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2019财报:用户增长和营收结构改善,GMV和账款账期承压

作者: 三两 来源: 土妖 2020-03-03 21:09

“生活不可能像你想象的那么好,但也不会像你想象的那么糟。”窃以为,用居伊·德·莫泊桑的这句话,形容各大互联网厂商最新一季度的财报,是最适合不过的了。

北京时间3月2日,京东集团发布了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务报告。财报数据显示,2019年,京东集团全年净收入为5769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4.9%;其中第四季度营收为1707元,同比增长26.6%。净利润方面,基于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人民币107亿元,而2018年净利润为人民币35亿元。

客观地说,京东的Q4财报包括2019年全年财报还是相当靓丽的。只不过,电商乃至整个互联网行业的财报往往都是这个样子,不可能都是好的,而没有一点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京东的财报也是一样。

一半是海水,一半是火焰。或许这才是每一份财报的“常态”。所以,我们不妨以京东此次发布的财报作为解析的标本,看看以京东等为代表的电商行业在过去的2019年中,点燃的火焰在哪里,面对的海水又在哪里?

火焰之一:用户增长喜人,三大核心点体现质量同步

相比于营收、净利润等传统意义上电商的核心指标,笔者觉得此次京东财报最大的亮点在于用户的增长。而在用户增长方面,京东还做到了质量同步,这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

一是,京东集团四季度末的年度活跃购买用户数,较三季度末新增了2,760万,环比涨幅8.3%。这一增量创造了12个季度以来的最大增长。在环比增速方面,相比于2019年第一季度的1.7%、第二季度的3.5%、以及第三季度的4.1%,呈现出了明显的加速增长态势。

二是,第四季度的新增用户中,超过七成来自三至六线城市。这就说明,低线城市市场的用户,如今对京东的认可度越来越高,京东的下沉策略取得了长足的进步。

三是,2019年12月,京东移动端月活跃用户数较2018年同期增长41%。在移动互联网流量近乎见顶的当下,京东移动端还能取得如此大的涨幅,还是挺不容易的。

当然,也必须正视的是,2019年京东的年度活跃购买用户数是3.62亿,这一数字看起来很庞大,但是要知道,截至2019年9月30日,拼多多年活跃买家数就已经达到了5.36亿,即将发布的拼多多财报估计会继续刷新这一数字。所以,在用户增长方面,京东还要继续加大对拼多多的追赶。

火焰之二:技术与服务崛起,成为增长新引擎

根据财报数据,京东2019年全年净收入为5,769亿元,同比增长24.9%;其中,全年净服务收入为662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4.1%。

相应的,京东2018年全年净收入为4,620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27.5%;其中全年净服务收入达到459亿元,同比增长50.5%。

虽然,相比于2018年,京东在净收入和净服务收入的增速方面,都有所下降,但是下降的程度并不大。相反,2019年净服务收入在净收入的占比中达到了11.5%,比2018年的9.9%还稍微提升了一些。

进一步细分,在2019年全年净服务收入中,来自于物流及其它服务收入的占比,2017年的时候为16.8%、2018年的时候为27.0%、2019年的时候达到了35.5%,占比不断扩大的趋势非常明显。

净服务收入,尤其是物流及其它服务收入不断走强,至少有三大方面的好处:

其一,是可以不断改善京东的营收结构。让京东在保住电商基本盘的时候,可以通过电商生态上下游的增值服务既扩大营收,又提高京东的护城河能力。

其二,是让技术投入从单纯的“成本中心”,变成有机会演化成“营收中心”。换句话说,技术投入即使是成本费用,那也只是“今天的成本费用”,其极有可能会变成“明天的服务营收利器”。

其三,进一步提升京东内部对技术信心和投入。互联网公司投资技术,无异于是在投资未来。刘强东曾经在京东2017年的年会上说过,在未来的十二年,京东只有三样东西:“技术!技术!技术!”而京东也确实是这么做的,2018年京东对技术的投入为121亿元,2019年则上升到了179亿元。

海水一:GMV增速走低,能否继续拾得高增长?

相比于用户增长、营收、净利润等相对亮眼的数字,京东在GMV方面的数字,尤其是GMV增速方面,则不太理想。

从绝对数上来看,2019年,京东全年的GMV达到20,854亿元人民币,首次突破了2万亿大关,这似乎是一件可喜的事情。然而,2018年的时候,京东的GMV就已经接近1.7万了,由此不难算出,2019年京东GMV增速仅仅为22.7%左右,而2018年的时候,京东GMV的增速是30%,一年时间,增速下降了7.3个百分点,下滑的力度还是比较大的。

更具体点,相关媒体的计算数字显示,从2018年Q1到Q4,京东GMV的增速分别是:30.4%、30.5%、30.5%、27.5%。不难看出,从2018年第四季度开始,京东苦守的30%这一数字,就已经很难再守住了。

如果横向对比的话,更能发现市场的残酷性。比如,拼多多在GMV增长方面,2018年Q2的时候是583%,Q3的时候是386%,Q4的时候是234%,2019年Q1的时候是181%,Q2的时候是171%,Q3的时候是144%。虽然拼多多在GMV方面,也在走低,但是增速却是京东的好几倍。

