视频这块蛋糕怎么分?

作者: AiChinaTech 来源: AiChinaTech 2020-04-21 09:49

从两年前的“千播大战”到去年的短视频“出圈”,再到疫情下的直播电商爆火,整个视频领域可谓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和视频有关的热词几乎从不断。先来看一组数据,了解一下视频这块蛋糕有多大?艺恩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内容产业总规模大概为7420亿元,除去游戏、阅读及“其他”三方面,剩下的4655亿元是与视频相关的,其中视频内容付费为435亿,电影市场为642.7亿元,而短视频市场规模为1021亿元。模糊计算的话,视频产业份额大约为4655亿元。视频这块蛋糕很大,但是该怎么分?

图片来源:艺恩

2020年的开端遭遇“黑天鹅”事件,很多行业因为疫情而吃不消,也有部分行业因“疫”生财。比如去电影院拍婚纱照”的消息在社交圈快速扩散;线上办公类应用快速普及低线城市;线上教育增量明显;生鲜电商用户的需求激增;直播带货站到了风口浪尖。

电影只想“回血续命”

去电影院拍个婚纱照可能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仔细想来这也是无奈之举,生存的压力迫使着数以万计的院线大厅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1月中旬,全国院线被要求暂停营业,曾被高度期待的7部贺岁档电影被打了个措手不及,以集体撤档为终。曾被看好的的春节期影视股遭遇滑铁卢,对于电影业来说赚钱已经不现实,回血才是关键。

图片来源:网络

第一个典型案例是由欢喜传媒发行徐峥导演出品的《囧妈》,由于看好徐峥“囧”系作品的往期票房表现,横店影视与发行方签署了保底24亿元的发行协议,欢喜传媒的保底收益是6亿元,24亿元以内的部分,横店影视获得全部票房分成,24亿元以上部分横店影视65%、欢喜传媒35%分成。疫情影响促使横店影视终止了保底协议,但促成了《囧妈》牵手字节跳动。字节跳动6.3亿元买断线上的独播权,最终算下欢喜传媒还多赚了3千万元。

但是像欢喜传媒这么幸运的只是少数,院线要面临的是遥遥无期的暂停营业,企业陆续开工,学校开学已有定期,景点开放限量接待游客,院线似乎被抛在脑后。摆在眼前的是院线巨头万达亏损6个亿,天津橙天嘉禾银河影城闭店,6千多家影视相关企业注销。几近荒芜的电影行业只能想着拼命的“回血续命”。

直播电商“抢尽风头”

可能2016年-2017年直播电商还是处于默默无闻的状态,但是到了2019年头部KOL的爆火让这个看似狭窄的行业变得不再平静,李佳琦买了1.3亿豪宅、辛有志7000万婚礼、罗永浩入驻抖音等被路人所熟知。三年来直播电商市场年均着增长达400%。这次受到疫情的冲击电商行业的整体销售额同期增长718%,大家听到的基本都是现象级的数字。

图片来源:网络

视频和电商发生的化学反应可以从淘宝2016年的淘宝商公测无线端视频说起,在大多电商平台还采用图文展示的方式时,淘宝“闻直播之分风”而起推动商家制作视频化的商品展示来优化用户体验。同期淘宝也上线了直播功能,被人熟知的网红papi酱开展了首次线上拍卖活动引的50万人通过淘宝直播平台围观(也被称为“淘live”,),而在此之前更多的还是“微商”即微博、微信量大社交平台的卖货。那两年淘宝把图文社交时代的很多网红吸引到淘宝来做内容。

2019年直播电商领域的头部主播阵营基本形成,薇娅、李佳琦、辛有志等均其列,他们的热度经常超过众多家喻户晓的明星,可见其团队运营能力之强大。众多明星也纷纷入场,余文乐、杨幂、李现、肖战、高晓松等明星也经常成为直播间的座上客。

对于消费者来说,大多都有长期信任的品牌或KOL、明星等,这种双重信任产生的结果就是“消费”。能感受到的是,直播电商风口上的人可能在变,但是直播电商本身的热度基本不减,回想一下自是不是已经被“种草”?不同的KOL带不同的人群入场,比如为罗永浩直播买单的万千“直男”、中产。

2019年淘宝直播带货超2000万,行业已不再是小众淘宝平台有着超过百万的直播商家,义乌小商品市场个体户、江苏某服装生产大县的工厂老板、西北大山里的果农、商场专柜售货员都在直播带货。通过一个侧面商品来引证,淘宝的“直播支架”月销量前十单品总销量就达60万件,按平均单价30元计算,这可能是门月入超1800万的生意,比起主播单场带货千万的成绩来说,直播电商应该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短视频行业“渐入佳境”?

相比院线遇冷,短视频似乎成了赢家。中国互联网络信息中心数据显示:2018.6~2019.6期间短视频用户的app使用率均处于74%以上,直播用户规模增至4.33亿。算是一个行业保持良性发展的写照,行业度过萌芽期,头部格局已经明确。2020年1月视频类内容平台MAU前五分别是抖音5.5亿、快手4.9亿、西瓜视频2.7亿、抖音火山版1.7亿、微视1.2亿。

现阶段来看广告仍然是这些流媒体平台的主要变现方式,未来,电商、直播、游戏等产业有望分走更大的收入占比。抖音2019年收入预估为750亿,其中80%来自于广告,20%来自于直播和电商。快手2019年预估收入为550亿,其中60%来自于直播,27%来自于广告。对比来看,抖音更擅长内容分发,快手更擅长跨界融合。从行业角度来看,广告毛利率较高大约在80%以上,直播毛利率较低但在内容层面具有一定的壁垒效果,发展相对更良性。

图片来源:网络

所以可以说整个视频行业已“渐入佳境”。其背后是超过8亿用户的内容获取习惯的改变,流媒体内容表现形式向视频方向的倾斜,以及制作门槛的大幅降低。app的智能化、便捷化操作足以让一个小白在10分钟内上手并制作上传一条简单视频内容,视频社交习惯也逐渐养成。

海量内容匹配相应的技术保障,比如网络带宽、云存储、内容审核等。比起前两者的硬核属性,内容审核层面或许面临的挑战更大,除了用户喜闻乐见的内容,不乏有投机者上传劣质内容来博取用户眼球,恶性竞次的情况时有发生。为此,国家层面出台了一系列相关规定来维持网络视频传播秩序。平台层面也加大了内容检测的力度,包括字节跳动、华为、阿里巴巴、腾讯、极链科技等企业推出了一系列内容检测系统。以极链科技Video++为例,针对目前行业面临的主要问题,响应政策号召,结合人工智能技术,打造全栈式智能内容安全审核引擎——神眼系统,用AI技术帮助平台方减轻内容审核压力、降低其内容审核成本。

对于广大内容平台而言,内容的良性发展显得尤为关键。未来,视频产业的发展也将更为细化,更多技术垂直领域将有机会深耕于产业从而发挥其优势。视频内容、广告、电商、直播、SaaS服务、游戏、内容付费等都将有机会拿走这块超过4000亿元的蛋糕。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