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车邦CEO林金文:死拼疫情不裁员

作者: 一点财经 来源: 一点财经 2020-03-06 17:16

采访整理 / 严睿

编辑 / 刘煜

2020年新年开端这场重大疫情的奇袭,不仅是对国人个体免疫力的挑战,对群体意识协同性的考验,也是一次对于国运的洗礼。

疫情之下,各个行业受到了怎样的冲击,企业的领导者们又在思考和决定了什么?他们是否感到焦虑?他们如何应对这场危机?关注疫情进程的同时,他们又如何思量疫后建设的问题?

也因此,我们希冀通过一组对不同行业领域的企业家、创业家的访谈,以及对他们在疫情下的所思所想所为的描述,找寻更具建设性的思考凝练,向社会公众传递更真实和积极的商业认知。

企业代表:乐车邦

行业标签 :汽车零售、互联网电商服务、SaaS

公司规模 :直属200+人;托管6000+人

疫情影响预测 :全行业两位数的降幅

以下系乐车邦CEO林金文自述:

说实话,疫情对整个汽车销售行业来说是致命性的打击,会导致很多企业倒闭。之前,我们判断整个行业会有5%-8%的下降幅度,但现在看来毫无疑问会是两位数的降幅了。

1月份本来就清淡,2月份则是颗粒无收,最多也就正常交易量的10%-15%,不会比这个多了。以往春节之后,车市都会有一个两三周时间的小旺季,今年是彻底没了。

即便3月份能缓慢恢复,我觉得整个Q1也得下降50%以上了;Q2估计也很难彻底消除疫情对商业领域的影响,同比下降可能二到三成,最少是这个水平。

如果疫情影响能在4、5月份结束,那么三季度肯定会有个小高潮,约莫在20%、30%的增长;不出现疫情,四季度也预计会下降5-8个百分点,但今年这个情况,可能Q3行情会后延,Q4能够持平就不错了。

当然,这是我的推测,市场本来就出在下行状态,经济环境也并不理想,加上疫情导致的开工率不足,做这一行很久了,我直觉上判断这种情况下全行业今年将有两成左右的降幅。

如果汽车厂家不调整今年的销售任务,我觉得至少可能要死3000-4000家4S店;如果厂家做对销售任务做一部分的战略性放弃,主力合资品牌可能会好一些,那么这一波可能至少也淘汰个1000、2000家4S店。

其实,病毒一开始爆发的时候,我根本没意识到会这么严重。1月22号,我从上海回到厦门老家,也是因为疫情很多公司和店家也就提前关门了。当时,我们那边的管理部分也并没有要求关门。

直到26、27号,农历初二、初三的时候,大家都开始紧张了,我才觉得糟糕了,这波肯定影响很大,但还是没有料想到节后甚至会一个月都还开不了工。

1月的最后几天,我们整个管理团队都开始着急了,约定2月1号开管理团队的视频会议讨论对策,一早上连续跟不同的业务模块开了4个会议,远程办公部署和明确这期间各部门需要做的工作,并计划2月10号到现场办公。

那天开完会,我们就通知要求所有人2月2号必须回到雇佣属地,因为当时有感觉这种情况如果不走,可能事态更严峻时谁也说不准会怎样,加上2号到10号还有8天的自我隔离的时间。

虽然是这么要求的,但我们也知道情况特殊,一些疫情严重或者政府严控的区域也不是所有员工都能到位。而我们又是全国性的公司,托管的汽车销售集团也分布在各地。

好在疫情之前,我们就长期通过视频会议、电话会议来远程沟通,所以工作方式上对我们来说并没有发生太大的改变。

但4S店算是服务性行业,客流比较集中所以各地方管控的比较严格,2月17号以后才开始有部分区域被放开,大部分企业2月22、23日左右才陆续复工,还有部分地区要到3月2号以后。

到今天(2月16日)行业企业的复工率还是太低了,不足20%。这是之前谁都没有预料到的惨状,我们托管店的日子很难过,这种压力也毫无疑问的会传导到我们身上,毕竟我们是经营负责人,还要应对各种恐慌的情绪。

疫情导致我们托管现有汽车销售集团的业务大为受损,用户不到线下门店去了,所以我们给我们的托管店针对每一块销售模块,制定了近70条的应对策略。

其中财务方面就做了五六种应对现金流危机的方法,以及加大电话营销,为客户提供诸如上门试驾等定向服务内容。我们团队2月3号之前就把这些计划方案制定完毕,并且下发到各家店里做了培训。

