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中的汽车行业过得小心翼翼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2-16 11:59

作者:微温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如果把当下的疫情当成一场行业大考,汽车行业是在当中挣扎的考生。

在整车制造、汽车零部件生产、经销商销售等几大板块下,汽车行业做出的每个解答都显得异常艰难,因为每一个解答的步骤都影响着考试过后,汽车行业的前程。

中国汽车工程学会名誉理事长付于武表示:“经济下行、结构性调整、应对疫情带来的三重压力,更加促使中国汽车产业必须加以调整。反过来说,就是要倒逼我们的改革。”

那么汽车行业会有什么样的变革?随着这场大考接近尾声,汽车行业又能否拿到一个满意的成绩?

零部件企业由死向生

从生物学角度而言,当生态圈被外力强型破坏时,生态链低端受到的影响显而易见,这点在汽车行业适用。

近日,汇大机械制造(湖州)有限公司向中国贸促会发出救助信息,称因受到影响,公司将无法按时履行之前签订的“每周向法国标致集团非洲工厂交付1000套转向机壳体”的合同,需要承担近240万元的合同损失,希望得到求助。

目前此事在处理中,但可以确定的是,受到此次影响,该公司将产生巨大的经济损失。

或许这只是当下汽车零部件行业中的一个小缩影。

在人员密集型的汽车行业随处可以简单受此次影响的企业。

2020年2月4日,襄阳轴承(000678.SZ)发布公告称,公司初步计划于2020年2月14日复工,目前其主要客户复工后所需的产品均在春节前在客户所在地备有货物,同时公司本部亦有一定数量的库存产品。

不过,襄阳轴承未在公告中打包票,并提醒投资者对于2月14日能否如期复工和物流是否畅通仍存在不确定性。

对此,深圳某汽车零部件厂商的员工对GPLP犀牛财经表示:“当下厂家不敢确定开工时间,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毕竟人命大于天。”

由此可以想象到在未受到控制期间,工厂的损失显而易见,尤其是一些海外客户或因此失去联系,这将对工厂形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实际上,在当下的环境中,有上万家的零部件生产商都已经延期复工,在巨大的外力影响下,由于自身企业根基比较薄弱,导致此前好不容易签下的合同难以履行,从而可能失去客户的风险。

此外,由于停工、延期开工等问题,零部件商等中小企业将面临大考,这其中包括现金流的考验,还有企业面对房租、工资、银行贷款利息的考验等等。

作为重点地区的湖北更是严重。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湖北省汽车零部件企业占全国的比重为13%,多达近1.2万家;而注册资金1000万元以上的湖北省汽车零部件企业占全国比重约10%,也有近两千家。

全国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秘书长崔东树表示:“汽车零部件企业综合实力较车企更差,职工队伍更容易不稳定。未来能否在湖北地区按时开工,对零部件企业是一个考验。”

在当下环境之中,汽车零部件厂商举步维艰。

不过根据历史车轮滚动的经验,零部件企业也有由死向生的机遇。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我国的汽车零部件企业大多是以“低价”而发家,虽然在供货量上占据突出地位,却在工艺上基本落后汽车强国。

公开数据显示,2019年第三季度,汽车零部件企业总营收同比下滑1.4%,环比二季度的营收确有很大改善,这便说明营收方面确实在回暖。而归母净利润加总后的同比增速是-18.8%,归母净利润增长中位数为-12.9%,归属净利润下降较多,行业盈利情况是恶化的。

然而从博世集团、大陆集团等国际顶级零部件商的收益情况来看,即便整体收益不无大幅增长,甚至有轻微下滑,但基本能保持高收入、高利润。

如此一来,其工艺高低带来的影响显而易见,如今借此机会,正被迫提高工艺水准而重新获得客户,虽然在出货量上下降,但对未来影响颇深。

整车制造拼质不拼量

由于零部件企业复工延期、供货紧张,整车制造企业想要提高产量,也是有心无力。

日前,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联合精真估发布了一组国内汽车产业数据,2020年1月份线上车源量从2019年12月的80万辆锐减至2020年1月的28.6万辆,环比下滑64.4%,同比下滑47.1%。

