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kTok引出的海外流量 是否会是一片新的蓝海?

作者: AiChinaTech 来源: AiChinaTech 2020-04-16 16:08

3月初,为了抑制病毒传播,美国许多大学纷纷改为网上授课,理查德·尤尼特所在的哥伦比亚大学也不例外。突然之间只能一个人待在家里,尤尼特觉得很恐慌。“我一直躺在床上,也去不了健身房。我希望不用出门就能锻炼身体,还能给自己找点事做。”

于是,尤尼特开始玩TikTok,这款短视频社交媒体应用现在正日益流行。他1月份就下载了TikTok,但从来没有发布过视频。隔离期间,他在3月8日接连上传了两段自己跳的网络热门舞蹈。约一周后,他用说唱歌手梅根·西·斯塔莉安的单曲《Savage》作为背景音乐,发布了《Savage》挑战舞蹈。随后,越来越多不同年龄段的人开始参与TikTok上的这类舞蹈挑战。当人们因为居家隔离令只能待在家里的时候,参与这种挑战正在成为一种新潮流。

也正因此,TikTok的下载量和应用内收入创下了历史新高,获得全球范围内近1.13亿次安装和5040万美元的应用内收入,其全球累计下载量已经达到19亿次、逼近20亿次。其中,印度、巴西、美国分别贡献了下载量前三,印度为4660万次,占比41.3%,巴西为970万次,同比增长992.6%,美国为640万次,从1.5%增长到8.6%。这种增长也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继中国之后,视频作为一个较新的载体,越来越多的出现于其他国家人民的生活之中。

打开“海外版抖音”TikTok,就能感受到它和抖音截然不同的内容调性:网红脸小姐姐表演跳舞才艺、恋爱反转等团队拍摄的抖音常见套路十分少见,大多是老外记录自己“傻乐呵”的瞬间,且流量惊人地高。而对于这片未经充分成熟商业化开发的流量洼地,一些国内MCN、跨境电商和营销公司已经蓄势待发。

这些机构所采取的一种合作方式是国内较为常见的网红种草带货,但这在TikTok还比较少见,而且这些红人的变现能力也尚未得到充分验证。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尚处于野蛮生长阶段的TikTok,相比起商业化生态已经极其成熟的Instagram,具有相当的广告价格成本优势。在TikTok平台上拥有250万粉丝的网红,每个原创内容平均收费500-800美金,而Instagram上的网红平均每增加1 万个粉丝将多收取100美金。而根据国内“2.5分钱/粉”的报价,同等量级的抖音KOL报价在6.25万元左右。正因为如此,也有MCN机构负责人表示:“用Ins推广中很少的一部分预算,就能在上面取得相当不错的效果。”

而另一种合作方式则是通过出海代理机构的招募、审核,与TikTok官方合作。同抖音一样,广告是TikTok主要的营收来源。包括开屏广告,信息流广告,挑战赛和贴纸四种形式。在上述广告形式中,能够引发Z世代参与感、创造欲、在twitter等平台上流传已久的“挑战赛”形式,或许是最容易融入海外热衷表达自我的开放文化环境,引发病毒式自发二次创作传播的最佳形式,也将是未来TikTok的主流营销形式。Calvin Klein在TikTok上传了Shawn Mendes、Kendall Jenner和A$ AP Rocky等名人拍摄的视频广告,鼓励用户使用“合拍”功能拍摄视频,发起主题挑战,相关数据显示其营销效果是2015年由Justin Bieber代言效果的10倍。

而且,视频广告的形式也远不止于此,就以国内出现的一些公司来说,专注于三维动画的互邦影视、在视联网领域深耕的极链科技video++等等,都是在广告领域有着创新思维的开拓者。如果能将这些广告形式与TikTok相结合,势必会如虎添翼。

此外,TikTok此前还曾推出营销服务品牌TikTok Ads。在3月31日AppsFlyer最新发布的《广告平台综合表现报告》(第十版) 中显示,TikTok Ads连续第二次夺取全球增长榜榜首,2019年TikTok Ads的安装量在总体中的占比提升了120%。这也无怪乎近日省广集团获TikTok Ads出海代理权后,股价连续两日涨停了。

在拥有抖音成熟的算法、推荐机制之外,从TikTok自身商业化表现来看,其信息流广告明显少于抖音,由于各国广告法规不同,商业化步伐更为谨慎。高调签约罗永浩的抖音已经表现出了进军直播电商的决心,其“抖音小店”也在老罗首秀中初试啼声。反观TikTok,目前尚未开通购物车功能,而是以广告引导购买为主。

但不可忽略的是,抖音现在的一切电商尝试都可能是在为其提供经验。或许今年扛起字节跳动2000亿营收目标的主力仍旧是抖音,但流量池足够大的TikTok也呈现出了巨大的爆发潜力。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