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正义再次看走眼?OYO经营不善不能只怪疫情

作者: 东方亦落 来源: 最极客 2020-03-05 13:45

偶尔的失误还能被看作是意外,那么接二连三的失败就确实说明孙正义的眼光有了偏差。

文/东方亦落

近日,印度廉价酒店连锁企业OYO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员5000人左右。其中中国受新冠病毒疫情的影响,计划裁员比例约为50%。其实在此前的一月份,彭博社消息称因业绩不佳,OYO已经在中国的12000名员工中裁员5%,在印度的10000名员工中裁员12%,还计划在未来4个月之内继续在印度裁员1200人。

从表面上来看,疫情导致裁员,影响了OYO的发展。本来OYO是希望在2022年于美国上市的,其投资方软银也希望OYO能在2022财年之前实现年度盈利,现在看来是不大可能了。OYO此次的大规模裁员对于软银而言又是一个新的挫折,使其又一次遭受了损失。

然而这能都怪疫情吗?事实上,OYO近年来裁员风波不断,很显然其问题埋藏已久,并不能全部甩锅给疫情。从2013年在印度诞生之时,OYO就被称为“酒店界的拼多多”,成为首个从东南亚市场反攻中国市场的典型,看上去前景大好。

2018年9月,OYO获得了软银愿景基金领投的10亿美元E轮融资,其中6亿美元都是用来发展中国市场的。OYO在那之后也确实迎来了一段辉煌时期,进驻了中国超过300座城市,酒店运营数量超过了10000家。截至目前,软银是OYO最大的股东,对OYO累计投资额近15亿美元。

然而过多的投资使得还不成熟的OYO频频犯下错误。管理混乱、拖欠业主款项、在中国水土不服等等。其实从本质上来说,OYO想打造的是廉价酒店品牌,可是以往全球化成功的酒店品牌无一不是走高端奢侈风,想要打造全球品牌是要花费很多时间和精力的。这一点作为VC的软银如果事先做好充分的调查,对投资OYO一事就能更加谨慎,也就不会造成今天的局面。

软银因为投资了阿里巴巴被誉为投资神话。但是由于近年的频频失误,就连当年投资阿里巴巴也被认为是中美互联网发展差距较大,有了参照标准之后才做出的决策。而在此之后,全球互联网行业基本成熟,孙正义就没了参照标准,所以投资变得一塌糊涂。

除了OYO,软银近年在投资方面也确实出现了不少“败笔”。

2017年入股共享办公初创公司WeWork以来,软银一直在不断加码注资,一度将WeWork的估值推至470亿美元。然而在软银递交招股书之后,关于其商业模式、公司治理的质疑越来越多。在投资方面,孙正义对WeWork愿景的盲目乐观,使得估值虚高。愿景基金的两个最大的外部投资者PIF和Mubadala Investment Co.则抱怨软银为科技公司投资过高,而孙正义个人对投资决策太过强势,控制权过大。

而软银投资的网约车企业Uber在去年9月底的第二财季,运营亏损约7044亿日元,远超分析师平均预期的2308亿日元,由于投资大幅贬值,软银旗下“愿景基金”当季亏损达到9703亿日元。

如果说偶尔的失误还能被看作是“意外”,那么接二连三的失败就确实说明孙正义的眼光有了偏差。这可能来自于其对共享办公、连锁酒店等新兴行业认知的偏差,或者是没能对要投资的行业做及时而认真的调查,以及孙正义在早期的成功之后想要让软银走多样化的投资路线。

然而一次又一次地失败证明,孙正义需要重新审视他所热衷的科技行业或新兴公司,过度偏执或盲目乐观继续下去,只可能会出现更多像WeWork、OYO这样的失败的投资案例,不管是对软银,还是对这些被投资的公司都不是一个好的趋势。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