汽车流通协会表示,车源量数字可以近似看作是车商的库存,因此判断,往后库存车辆“成交”将会变得更为困难,主机厂在生产过程中存在产能不足的现象。

甚至因中国的零部件而影响到了全球的汽车主机厂的供应。

2020年1月30日,印度整车厂塔塔汽车曾表示,中国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可能会阻碍捷豹路虎的生产,并进一步影响到在华利润及其他维度的业绩表现,其首席财务官PB Balaji更是表示,此次可能影响捷豹路虎2020财年约3%的利润预期。

特斯拉首席财务官Zach Kirkhorn也在前不久发布的第四季度财报中表示,特斯拉正在按当地政府的要求暂时关闭了工厂,停止了生产,且Model3的加速生产计划也将被推迟至少7-10天。

现代汽车发言人表示,公司将计划在未来一周之内暂停SUV车型Palisade在韩国的生产,以应对病毒爆发导致的供应链中断并正在韩国和中国其它地区寻找合适的替代供应商,以应对生产长期化停止的负面影响。

与之有相同遭遇的还有神龙汽车、东风雷诺、东风标致、上汽大众等等厂商。

对此,某汽车主机厂市场经理向GPLP犀牛财经透露,企业在当下感觉到了很大压力,一方面要相应政策,延长复工时间;一方面还有考虑如何在当下局面提高产能和市场占有率。

至于近些时间活跃的造车新势力则更是压力山大,毕竟大多数新势力都是采用先付款后交车的模式,如今产能下滑明显,压力则越来越大。

不仅如此,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湖北是国内汽车生产的重工业基地,2019年,湖北省的汽车产量超过224万辆,在中国汽车总产量中占比接近10%,如此一来,可以断定的是2020年汽车的产量较2019年会出现明显的缩水。

除了在产量上不及往年,部分车企已经宣布延长新产品上市时间,这打乱了大部分整车制造商在2020年的销量布局。

或许,正如乡村基的创始人表示,“疫情过去了,到处都是机会。”

在汽车主机厂不得不减产的机会下,汽车行业的去库存有了希望。

“在当前情况下,车企需要科学调整全年的计划,要抓住市场急需、发展重点,做好准备,一旦好转,抓住机会,努力以更高质量的产品占领更多市场。”中国汽车工业咨询委员会主任安庆衡表示:

当然,在安庆衡强调如何占领市场的同时,突出了“更高质量的产品”,这也证明当下中国汽车制造商的产品质量还是有待提高。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主机厂的员工向GPLP犀牛财经表示,根据他们的观察,过后虽然可能出现短期的销售热期,但情况依旧不容乐观。

“从千人车辆保有量来看,当下车辆的销量增长已经进入平缓期,即便出现短暂销量热潮,但是可以预见的规模并不大”该员工表示:“当下情况总被与2003年非典相提并论,但由于那时与当下情况明显不同,所以目前情况并不明朗。”

以此来看,整车制造商的困局也十分明显。

大家不要过于看衰汽车行业,毕竟在市场整体下滑,汽车工业大变革之际,国内大多数车企已将开始向“智能化、互联化、共享化、电气化”的四化方面变革。哪怕加上现在受限制,中国汽车企业也是暂时受挫。

此外,诸多整车制造商也纷纷向灾区伸出援手,同时开始转向加工“口罩”、“消毒液”的医用产品,足见大企业的担当力,所以请大家还是相信中国的汽车企业,相信终有一天会成为汽车强国。

