骨感与性感共存的长沙软件业,正在建标准、立标杆

作者: 智能相对论 来源: 智能相对论 2020-05-06 21:09

文 | 魏启扬

来源 | 智能相对论(ID:aixdlun)

“一园五区两山”是长沙近期主推“软件业再出发”工作中对长沙软件产业布局的最新规划,其具体内容在《长沙市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发展三年(2020—2022年)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行动计划》)这份文件中有详细呈现。

根据《行动计划》的要求,长沙市以长沙高新区(长沙软件园)为核心区,以芙蓉区、天心区、岳麓区、开福区、雨花区为拓展区,以岳麓山大学科技城、马栏山视频文创园为特色区,形成各区域竞相发展态势。

事实上,在《行动计划》3月20日正式发布前后1个月时间内,长沙软件产业布局中承当拓展区功能的“内五区”也分别出台了各自的产业发展规划,将具体工作进行了更加细化梳理。

现在的问题是,“长沙软件业再出发”从口号方案到行动落地,再到最终规划变成现实、完成既定目标,这个过程中到底还存在哪些障碍,软件产业本身乃至各级政府部门又该如何跨越这些障碍?


长沙内五区软件产业发展规划(“智能相对论”根据公开资料整理)

一、骨感与性感共存的长沙软件业

智能相对论曾在《“软硬兼施”:长沙软件再出发》一文中用四个“有”对长沙软件业的发展和现状进行总结,即“有传统、有基础、有优势、有必要”。

经过20多年的发展,长沙积攒了中国服务外包示范城市、国家数字媒体技术产业化基地、国家电子商务示范基地、国家文化出口基地等一系列“国字头”名号,此外,湘江新区拥有国家智能网联汽车(长沙)测试区;长沙软件园是国家火炬计划首批四大软件基地之一;长沙高新区是全国第二个国家网络安全产业园,是国家软件人才国际培训基地……

以上是长沙软件业摆在明面上的荣誉,深入到产业深处,根据长沙信息产业园产业发展局局长袁利民的梳理,长沙在基础软件、行业应用和平台型经济方面也有不俗的成绩。

首先,在基础软件方面,长沙在操作系统、中间件、数据库等垂直领域都处于第一梯队。其中国防科大研发的麒麟操作系统、金蝶软件的中间件和上容数据库分别是其中的代表。

值得一提的是,一个城市在基础软件某个领域拥有拔尖能力不会让人意外,但一个城市拥有基础软件的全套能力就比较少见了,而长沙恰恰是全国为数不多拥有基础软件全套能力而且竞争力还很强的城市之一。

其次,在一些行业应用方面,长沙也有一定的优势,主要集中在工业控制、金融、电子商务、电子政务、电力、教育等领域。

比如长沙工业云、三一根云、中科云谷、山河智能工业互联网平台等获批工信部工业互联网试点示范,三一根云、中电云网、中科云谷入选全国工业互联网平台30佳。

此外袁利民还举了一个例子,像我们熟悉的验钞机、清钞机这类产品核心的纸币识别技术就来自长沙。最早由国防科大开发而来,经过多年发展,纸币识别从最开始的一项新型技术逐渐进化,与其他功能进行组合之后,形成了一系列标准化产品,以长沙为源头,构建了一个全新的产业生态。

最后,近几年来兴起的平台型经济中,长沙也涌现出以映客直播、兴盛优选、天骄物流等为代表的头部企业。

袁利民表示,长沙软件业随着的行业发展,很多企业的经营模式也在不断变化,“基础软件和行业应用是典型的卖软件产品或软件服务的传统模式,进入到平台型经济时,企业的盈利模式变得更加多元,会员充值、业务抽成等新型模式的出现更加丰富了软件业所承载的内涵,还有像安克创新、威胜信息这类企业,以软件能力嵌入硬件产品之中,实现更大的产业价值。”袁利民称,模式虽然有很多变化,但企业的核心能力依然还是在软件上,这也是“长沙软件业再出发”的底层基础。

长沙软件业发展至今虽然取得了不少成绩,也培育和孵化了一批头部企业,但就全国范围而言,其产业规模还是整体偏小,“我们(长沙)互联网百强企业有3家,但软件百强没有一家。” 袁利民仅用这一项数据就将长沙软件业的现状进行了概括。

二、标准和标杆,“长沙软件业再出发”正在做的两件事

回到“长沙软件业再出发”的工作推进,如何完成白纸黑字写在规划文件中的任务目标成为各责任单位的当务之急。

岳麓区工信局局长谢俊表示,软件业发展的关键还是在于湖南省委常委、长沙市委书记胡衡华多次强调的——场景这个“牛鼻子”。

“从产业招商的角度,地方政府必须提供场景才会招来一些互联网大厂的入驻;从软件赋能的角度,只有企业发展到了一定阶段,有了转型需求,也就是有新的场景出现时,才会考虑软件应用的落地。”谢俊认为,有些场景需要政府和行业携手共同去推动,有些场景是经济和产业发展达到瓶颈之后才会出现,其中要经历一段行业原始积累的过程。

