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出史上最严保护系统,悦刻为何戴上“紧箍咒”

作者: 科技唆麻 来源: 科技唆麻 2019-12-23 22:33

“一个对号,一个问号,一个叉。”

在12月 18日的“悦刻暖科技的守护”媒体开放日上,CEO汪莹将品牌对于行业的体现概括为了如此三个符号。对号,问号,和叉号。

对号,就是一个新事物对一群人创造正面的价值,也就是它存在的价值基础;而问号就是对于那些电子眼的使用者,除了显而易见的好处,有没有长期还尚未知道的风险?

叉号则意味着一个新的行业要创造新的价值,往往在它创造正面价值的同时都有外部性。而这个外部性没有百分百的正面,也就是负外部效应。

的确,2019年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告》已经过去近两月,尽管“靴子”依然没有落地,但电子烟行业真正迎来了一次“大考”:未成年保护如何落实、空白市场如何填补、品牌曝光如何维持……一系列衍生问题被外界看作是加速洗牌的推动力。

此次的开放式,便是作为行业头部品牌的悦刻,针对重点一系列重点问题给出了解决方案:向阳花保护系统——目前电子烟行业史上最强的监测系统。

01

向阳花系统是什么

说向阳花保护系统之前,我们有必要简单了解下悦刻在保护未成年方面的背景。

之前的通告发布后的第一时间,悦刻在微信服务号于下午17:09分便推送了推文《坚决支持并执行电子烟网上禁售决定,悦刻不服务未成年人》,是最早作出反应的电子烟厂商。

这很大程度上源于悦刻很早便开始了保护未成年人相关措施的执行。

今年2月,悦刻正式提出“守护者计划”,并在一个月内完成了线上、产品和渠道的守护者计划标识的全面覆盖;3月,于深圳举办的一场新品发布会上,汪莹向外界公布了“守护者计划”的两大主张:反对向未成年人销售电子烟,反对在未成年人面前使用电子烟。

换言之,监管趋严之前悦刻便开始了对于经营行为的自我约束。那么从某种意义上说,悦刻已经没必要“为了表态而升级”,而是承担了探索保护未成年人更优解的责任。

这背后的理念的转换和升级,也的确体现到了具体的解决方案之中。具体而言系统有三大亮点:

其一:进店;当顾客进入店面的那一刻,安装在墙角上的摄像头就会捕捉用户的人脸,然后做年龄分析,如果系统判定你疑似未成年,那么会立刻提示店员,接着店员会询问你是否成年,如果你未成年,那么对不起,你可能会被立即驱逐出去。

悦刻负责人张迪同时表示,进店场景不会留存任何用户的人脸信息,只是通过边缘算法模糊计算出大家的年龄。其实我们并不会存储人脸和任何信息。

其二:支付;系统接入了“姓名+身份证号+人脸识别”三重验证的保护措施,只有被确认为成年人的顾客才能够顺利完成支付,整个过程不需要顾客随身携带、出示身份证件。

据悦刻负责人透露,这一环节的确会采集人脸信息的过程,但这个过程是与公安部系统直接打通的,这个系统不会经过悦刻的服务器,只会与公安部留存的身份证照片进行AI人脸匹配。目的是确定“你是你”以及“当前的你是你”。

其三:电子围栏;目前系统已经利用POI和一些第三方大数据系统,共同形成自己的大数据,绘制出了10万家电子围栏系统。以此在渠道端提交到零售点位前,设定出50或 100或 200米的阻隔区间,避开中小学校等未成年人比较多的区域。

值得注意的是,向阳花系统还将建立追溯机制:

每一支售出的产品都与零售终端相绑定,只要通过客服电话与电子烟的代码,就能查到哪个通路到哪个店,什么时间卖出去的。悦刻将对其处以10万元罚款,杜绝类似的情况再次发生。

按照悦刻方面发布的规划,悦刻将在3个月内建设100家“向阳花系统标杆店”,7个月内覆盖全国范围所有的悦刻专卖店;向阳花系统则会在悦刻专卖店、智能贩售机、RELX ME APP等 6大场景部署。

不难看出,作为“守护者计划”的第二阶段,向阳花系统更加偏重落地与交付:通过更先进的技术手段,先行一步将目前仍处于自律阶段的保护上升到与运营模式相结合。

期间,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负责人蒋龙透露了一个有趣的细节:

“我们碰到零售商说,政府都没有管过我,悦刻说这里不能卖,你们不能卖,我就找其他产品卖。”

换言之,线下渠道重要性进一步提升的当下,悦刻也曾面临发展与保护难以两全的处境,那么,悦刻为何仍然不断提升“守护者计划”的力度?