云卖车 经销商向潮流进击

零部件企业承压、整车制造企业承压,作为汽车产业链中的终端,经销商也在承压。

据中国汽车流通协会调研,受春节假期延长以及复工后管控人流等因素的影响,汽车销售、租赁及售后服务业务呈现断崖式下降,企业经营回款出现断流。

与此同时,多数汽车经销商企业的融资到期,面临的债务履约困难,抽贷、断贷风险激增,可谓前路难行,后有隐患。

对此情况,崔东树提议要稳定经销商体系,他表示自从2019年7月国Ⅵ标准实施前后,经销商遭受巨大的存货跌价损失,春节之前也没有获得明显的盈利,其抵抗风险能力相对偏弱,厂家需要给经销商更多的支持。

于是诸多主机厂纷纷以一汽-大众奥迪、一汽-奔腾、北京现代、长城汽车为代表的多家汽车品牌针对经销商推出“减负”政策。

以北京现代为例,该厂商表示:“暂停经销商第一季度的销售和售后考核任务,并取消2月经销商采购完成率考核,经销商可根据自身需求灵活调整采购量,调整好库存结构。”

除此之外,经销商除了受到主机厂的减负政策之外,也开始另辟道路进行销售。

2月3日,一场强大的线上复工潮引起社会人员的关注,有人说这是一次跨时代的行为,让人们看到网络协成办公替代坐班的可能。

可能是受此启发,众多4S店为了在当前保持一定的销售额,照葫芦画瓢的开启“云卖车”。

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4S店开启的“云卖车”是推出线上智能展厅进行销售的新模式,消费者可进行VR全景看车,不仅能够看到展厅实景图,也可查看车型外观、内饰、配置等图片,并进行询价,并通过网络申请付款及贷款完成购车。

对此,GPLP犀牛财经还曾联系北京的一家奔驰4S店进行了解,基本与上述流程相同,但至于付款等进一步销售行为,此家4S店并未推行,仅提供订车,待大环境好转,提醒客户上门提车并结余尾款。

奔驰的行为只能算少数,目前来看,广汽三菱、广汽丰田、北京现代、北汽新能源、东风日产、东风悦达起亚、奇瑞新能源基本都有进一步的销售举措,帮助消费者在线上完成购车全流程。

不仅如此,作为早先就接触过互联网订车的造车新势力们,在当下情况下更对销售模式进行升级,纷纷开启直播看车、体验车、卖车的行为。

然而4S店们出发点虽然新奇,但是可行性却值得商榷。

在“云卖车”的流程中,GPLP犀牛财经了解到一些消费者对于“看图”售车的方式并不满意,毕竟汽车作为大型消费品,其做工更是精密复杂,没有自己的驾驶体验实在是难以下手,毕竟图片和视频很难保证商品存在问题。

一些消费者更是表示,“云卖车”看似方便购车流程,但是在线上购买也并非简单,尤其是贷款购车,还需要向4S店邮寄资料等等步骤,也是颇为麻烦。

至于在随后的上牌照、办保险等方面,4S店也没有相应服务,消费者终究还是要出门。

对此,汽车行业专家颜景辉表示:“汽车不是手机,可以通过线上购买的方式完成所有交易流程,对于用户而言线下的体验环节必不可少,近几年线上模式很难成为销售主要方式,线上线下环节的脱节阻碍了互联网售车模式的发展。”

“云卖车”的模式确实新奇,但也不成熟,存在诸多细节要处理,但值得肯定的是,在未来这种“云卖车”的形式将有可能成为销售渠道之一。

整体来看,汽车行业在这次大考中许多困境,并承担着很多压力,但综合而言突破这次大考也只是时间问题,正像尼采在《善恶的彼岸》中所言,“凡杀不死我的,会使我更强大”。

参考文献:

【1】 新浪汽车综合:给中国汽车行业的“战疫”攻略2020-02-07

【2】 中国经营网 陈茂利 :中国汽车行业“闯关自救”2020-02-07

【3】 温酒小二 :是谁在“拖垮”汽车零部件供应商?2019-12-04

【4】 中国汽车流通协会、精真估:2020年1月汽车保值率报告2020-02-07

【5】 证券时报 韩忠楠 :疫情引发蝴蝶效应 全球汽车产业链受波及2020-02-08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