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手手机3C市场战事结束后,还有谁会爱回收?

作者: 倪叔 来源: 倪叔的思考暗时间 2020-05-13 13:06

闲置经济有多大的市场规模?

根据Mobdata数据,2019年国内二手市场闲置交易规模达9646亿接近万亿(不含二手车、二手房等),而且这样的市场规模还会随着用户习惯的不断养成而进一步扩大。

万亿市场自然会有超级玩家和资本动作。

5月6日,二手交易平台转转宣布战略合并找靓机。合并后,找靓机作为转转集团旗下子公司继续保持独立品牌发展,进一步拓展二手3C领域B2C市场。

这两家同是2015年成立的公司,显然想在2020年以后干一些大事。

就目前的信息看,本次转转并购找靓机,资本只是起到牵线搭桥的作用,更多还是基于业务需求和战略规划的合并。事实上,转转在去年9月顺利完成3亿美元B伦融资,粮草充足,又背靠腾讯和58同城,向二手手机垂直垂直领域紧跟自己的行业第二找靓机伸出橄榄枝,双方一拍即合,无疑是有更大的目标。

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2020年2月闲置交易相关APP的MAU规模超过1.2亿,在移动购物赛道中仅次于综合性电商平台,相比之下2019年3月的MAU为8400万。

要玩,就要玩点大的。

1

从放弃到联姻,对象却不同

2019年9月,转转快速完成3亿美元B轮融资,估值16亿美金;同年11月,转转牵头成立B2B二手交易平台“采货侠”,在巩固二手手机用户交易第一位置的同时开始布局2B业务,深耕二手手机产业链。

倪叔猜测,转转其实早有开疆拓土的打算,但是这种事情急不来,市面上公司千千万,但真正能有业务合作、业务实现完美互补的公司并不多,而能大家坐下来好好聊一聊就更可遇不可求。

时间回到整整一年前,坊间传出转转要收购拍拍,虽然两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但最终转转宣布,终止了对拍拍的收购,这也说明:公司之间的合并,有共同目标仍然是第一位。

不是说别的不重要,只能说有了共同目标的前提,一切都可以坐下来继续。

之后的官方回应中也可以看出,转转当时就更看重交易标的的二手手机数据表现。转转服务白皮书数据显示,2019年转转公司整体收入增速超过100%,在手机、数码3C等核心品类上更是取得快速增长。

整个2019年,转转平台手机业务总订单量同比增长127.4%,手机业务GMV同比增长123.8%,其中已验机订单增长232.1%,已验机GMV增长244.7%,已逐步成为大家进行二手手机交易的最主要渠道。

所以今天再翻这条新闻出来看,就会发现当时的转转是多么的明智。

转转最早是以C2C模式切入的闲置经济市场,再加背后两家大佬公司,58同城和腾讯,流量端优势就更加明显,之后很快又最早开启基于C2B2C模式的平台验机等服务,一方面加快行业的标准化和透明化,提升用户交易信任度和安全性,一方面从C2C转向和C2BC双轨并行,从撮合交易转向供应链优化,降低交易成本。

通过孵化采货侠,转转做了更深和更重的B2B模式,而也正是这一尝试,与找靓机展开了合作,也为近日的合并埋下了伏笔。

回过头看,当时转转放弃收购拍拍的决策真的是“快准狠”。

事实上,拍拍并不是一个优质资产。比达咨询的数据,2018年6月,其月活跃用户数达到48.4万,到2019年仅剩下21.4万,从行业第三跌落至第七名。而接手方爱回收的日子仅仅属于差强人意,2019年在第二季度二手交易平台用户满意度调查中,爱回收的满意度只有75.6%,位列倒数第三。

拍拍当时估值在50亿元人民币左右,而爱回收为100亿元,有媒体报道,爱回收没有充裕的资金来买下拍拍,因而京东保留了少量拍拍股份,爱回收的代价是交出部分股权还有一个联席总裁的职位,可能更多是因为资金紧张迫于滴血融资的无奈。

这两者的合并也未做到1+1大于2。

艾瑞咨询的移动App指数显示,在宣布合并后的6月,拍拍的月独立设备数环比下降33.7%,仅剩3万台,此后便是一直维持在这个水平。而爱回收2019年日子并不好过,其6月份的独立设备数仅为1月份一半左右,在此后的半年里更是一路下滑,合并并未给拍拍带来明显的提振,也未能延缓爱回收的颓势。

2

如何实现1+1大于2

反观转转和找靓机呢?

