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疫情,我的几点思考!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杨国英观察 2020-02-10 22:22

文/杨国英

在孤寂中坚守,是我在这个春节的信念。

丧钟敲过,家事国事皆有苍白之色,苍白得,悲怆得,无泪又无力,内心空洞异常,任扯百事亦无法排解。

至今日,老父进ICU已整整4周了,病情稳定又无法根治,我只能将希望寄于时间,这倒也罢了,焦心的是,从上周开始,连寻常的探望,都被这场席卷全国的疫情阻隔了——医院有令,ICU所有病人,家属一概不允许探望。

这个,我是理解的!

我悲怆的是,我无奈的是,在这些日子里,在近一个月的日日夜夜里,一个束缚在病床上的老人,他会想起什么?他会生不如死吗?他会觉得所有的亲人、甚至连他的儿子都抛弃他了吗?为什么现在没有一个人去探望他呢?——念及此,深夜,我常常惊悚而醒。

必须承认,我们的这个社会,在组织动员之下,是个超级有秩序的社会,当然,前提是得有组织动员。

但是,也必须承认,我们的这个社会,又是个缺少温情的、缺少人性关怀的社会,为了给老父多留一些念想,我几次与ICU沟通视频探望,但回复是“这需要领导批准,需要院长批准”——对于医护人员,其实,这就是个举手之劳的事,而对于患者和家属,却又是个天大的事——我相信,天肯定是通灵的。

哎,有组织动员的事,立即全面启动,没有组织动员的事,基本一动不动——这是我们这个社会的现状。我们的许多政策,执行起来,刚性有余,人性不足。

在这个被丧钟敲过的春节,有的人,有可敬的人,被丧钟敲走了,还有的人,丧钟仍在耳边鸣响。

这个春节,这个假期无比长的春节,不仅于我,不仅于同样悲情万分的武汉人和湖北人,于所有的中国人,于所有惊恐和百无聊赖错乱交织的中国人,都是一次生命的叩问,都是一次亲情的叩问,都是一次罕见的集体性的对国事的思考。

尽管,距离丧钟鸣声的彻底消逝,已屈指可数——湖北省外的疑似病例,连续四五天下降,湖北省内的疫情防控,已经举全国之力多省包干——这个一定要相信,我们组织动员的能力!

丧钟或将消逝,但是,有一些思考,我还是不吐不快。

1.我们的行政结构,是垂直型的,这有好,也有不足。好的是,动员能力、组织能力超级强,有压强效应,不足的是,自反馈和决期决策的效率有点慢。

这在面对一般性的突发事件时,相对还好。但在面对重大突发事件时,比如这次冠状病毒时,缺点就出来了,毕竟,病毒扩散是不等人的。

2.我们的行政动员能力强,但社会动员能力相对偏弱。而要让社会动员变强,关键是要给空间,给专业人士空间,给媒体空间,给NGO组织空间。

比如,如果给专业人士空间,李文亮事件就不会是一个悲剧的结局,比如,给媒体空间,源起于武汉的这次疫情,就能尽早暴露出来,曝光出来。

3.医护人员应该加薪了,不是面对疫情的暂时加薪,而是应该正常加薪,医护人员的平均薪水,至少应该高出公务员平均薪水50%,其中,医生的平均收入至少应该是公务员的2.5倍,这在全世界都是普遍的。

这次疫情,暴露出我们医疗资源的缺乏,武汉和湖北,这次如果没有全国医护人员的支援,后果真心不堪设想。

我知道,现在许多年轻人都不想学医了,学医很辛苦,学出来薪水又不高,而且医患关系又紧张。提高医护人员的薪酬,不可能解决一切问题,但却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前提条件。

让医者有仁心,得让医者有恒心!

更多精彩内容,可以移步至微信公众号“国英观察(公众号ID:ygyobs)”~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