另外一个维度来解读长沙软件业发展存在的问题,“很多内地企业,包括长沙企业没有看到软件带来的好处,企业对在软件赋能、产业升级面前犹豫不决,很大程度是对于升级的效果缺乏信心,担心一大笔费用投进去后,不会对产出提升有明显促进。”

谢俊表示,在这方面行业教育很重要,除了标杆案例之外,政府更要示范先行,“像在行政体系内推行无纸化办公、普及电子政务、建设智慧城市等,通过榜样标杆的示范力量,活跃软件产业的生态氛围,增强企业拥抱软件、产业升级的信心和决心。”

谢俊甚至建议,将信息化办公的各项指标列入政府各部门的考核范畴,编制信息化预算,“软件业再出发应该不仅仅只是工信部门的工作,其他部门也要一起参与进来,这样才能形成产业氛围。”

长沙高新区软件园作为“一园五区两山”产业布局规划中的核心区,长沙信息产业园产业发展局局长袁利民尤感责任重大,他表示长沙市交给长沙高新区软件园最主要的工作任务是提升产业高质量发展,目前定下的KPI是三年内要引进或培育研发团队达到5000人规模的企业2到3家,研发团队规模1万人以上的企业1家,为达成这一目标,长沙软件园或从两个方面来推动自身乃至全市的软件业发展。

第一,是体系标准的建设,其中包括产业发展标准、园区管理标准等,用袁利民的话来说,就是“用体系来支撑产业的发展”。

第二,是运营模式向外输出。

袁利民介绍到,长沙软件园在多年的发展过程中,已经建立了非常完整的招商、园区建设、运营管理、投融资等方面的团队,形成了较为成熟的管理模式。“也就是说,这些经验都是经过内部验证,可以规模复制的。” 袁利民表示,站在全局的角度,长沙软件园可以向内五区进行运营模式的输出,必要时甚至可以派遣专业人员直接参与项目服务。

三、破解人才瓶颈,长沙软件业面前最高的一座山

无论是应用场景的“牛鼻子”,还是行业标准系统、标杆案例的建设,只要“力”用到了,一般来说都有破解的办法,可是光有“力”,却没有人去做,那么产业发展就只能悬在半空,好似一个花瓶,一碰就碎。

事实上,几乎所有与”智能相对论”交流过的政府官员或是企业高管都一致认为,人才是制约长沙软件业发展的最大瓶颈。

平心而论,为吸引人才,长沙市政府做了大量的工作,除了各种人才政策之外,超低的房价、高素质教育资源、优秀的医疗资源等所构成的城市综合竞争力也为长沙加分不少(智能相对论在《“软硬兼施”:长沙软件业再出发》一文中有详细分析),有数据显示,2019年长沙市净流入人口达到23.65万人,排名全国第七,这对于长沙这样一个处在“夹心层”的中部城市而言实属不易,但这样一个成绩对软件产业的发展需求来说,还是远远不够,仍然需要一个积累的过程。

对此,全国政协常委、苏州大学新教育研究院教授朱永新在《城市究竟该用什么吸引人才》一文中曾指出要改变人才引进的心态,从实用主义的角度出发,变“好看”为“好用”,打破“贴标签”式的人才引进;此外还要改进招徕人才的梯次,变“移植”为“深耕”,未雨绸缪地“预订”人才“青苗”。

拓维信息董事长李新宇在接受“智能相对论”采访时提出了“品牌建设”的观点,“像岳麓峰会一样,我们是不是可以把一些产业亮点和人才政策包装成一个具有品牌性质的IP?围绕这个品牌来形成人才高地。”李新宇表示,“原来更多是强调回来创业,现在需要转变观念,号召大家来长沙就业。”

相比之下,启泰投资合伙人肖波对于破解人才瓶颈给出了指向性更加精准的建议,“有了人才才有一切,我们投资项目首要看的是企业家的素质,企业家本身没有一个标准,但我们可以想办法去吸引在大公司工作过的高级管理人员。”肖波认为,未来的企业家一定是产生在这一群人当中,这是一个大概率的事件。

总结:2018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罗默的观点里,除了传统的资本和劳动,经济增长最重要的是人力资本和新思想。特别是在全球化、互联网和新经济时代,真正具有首要战略意义的资源与决定性的生产要素,既不是资本也不是土地,而是人才。

对于长沙而言,人才引进或许不是目的,集聚智慧、创新创造,除了留住人才,自身也能对人才产生吸附、孵化人才才是目标,让人才在产业发展中发挥价值、获得价值才能形成人人向往的产业生态,从而带动城市更好的发展,此时,“长沙软件业再出发”的意义也将达到一个新的高度。

此内容为【智能相对论】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智能相对论(微信ID:aixdlun):

•AI产业新媒体;

•今日头条青云计划获奖者TOP10;

•澎湃新闻科技榜单月度top5;

•文章长期“霸占”钛媒体热门文章排行榜TOP10;

•著有《人工智能 十万个为什么》

•【重点关注领域】智能家电(含白电、黑电、智能手机、无人机等AIoT设备)、智能驾驶、AI+医疗、机器人、物联网、AI+金融、AI+教育、AR/VR、云计算、开发者以及背后的芯片、算法等。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