截至2019年9月30日的12个月周期内,拼多多的GMV为8,402亿元。相信拼多多即将发布的新一季财报,又会大幅刷新这一数字。随着拼多多GMV基数不断加大,如果其仍旧可以保持可观的增速的话,那么追赶京东就会变得不再遥远。而在电商行业,GMV又是比肩营收、净利润等的重要指标,如果未来京东的GMV被拼多多超越,那么这对京东来说无异于是一个令人头疼的事情。

不仅如此,在成本、费用、毛利率、运营利润率等方面,综合雷帝触网等媒体的报道来看,同样有值得京东警惕的地方。

成本方面,京东2019年四个季度的同比涨幅分别是:20%、21%、29%、27%,可见成本涨幅在第三、第四季度,有了抬头的趋势。

费用方面,在2019年第三季度的时候,京东的费用曾经同比降低了12%,一时间成为一个大利好,只不过到第四季度的时候,费用又变成同比增长17%了。当然,这点问题其实不算太大。

而在毛利率和运营利润率方面,京东2019四个季度的数字分别是:15.0%、14.7%、14.7%、14.1%,以及1.0%、1.5%、3.7%、0.3%。这其中至少体现了两点:在毛利率方面,京东在2019年各个季度呈现出了缓慢下滑的态势;而运营利润率方面,从第一季度到第三季度良好的上升势头,在第四季度被中止了,而且一下子就从3.7%大幅下滑到了0.3%。

海水二:应付账款和账期,仍有待优化

除了GMV增速低等之外,笔者认为京东现如今还面临的一个难题是应付账款高、应付账款账期长的问题。从相关媒体的报道来看,京东应付账款高达904亿,应付账款账期为54.5天。

应付账款高达904亿元,意味着其占2019年第四季度净收入1707亿元的53.0%左右。粗犷地算,这意味着,京东每季度一半时间左右的净收入,才刚刚够其还应付账款的。虽然应付账款和净收入,未必是这样的对应关系,然而至少这样举例可以比较清楚的说明,京东的应付账款是比较高的。

再换一个角度,京东2019年全年的自由现金流为195亿元人民币。这一绝对数字其实并不算低,只不过如果和904亿元的应付账款相比,其只相当于应付账款的21.6%,占比还是相对低的。

值得一提的是,如果只是应付账款高,但是付款周期很短的话,那也问题不大,因为这意味着,企业整体运营的资金周转速度快。举个简单的例子,比如张三欠李四10万元,但是每隔半个月、最多一个月,李四就准时还了,这种情况下张三心里是有底、是不慌的。相反,如果张三虽然只欠了李四5万元,但是李四一个月不还、两个月、三个月还不还的话,这时张三心里就会发慌。

前面说到,京东的应付账款账期为54.5天,这一数字虽然比媒体报道的2018年Q2的60.9天、以及2019年Q3的56.6天,都要低一些,但是仍旧属于相对高位运行。

实际上,账期长对电商企业本身来说,某种程度上是“利好”的,因为这意味着可以用品牌商、供应商、合作伙伴等的资金,为自己所用一段时间,这种“使用”时间越长,自然有着更多的“产出”。

只不过,对于电商生态上下游的品牌商、供应商等合作伙伴而言,账期太长的话,就意味着他们资金流动的效率低,而资金流动效率在任何时候,都是企业运营重中之重的事情。在经济增长面临压力,加之疫情仍没有平息的当下,现金流的重要性就更加不言而喻了。

前不久,神舟电脑在其官方微博上,称京东拖欠其3.383亿的货款没有归还,并表示已经将京东告上了法院。对此,京东电脑数码在其官方微博上回应:因为神舟违反双方签署的产品购销协议条款,导致其未结算货款被暂缓支付。

紧接着,神舟方面情绪颇为激动,声称京东对神舟采用了诸多措施,甚至还用上了“酷刑”这样的字眼。对于这种稍微带有情绪性的表达,笔者是持保留态度的,更直接点,笔者是站京东的。京东作为一个大的电商平台,应该不至于如此针对神舟这样的厂商的。

果不其然,后续神舟就发了一个比较理性的声明,并在声明中强调:神舟与京东的此次事件,是普通的商业纠纷,双方会合理合法地沟通解决。这就对了,让商业的归商业,这才是商业社会的应有之道。

前不久,针对疫情压力下中小企业的经营困境,京东推出了“中小企业帮扶计划”,这一帮扶计划涵盖了四大领域、近百个细项,京东希望可以由此逐一击破中小企业复工复产的痛点。

面对疫情,京东有这样的举措,值得高度认可。只不过,略加严苛地要求的话,如果在这一计划里,有中小企业最为关注的缩短账期相关的事项,或许能够更加获得中小企业的青睐和拥护。

毕竟,连神舟电脑这样级别的公司,都对所谓的欠款如此上心;西贝董事长贾国龙也早早地就喊出了,现金流只够发3个月工资,该怎么扛;与此类似,魅KTV创始人吴海,更是直言,我是个做中小微企业的,我活不过4月份……

纵使有所夸张,但是这些大佬的焦虑却是实实在在的。现金流对他们尚且如此,对其它切切实实属于“中小企业”的企业来说,就更加不言而喻了。值得欣慰的是,中国各级政府,如今已经出台了多项政策,以支持中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

写在最后

疫情之下,希望每一个企业,尤其是中小企业,都要更加重视现金流。毕竟,净利润只是关乎企业的发展,而现金流却能决定企业的存亡。一句话:若现金流不自由,则净利润无意义!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