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人事件重击“美团式”盈利:2019年美团“困境反转”交白卷

作者: 观察者 来源: 杨国英观察 2019-12-24 13:50

文/观察者

一次恶性事故背后,有一千次熟视无睹的险情。

12月22日,武汉警方通报,佰港城超市外发生疑似卖骑手持刀致人死亡事件,23日,美团官方微博声明证实,美团外卖骑手因取货问题与店员发生口角,最终酿成悲剧。

什么样的“取货问题”,能够酿成持刀杀人的悲剧?按照常理,商家和骑手,本应该“你好我好”的关系。

但因为事出美团“旗下”,这个事情也没那么蹊跷——骑手、商家和美团平台之间的三方关系,紧张也不是一天两天了。之前,商家对美团平台高比例抽佣等强势政策的怨言此起彼伏,骑手也不好过,客户、商家的投诉都会计入美团平台的考核,给骑手的补贴却在退坡。

话说到这里,美团事件就可以拆开来分析了:

1、美团有百万级的商家,百万级的骑手,千万级的单日订单量,管理确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2、美团外卖骑手致人死亡事件之前,已经不断出现压榨商家激发的舆论沸腾,与其说是美团的管理出了问题,不如说是美团的规则和增长模式出了问题,美团的价值导向出了问题——美团致力于为自己财报上的“亏损黑洞”解围,但其思考的方向,从一开始就错了。

3、正是因为美团要管理的对象数量极为庞大,更不应该为了某个平台目标,在规则制定上过于冒进,触犯众怒。

这里的关键问题是:为什么说美团的规则、增长模式和价值导向出了问题?

说一个显而易见的事实:今年以来,一方面是美团因为压榨商家的政策导致舆情不佳,商家逃离美团的声音不绝于耳,另一方面,美团的股价反而由于盈利大涨特张。

美团骑手的处境,实际上不仅并不比商家更好,对配送员的高额处罚,甚至也可以视为美团盈利、驱动股价大涨的秘密。

有美团配送员透露,在他所在的地区,现在5公里的单,众包骑手可能就只能拿到5块钱,相比之前大幅缩水,与此同时,如果遇到一单差评,专送骑手需要赔付80-100元,不慎遇到客人投诉,需要赔付的金额更多。我们尚且不说,如此之高的赔付金额,到底合理不合理,显而易见的是,这些高额的赔付并不会真正赔付给发起投诉的用户,而是最终充实了美团平台的业绩。

商家、骑手和平台本来是利益共同体,但在美团,却出现了利益分配上的“分道扬镳”。从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出,美团在制定平台规则时,完全是为自身利益“量体裁衣”。

由此,我们也不难看到,美团骑手杀人事件貌似是个案,但究其本质,却绝不能视为偶发事件:在美团平台高压榨取利润的政策之下,相互之间直接接触最多的,除了骑手和用户,就是骑手和商家,他们作为对美团平台最为不满的两个群体,相互之间发生任何摩擦,都可能成为不满情绪释放的出口。

这种以恶化三方关系为代价的“下下策”,折射的是美团的脱困乏术。这种下下策,虽然暂时解决了美团财报上的“亏损黑洞”,甚至带动股价大涨,从而貌似让美团成功“熬出头”,但既然是下下策,就绝非一个大公司永续经营的长久之计。

外卖行业的出路,在于通过数字化技术、增长方式的创新降本增效,而“美团式”的盈利建立在压榨商家、用户的基础之上,结果只能是降本而不增效。

实际上,通过强行压榨实现所谓的降本提效,无论是减少对骑手的补贴、差评扣钱等手段,给骑手带来的压力,还是对商户的压榨,都导致了非常明显的问题。一方面,未来人工配送成本的上升是大势所趋,是刚性的,智能化的无人配送替代,则有赖于成熟的系统数字化;另一方面,如果不能向商家提供降本增效的数字化运营支持,而是一味对商家持续压榨,将会导致大量抗压能力不强的中小商家流失,商家的大量流失,最终将传导到用户端,毕竟,在绝对数量的占比上,中小商家才是外卖平台商家的主体。

作为一家上市不久的公众公司,美团还显得太过稚嫩,一家公众公司不仅要接受投资者的监督、对投资者负责,同时也负有更大的社会责任。脱胎于美团错误经营导向的压榨政策,早就是美团大大方方摆出来的一张“明牌”,虽然争议颇多、乃至商家舆情沸腾、骑手离职潮屡见网络,但始终没有引起美团的警觉,更不要说是什么反思。且不说美团的“下下策”,势必会危机公司稳健经营的可持续性,如果不能及时改弦更张,类似美团骑手杀人这种恶性事件如果再次发生,就足以成为让美团一蹶不振的危机事件,互联网行业,并非没有这样的例子。

2019年,美团股价大涨,但骑手杀人事件作为对美团式“盈利”的重重一击,犹如釜底抽薪,让更多人看到:美团暂时告别“亏损黑洞”,竭泽而渔的负面效应却刚刚开始,在定义公司的困境反转能力上,美团交了一张白卷。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