转转和找靓机,仅仅花了2天时间就做出合并的决定,不过后续谈判的则至少经历了20天。

按照梅花资本创始合伙人吴世春的说法,“因为他们不只是将规模并在一起,而是可以形成一股合力,实现1+1>4的最终效果。”找靓机强有力的新媒体营销能力和供应能力、转转的做产品和流程的能力、腾讯和58同城背后的深厚资源。

翻译过来,就是强强合并,优势互补。

倪叔脑补了一下双方会面场景,可能是这样的:

转转:

大兄弟,2018年我的用户数量就超2亿,当时App和小程序月活用户超5000万;

找靓机:

牛X,我这儿累计用户超过9000万,新媒体端获客成本低,裂变快,我短视频矩阵,一个平台上大概就有不到2000万粉丝吧,算是某音最大的二手数码蓝V矩阵账号。

转转:

可以可以,你说如果我把我的用户给你,你能裂变多少新用户出来啊?这个获客成本低到让人害怕了要,他们不仅可以买手机卖手机,还可以买别的吗!

找靓机:

那真的是爽歪歪,这已经不是加法,直接是上乘法了啊,二手手机市场的游戏直接game over了啊!

转转:

我们去年营收也长得很快,2019年整体收入增长超过100%,业务范围覆盖全国近2000个县市,同比增长254.6%。

找靓机:

供应链上我们也还可以,全国有十六个大型供应链中心,大概覆盖了全国30%以上核心B端用户啦。

另外哦,我们还在持续下沉,目前一二线和下沉市场比例大概三七开,一二线城市用户达到27%,下沉市场用户达到73%。

转转:

巧了,我们也在主攻下沉,2019年三季度,来自低线城市的新增用户占比达到了49.1%,其中来自三线城市的新增用户达到21%,四线城市17.4%,五线及以下城市10.7%。

……

当然,上述只是猜测。两家公司的CEO已经直言,相比业务的合并,两方走到一起,更多的还是基于愿景和价值观的一致。

客观的说,互联网行业仍然是一个讲究马太效应的地方,基于互联网的二手闲置经济也不例外,细化到二手手机3C这一垂直品类更是如此。

不过无论再怎么快,两家独角兽级别的公司要合并到一起是需要一点时间的,然后才会有更大的化学反应。

虽然吴世春说的1+1大于4还有待验证,但目前的数据来看,实现“1+1大于2”这个公司合并的重要标志,不存在任何问题。

极光大数据日前发布的《二手手机行业研究报告》也显示,找靓机在二手手机B2C领域中排名第一,已逐步发展成为二手手机行业的头部企业。

而同一份报告中指出,转转在品牌知名度、行业渗透率、用户覆盖率以及用户增长等方面,全面领先行业,同时获得资本和市场青睐,成为用户交易二手手机的最主要渠道。

这份报告的数据显示,在所有以二手手机交易为主的App中,转转排名第一,找靓机排名第二,其月均DAU达到了116.09万,是第三名的4倍多。而QuestMobile的数据显示,找靓机2020年3月的MAU已经跃居闲置交易App的第三,紧随闲鱼和转转之后。其中转转的MAU为2069万,找靓机的MAU为1673万。

