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变质的B站:直播变现艰难 2019年亏损扩大130.6%至13亿元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3-19 14:11

“小破站”哔哩哔哩(BILI.NASDAQ)始终无法摆脱亏损的难题!

作者:李珠江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小破站”哔哩哔哩(BILI.NASDAQ,下称“B站”)始终无法摆脱亏损的难题!

3月18日,B站(BILI.NASDAQ)发布的财报显示,2019财年第四季度,营收20.10亿元,同比增长74%。其中,游戏业务收入8.71亿元,同比增长22%,占总营收的43%;非游戏业务收入达11.40亿元,同比增长157%,占总营收57%。

从营收来看,B站正在摆脱对游戏业务的依赖,但是却依旧扭转不过B站的亏损,按照美国通用会计准则(GAAP)计算,第四季度B站净亏损3.872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03%。2019财年全年净亏损13.04亿元,亏损同比扩大130.6%。

是什么让B站无法盈利呢?

视频没有广告的B站活成了游戏公司

2014年,为了用户体验,B站做出了“bilibili的正版新番永远不加贴片广告”的承诺。这一举动造就了B站难以商业化的隐患。作为视频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的广告业务,与B站无缘了。

看着其他友商通过广告业务来赚钱,B站有些心动,想悄悄改变被动的局面。

2016年5月23日,B站在其合作版权新番前加上了商业贴片广告,新番涉及《Re:从零开始的世界》《火影忍者》《双星之阴阳师》《百武装战记》《Pripara 3rd美妙天堂3》。

这一度引发了B站受众的强烈反对,纷纷拿出B站“不加广告”的诺言来怒怼。虽然陈睿站出来解释称,这是应合作版权方的要求,但是受众依然不买账。

此次事件后,可以看到B站走广告变现之路是行不通了。但是B站还有它的游戏。

2018年B站上市,根据招股书,2017年B站游戏收入占到了总营收的83.4%,以至于外界调侃,“直到赴美冲刺IPO,才知道B站的主业是游戏”。

虽然B站依靠游戏撑起了估值,但是过于依赖游戏,也一度让资本市场并不看好。

而对B站的商业化能力存在质疑的原因,除了单一收入来源之外,还有就是其依赖的游戏是“舶来品”,自己本身没有研发能力。据了解,B站游戏业务收入来源于代理的FGO手游、代理的《碧蓝航线》手游。

2019财年B站总收入67.78亿元,同比增加了64%。其中,游戏收入35.98亿元,较2018年增长了23%,占全年总营收的53%。

2019财年全年游戏营收占比与2017财年相比,有所下降。那么,游戏营收占比下降的B站找到新的商业化之路了吗?

押注直播,第四季度用户增一倍亏损翻番

目前,互联网行业里广告、游戏和电商是被证明的三大变现方式。广告,B站是无法走通了;游戏业务,B站也一直靠着输血来维持;剩下的电商,B站又是如何做的呢?

2019财年第四季度B站非游戏业务营收增长到11.4亿元,营收占比达57%。其中,电商业务及其他业务的营收为2.759亿元,同比增长241%;直播和增值服务收入达5.7亿元,同比增长183%。

可以看到的是,电商的增长潜力很大,但是却并不是B站短期内可以速成的,不仅是因为电商涉及的上下游产业链过于复杂庞大,而且在这一领域还将面对淘宝、京东等电商老手和抖音、快手等短视频跨界电商的威胁。

于是,B站把希望押注在了直播业务上。2019年,B站押注与直播明星的合作和对原创内容独家转播权的投资。

2019年12月,B站以5000万元签下了曾经的“斗鱼一姐”冯提莫。2019年底,B站斥资8亿元拍下了LOL全球总决赛中国地区未来3年的独家直播权。

可见,B站对于直播的押注力度非常之大,并且企图利用这些内容去吸引新增用户量和营收。

那么,这些真的给B站带来了营收吗?从2019财年第四季度的数据来看,结果似乎并不尽如人意。2019财年第四季度,B站营收20.1亿元,同比增长74%。其中,直播和增值服务收入达5.7亿元,同比增长183%;而净亏损达3.87亿元,较2018年同期净亏损1.91亿元增长103%。

用户数据上来看,第四季度平均月活(MAU)达到1.303亿,较2018年同期增长40%。平均月付费用户(MPU)达到880万,比2018年同期增长100%。

但是付费用户转化率却只有6.8%,雷声大而雨点小。

那个“不变质”的二次元B站正被喷子杠精占领

2016年,面对舆论对“B站贴片广告”的讨伐时,陈睿曾明确说:B站未来有可能会倒闭,但绝不会变质。

但是,没有广告就意味着B站不变质了吗?

首先,B站的本质是什么呢?

是一群喜爱二次元文化的爱好者聚集在一起,属于亚文化的一片纯粹的领地。

而现在,可以看到,在B站寻找商业化的路上,多元化用户的大量涌入,B站的内容也越来越不纯粹。

有网友评论说,现在B站喷子、杠精什么的越来越多,弹幕和评论区撕逼的随处可见,而且官方也没有什么措施。直播区打着cos的旗号疯狂打擦边球,至于宅舞都是“能漏的都漏出来”。

而2019年,B站上一则关于蔡徐坤视频引发的问题,更是将B站如今文化生态的弊端暴露无遗。

而这背后就是曾经喜爱二次元文化的那群老受众越来越找不到归属感,直接导致老用户的流失。而这个曾经属于亚文化群体的聚集地,或许会变成和其他视频网站一样,亚文化最终属于默默无闻的一小支。

有分析人士认为,B站正面临“劣币驱除良币”的困境。而对于B站来说,这更加不是一件好事儿。

B站要给资本讲一个泛娱乐的故事,流量和社区才是最大的资本。但是现在故事的老观众越来越少,新来的观众却也不稳定。

因为粉丝以为B站是中国的niconico,但是活在三次元的B站,想要做中国的YouTube。

因此,若是无法在守住现有用户的前提下,去开拓新用户,那么,等待B站的又将会是什么呢?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