02

企业社会责任不只来自外部

作为长期关注电子烟行业发展的媒体,我们也曾深入一线采访电子烟经销商。当被问及“当时为何选择电子烟行业”时,不少朋友向我们坦言“这东西我用了确实很好”。

在我们看来,对其减害价值的认可,不仅是很大部分从业者的初心,是企业承担社会责任的动力之一,更是悦刻不断加大未成年人保护力度的立足点。

一个极好的例子是,据《华尔街日报》报道,去年隐私泄漏事件之后,Facebook每年例行的员工内部调研中,“短期内可能辞职”的占比从前一年的52% 飙升到了84%。

不止如此,大量的调研显示,企业主动承担越多社会责任,员工也会有更多“组织公民行为”——比如无私帮助同事与团队。这都被看作是一种“强互惠行为”。

简单来说,企业做出危害社会的行为后,内部便会产生惩罚企业的冲动(比如辞职、终止合作);而如果企业主动承担更多责任,反而在内部形成示范效应,提升企业效率。

从悦刻那些“不理性”的行为中不难看出一二。

比如,悦刻联合创始人、渠道负责人蒋龙透露,在“守护者计划”正式推向市场前,悦刻便已有了超过4 万家零售网点。但悦刻依然选择了将已经制造好的约价值500万的物料进行销毁。

又比如,线下渠道争夺白热化的当下成为友商代理商往往最多两天搞定,但是要成为悦刻的代理商至少要20天到30天;甚至悦刻每一个城市的营销团队任何一个创意的内容、视觉设计,都需要经过内部法务和督察小组的层层审核。

对于“负重前行”的电子烟行业而言,速度就意味着生命。然而悦刻却反其道行之反复“折腾”,表面上看无疑是将市场拱手送给跑得更“快”的友商。

然而事实却相反,据汪莹透露,目前悦刻已经是国内的行业领导品牌,占据60% 市场份额,有10万个以上的零售网点。这一数字,显然离不开悦刻通过主动承担社会责任,而对于品牌价值观的不断强化,以此凝聚起了更强大额网络。

换言之,向阳花系统其实是“悦刻模式”的进一步升华,尤其是在充满不确定的当下,为悦刻在内部与渠道网络的品牌认同再加了一把火。

03

从“不作恶”到“行善赚钱”

“现代管理学之父”德鲁克一生著作颇丰,入门并不容易。于是在其支持下,一批学者将其60余年来的十多本著作浓缩成为了《德鲁克管理思想精要》。其中,德里克最有影响力的三个理念得以充分论述,分别是“目标管理”、“知识工作者”与“企业社会责任”。

换言之,在德鲁克看来,企业社会责任无疑有着企业管理的支柱地位。

尽管不愿意承认,但在“断电”、未成年保护等不确定性充斥的市场环境之下,大多数电子烟品牌无疑是典型的“社会达尔文主义”践行者:只有不择手段的抢占用户,才有可能熬过寒冬。

但德鲁克则坚持“企业是社会的器官”的观点。在他看来,企业得以生存本质上是满足了社会某一方面的需要;所以,只有在社会和经济允许的条件下,企业才会存在并发展。

说白了,对于电子烟企业而言,社会不断提升的公民健康水平追求正是其需要满足的需求。

换一个角度来说,如果电子烟企业无法控制电子烟在未成年中的扩散,其生存的根基便受到了动摇。如何承担起社会责任?德鲁克认为有三条路:不作恶、赚钱行善、行善赚钱。

“我们从创立的第一天起,就一直倡导两个反对,”

发布会上,悦刻创始人&CEO汪莹多次强调悦刻的“两个反对”是“不作恶”最佳的例证。作为企业道德的底线“不作恶”看似简单,但于利润、市场产生冲突时并不容易遵守。

不只如此,悦刻还在“赚钱行善”方面走到了前面。作为头部品牌,悦刻在深圳投入2000万成为了第一家投入重金自建实验室的国内电子烟企业;其制定了17大类烟油品质安全检测项目流程,涵盖多达54个具体指标。

而如今的向阳花系统,则为日后的“行善赚钱”打下了基础。

对于向阳花系统未来的规划,汪莹在开放日现场透露:

“如果我们的向阳花系统能够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切实保护未成年人,我们将对技术完全开放,同行都可以使用,完全没有问题,这也是我们非常乐见的。”

04

最后

“这就是我们今天活动的主题,叫做暖科技。电子烟刚出来的时候有人把它叫黑科技,我们也不是火箭发射这样的高科技,我们讲的是个暖科技。”

在这次开放日的演讲中,汪莹的开场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头部企业的态度,很大程度上反映出行业的成熟度:

当技术驱动的野蛮生长逐渐放缓后,后续的商业模式、社会影响将在企业经营中占有越来越重要的地位。而站在这一角度来看,悦刻又再一次走到了前面。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