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教育=一场并不圆满的婚姻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3-03 08:14

作者:何夕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疫情之下,教育作为一个香饽饽引发了所有人的关注。

无论是教育企业,还是互联网公司、甚至包括地产企业都纷纷跨界做教育,一时间,教育行业可以说是好不热闹。

以在线教育为例,公开资料显示,从2013年发展至今,在线教育的市场规模一直保持稳步增长——据艾媒咨询2020年2月13日发布的《2019-2020中国在线教育发展研究报告》,2020年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规模将达3.09亿人,市场规模将达4538亿元。

地产商跨界教育:教育地产应运而生

“再苦不能苦孩子。”

教育作为一个特殊行业,从民办教育开始就吸引了很多人的关注。

地产上就是其中最早嗅到了这个机会的一个群体,随后,在民办教育的集基础之上,这些教育集团纷纷跨界投资教育、办学校,衍生出一个房地产和教育行业结合的特殊产品——“教育地产”。

在教育地产这个特殊产品之下,有一个典型案例,那就是碧桂园。

1994年,碧桂园开办广东顺德碧桂园学校,并靠着大量的宣传投入、高薪福利礼聘优秀教育骨干,吸引了大量家庭。在之后的碧桂园社区宣传上,“碧桂园学校”也作为突出亮点展示。

随后,2014年,碧桂园教育集团成立,2017年1月更名为博实乐教育,同年5月于美国纽交所上市。根据博实乐教育官网数据,博实乐在全国10个省份拥有80所园校和19所英语培训中心;在英国、美国和加拿大拥有8所海外K12学校及10所海外语言学校。

碧桂园跨界教育的成功,这为其他房地产企业提供了灵感,纷纷进行效仿。结果就是教育地产逐步火爆,最终成为房地产商卖房子的一种手段。

制造业:跨界并购教育公司 如今一地鸡毛

就在地产企业瞄准教育行业的时候,制造业在转型升级的压力下也开始将目光投向了教育,比如秀强股份与文化长城。

早在2015年,主营玻璃加工的秀强股份(300160.SZ)就曾以高溢价收购全人教育100%股权、江苏童梦65.27%股权,涉足学前教育业务。

陶瓷制造企业文化长城(300089.SZ)也是如此,其于2016年并购联汛教育80%股权,同时还在2017年收购翡翠教育100%股权。

在制造业与教育还有一段距离的现实面前,这几个曾经轰轰烈烈的并购最终一地鸡毛:

公开资料显示,2019年6月,秀强股份已经将学前教育业务剥离;

2020年2月27日,文化长城宣布收购的两个教育公司已经失控,预计2019年业绩将下滑92.68%-97.56%。

看来,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适合跨界,尤其是跨界做教育,如果涉足,业绩不达标,也只能忍痛卖掉。

互联网企业做教育:流量红利的诱惑

在规模巨大的教育市场面前,互联网企业也没有放过这块大蛋糕,据GPLP犀牛财经统计显示,包括“BAT”在内的多个互联网公司都以不同方式涉足教育领域。

其中,最轰动教育圈的属于YY,YY曾于2014年发布教育品牌“100教育”,甚至还耗资百万美元买下100.com域名,并宣称将投入10亿元,以“免费+补贴”的方式“烧”出一个教育平台,甚至还喊出“颠覆新东方”的口号。

此后,包括斗鱼(DOYU.NASDAQ)、虎牙(HUYA.NYSE)等直播平台,以及快手、抖音等短视频平台,也都开始在2018年、2019年在教育领域试水,试图借助教育找到一波新的流量红利。

不过,迄今为止,由于平台娱乐属性和免费模式与教育自身并不兼容,互联网模式在教育领域似乎并不通用。

跨界教育的婚姻并不如意

“婚姻就是围城,外面的人想进来,里面的人想出来”。

教育行业也是如此。

在这么多跨界做教育的人看来,教育作为一个诱人的行业充满了各种诱惑:

1、可以帮助这些企业开疆扩土,成为流量及营收第二成长点;这一点在互联网公司当中比较明显;

2、缓解主营业务利润增长压力,盈利为主要目标。

这一点以碧桂园旗下博实乐教育为例,其2020财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营收10.98亿元,同比增长68.95%;净利润1.91亿元,同比增长25.36%。博实乐教育作为碧桂园建立的配套教育设施,不仅能为其带来更高的房屋溢价,也成为其营收的新来源。

3、对于业绩不佳的企业来说,跨界教育海可以成为“救命稻草”,帮助企业转变赛道甚至扭亏为盈,不过目前还没有一个成功案例,反倒失败案例比比皆是。

比如,早在2015年,就有以校讯通为主营业务的拓维信息斥资23.06亿元砸向教育领域。此后,教育业务业绩占比逐渐增加,从2015年的42.8%到2017年的71.22%,然而当业务重心大幅转向教育之后,拓维信息开始发生商誉减值,2018年商誉减值损失高达14.06亿元。

主营业务为LED半导体照明的勤上光电(002638.SZ)也是同样如此,在2016年收购龙文教育之前已经出现连续亏损,收购之后亏损持续加大,2018年,龙文教育净利润未达预期、商誉减值,归母净利润亏损达到13.59亿元。

只是这并不改变很多企业跨界做教育的决心,尤其是2020年春节后,在“停课不停学”的号召下,各大互联网企业应声而起,纷纷又开始踏足教育行业,这次他们的表现又将如何?又会迎来哪些挑战?

当前辈跨界做教育婚姻不圆满的同时,前仆后继的后辈们能否成功吗?GPLP犀牛财经将持续关注。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