同时,我们加大线上业务投入的比例。对于我们做互联网+托管的公司来说,本来就偏向于做逆经济周期的生意,疫情之下其实也在一定程度上使我们更有发挥的空间。

春节之后,突然没了线下的流量,线上流量需求却激增。这种情况反而刺激了我们的一些产品,比如我们的魔轮SaaS一下子大爆发。

要是没有SaaS这个产品线的爆发,我每个月单总部人员每天就25万的工资,托管店又没有收入,佣金也收不到,这个压力真的是大到要爆炸。

我们这样的公司并不富裕,一直在盈亏平衡这条线上波动、挣扎。这种情况之下,我觉得还是要用现有的团队在业务方面想办法去尽量解决问题,能够维护住这五六千人的生计。

疫情发生之后,我也跟我们的员工说了,未来一段时间内我没有公司裁员的计划,尽我所能的创造员工在岗工作的稳定性和生活的可持续性。

可话说得容易,做起来很难。4S店今年利润损失可能至少要蒸发掉3成以上,因为这个行业的固定费用大于变动费用,你不开工员工工资照发、土地租金照付,库存的财务成本大增的同时,银行高资金杠杆的利息等于也上升了。

原来库存周转是45天,现在变成了90天、120天才能消化掉,每一辆车每个月就等于多出近2000块的财务成本。一个店有100台车,一个月就是十几万的成本,每多晚一个月得多出多少成本?

所以,这不仅是交易量下降的问题,费用是不降反升的,最终会表现在盈利能力下降得更快。不论政府出台什么样的政策,我们是肯定不能等政策,得先努力自救,因为就算政策来了也不会所有店都能活下去。

包括疫情的进展,我也不去想它什么时候才能结束。最重要的是做好眼下事情:原来我们对4S店的数字化工作虽然不断推进,但现在看来力度,一定要加速度实现;我们跟资产委托方也做了沟通,把他们闲置的、对未来价值贡献不大的资产,该处置的处置掉,该暂停的全停掉。

还有就是跟汽车厂商和银行沟通,争取减免一部分厂家的高压任务,银行贷款以前多是1年期的,现在要争取转成2-3年期的,让血液流动持续地久一点。

无论如何,作为公司的领导者就算这个阶段再煎熬,我也不能让自己丧失信心。还是要努力去改变现状,找寻希望和机会。

因为,我相信一年后回过头再看今天,我们会欣慰这场疫情加速了企业的成长。原本计划两三年才走完的路,现在可能一年就走过了。恶劣的环境中,大家更会绞尽脑汁思考变革的方向的方向、方式以及成长的速度。

也要看到,疫情的袭击也会让一些过热的行业降降温,回归理性;让过往很多对薪酬各方面期望值很高的高级管理人员、员工也降低一点期待,总体把企业推向更加健康的轨道上。

我也相信,政府一定会在政策方面给予企业帮助和扶持,而且我觉得不止是在疫情期间的政策,有可能会是长期的,有延续性的政策面改善。

从企业面临的产业竞争环境来看,我相信这一波活下来的企业,没有被淘汰掉的竞争者们,都会相对更加注重可持续性的发展,不再为竞争而盲目消耗市场盈利能力。

火线对话

一点财经:疫情爆发以来,你最关注的问题是什么?

林金文:每天都刷头条看疫情的数据;和团队和客户探讨疫情对行业在哪些层面会产生什么程度的影响;再就是团队人员的工作部署安排。现在,满脑子想最多的是如何进行“疫后重建”。

一点财经:西贝这样原本现金充沛的公司都一夜之间面临崩溃,你们的现金流、财务压力有没有让你觉得煎熬和如履薄冰?

林金文:不可能不觉得艰辛,好在因为我们的SaaS产品突然出现了爆发行情,回补了一些收入,还算欣慰。这一两个月肯定数据是没法看的,所以这个阶段也不可能会有什么融资进来,我想整个上半年投资界也会非常冰冷的。没办法,先自救再说。

一点财经:实话实说,有没有想过裁员减负的方案?

林金文:坦白说,如果真是要做优化,包括托管各项目在内,我们是可以优化掉至少1000人的。但这不仅是一个财务压力的问题,还是社会责任的履行。我现在只去想怎么动用一切资源,想尽一切办法先稳定住这五六千人的生活和工作状态。这个阶段上,我付出精力最多的地方也是在这里,未来我也不希望公司会裁掉一部分或者很多员工。

一点财经:对于后市的预期和判断,你现在心里有底吗?

林金文:不太好说,也说不清楚。疫情结束过后30-60天之间可能市场会渐渐恢复,但问题是疫情什么时候能结束呢?目前总体上觉得除了湖北市场以外,其他市场还好,可现在人们内心的恐慌情绪还是很严重,这个影响可能比疫情本身还要大。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