所以合并后的转转集团面对的,已经是拿下了整个二手手机3C市场,同时经过融合,可以开始向更广阔的空间发展。

3

目标,更大的闲置经济市场

相比其他玩家,像转转和找靓机这样的合并,因为业务的高度互补既没有伤筋动骨,也没有资金损耗,避免了巷战和价格战,省了弹药,可以说是疫情之下的上上策。

合并之后的集团公司,自然是当之无愧的二手手机行业的第一名,除了进一步加速自身行业里领先位置外,还会帮助双方腾出手做更多的事儿。

从目前官方发布的消息和几位创始人及投资人的相关报道看,转转集团会更聚焦在二手手机3C这一男性用户占比更为明显的垂直品类上。转转和找靓机的融合预计短期内就会开始,其中流量的打通,客户共享,并在找靓机上找到合适入口和场景,激发用户在购买二手手机时的其他购买行为,比如购买耳机、电脑,或者租赁其他3C产品等等。

按照T型战略,双方合并之后形成的闲置经济交易平台成为横轴,手机是第一根双方拎起来的竖线,一根甚至超过合并之后第二到第十名总和的竖线。

纵轴优势明显,横轴也会持续受益,电脑、服装、图书等等品类,也将成为一条条深入用户场景的竖线。

CBNDATA2018年抽样调查显示,在二手商品的主要品类上,二手标品更加受到用户青睐;二手书、3C、数码、手机、小家电、运动户外等二手商品是二手平台的常客。

按照中国的人口基数而言,文章最开始提到近万亿的二手市场闲置交易规模,显然只是个开始。还是以手机为例,《二手手机行业研究报告》显示,用户对线上二手交易接受度越来越高,今年2月,国内用户人均安装二手手机交易App达到1.09个。

有研究显示,从美国、日本的经验来看,人均GDP超过8000美元之后,上游生产资源的逐渐丰富,连锁超市、大卖场、折扣店、便利店等等零售业态进一步爆发,用户的消费接口显著增多,无论商品还是服务类型的冲动型(非理性)消费都在不断变得更加频繁。

换句话说就是人有钱了就开始造,造的多了,闲置经济就出来了。

中国大概在2017年左右达到人均GDP8000美元的水平,所以闲置经济的市场还有长足发展空间。

这么看其实就不难理解,为何对转转和找靓机的合并如此顺利,因为双方除了看重眼下二手手机这个高值的垂直领域外,同样也在放眼未来的闲置经济市场。

不过,有时候一步一步来,才是最快的速度。

疫情期间大量企业爆出裁员、变相降薪等情况,实际都是遇到资金短缺问题,同时,资本市场近年来趋于“冷静”,一来让企业估值普遍降低,融资金额和频次缩减,二来对于非优质企业标的,也会更加小心谨慎。

相比风风光光合并的转转和找靓机,合并拍拍之后的爱回收日子过的并不如意。

春节前爱回收高管离职传的沸沸扬扬,之后又有爱回收离职员工在社交平台称,该公司2020年1月份的五险一金至今未交。之前一直被视为是爱回收优质资产的线下600多家门店及数千名员工,也因为疫情变得更像烫手山芋。停滞的客流和高昂的场地、人员成本带来了严重的资金链断裂风险,不得不开年就裁员“让薪”,至今难以恢复。

这家在2011年就已诞生、且早于转转和找靓机等平台很多年就入场的“前浪”,收购拍拍后,最终还是被“拍”在了沙滩上。

对于缺乏自有用户流量和战略决策出现严重偏差的企业来说,要想生存下去只有不断求助外界“输血”。

还有不到30天,就是2020年的6月,也就是距离上一次爱回收有资金注入已经过去一年,而且当时京东的实际现金投资仅为2000万美元,与传闻5亿美元相去甚远。而且资本市场是残酷和现实的,当老大和老二走到一起、市场格局已定的情况下,再给老三老四老五们“输血”,恐怕要承担极大的风险。

相比之下,本次的两位主角,不仅保留了大量现金和资产,还保留了双方的核心人才和骨干,一旦合并之后顺利完成融合,相信增速会变得快,吴世春也表示,新的转转集团今年有望冲击1000亿的收入目标。

一年时间,面对不同选择时做出的决策,也决定了今天的市场格局和走向。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