我们更应该思考,它是一个值得信赖的平台吗?

【完】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财富生活》等多家杂志特约撰稿人。

•微信十万+曝文《京东走向“四分五裂”》《“维密秀”被谁杀死了?》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金融、新消费(含新零售)、区块链、上市公司等财经金融领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