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狗挑战百度是王小川的梦想,但如今他离这个梦越来越远

作者: 龚进辉 来源: 龚进辉 2020-05-19 23:25

打败搜狗的不是百度,可能是字节跳动。

作者:龚进辉

最近,搜狗、百度两大搜索公司前后脚发布2020年Q1财报,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与百度净利润同比猛增219%呈现鲜明对比的是,搜狗净亏损扩大710%,达到2.2亿元。

如果仔细翻看搜狗每个季度财报,你会发现其发展早已陷入瓶颈,给外界留下难以做大的印象。针对搜狗2020年Q1财报,我简单说三点:

一、营收增长近乎处于停滞状态

本季度搜狗营收为17.9亿元,同比增长5%,高于搜狗管理层预期。2个月前,搜狗发布2019年Q4及全年财报时,搜狗掌门人王小川表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预计2020年Q1收入将出现3%~5%的下滑。

尽管Q1营收表现优于预期,但并不代表搜狗没有隐忧,其最大的隐忧在于营收增长近乎停滞。通常来说,营收增幅跌落至个位数是个危险的信号,本季度搜狗营收同比增长5%恰恰“中招”,似乎已触及天花板。

或许你会说,受疫情冲击,不少广告主纷纷减少营销预算,搜狗Q1营收能保持正增长已实属不易,何必过于在乎增幅高低。如果单论Q1,那这话没毛病,但如果把时间拉长,这话就站不住脚,因为搜狗营收增长乏力早已不是一两天了。

以2019年Q4为例,搜狗营收为21亿元,同比仅增长少得可怜的1%,环比下滑4.4%。或许你会说,这是受宏观经济下行压力增大和在线广告行业低迷等外部因素的影响,这话不能说不对,但我想说,自2018年Q3以来,搜狗营收同比增速便下滑至10%以下,仅2019年Q3同比增速达到13.9%。

这下不能再怪宏观经济了吧,毕竟2018年经济大环境要好于2019年,搜狗营收增长愈发发力,应该更多从自己身上找原因。

二、押宝AI但短期内难成气候

搜狗营收结构过于单一,搜索主业成为最大营收来源,为了改变这一尴尬现状,近年来搜狗开始不遗余力地发力AI,甚至颇有一股押宝的味道。依稀记得2017年11月搜狗上市发布会上,王小川透露了搜狗AI未来发展路径,即以语言为核心,围绕“语言交互”和“知识计算”展开。

前者侧重于推出各种以AI为核心卖点的智能硬件,包括翻译笔、录音笔、儿童手表等,后者则主打搜索升级,由信息提供到知识提供,并利用语音识别将移动输入法变为AI助手。不可否认,搜狗AI在疫情期间取得不俗成绩,比如搜狗搜索流量同比增长20%,搜狗手机输入法用户规模创新高,日活跃用户数达4.8亿,同比增长9%,日均语音请求量峰值达14亿。

但尴尬的是,上述指标的优异表现并未反映在AI收入上,AI收入最大功臣仍是智能硬件的销售,且在总收入中的占比很低,一直低于10%,不仅短期内不成气候,而且已出现下滑迹象。2019年Q4,搜狗其他营收为2640万美元,同比增长26%,主要归功于智能硬件产品销售额的同比增长,占总收入的8.8%。

不过,相比2019年Q3,搜狗其他营收环比下滑1%,2020年Q1颓势进一步加剧,其他营收为1970万美元,同比增长6%,占总收入的7.7%。收入规模、增速、占比均呈现下滑态势,可见搜狗寄予厚望的AI业务表现并不稳定,没发展多久就走下坡路,将来如何成为独当一面的营收来源?

尽管如此,但王小川依然对搜狗AI充满信心。今年3月,他表示,预计今年硬件收入占总收入的比例增加,明年会实现盈利。搜狗AI能否如他所愿踩准扩张节奏,从而实现稳步增长?很遗憾,目前搜狗AI并未释放出明显的积极信号,尤其是让更多用户买其智能硬件,毕竟科大讯飞等竞争对手不是吃素的。

对了,在最根本的AI技术方面,搜狗优势有限,仅局限于AI布局更加精细化,但从技术和战略广度来看,与谷歌、百度等搜索巨头相比,搜狗毫无优势。AI技术表现平平,为搜狗拓展AI业务增添更多不确定性,营收占比想要达到一定规模,注定任重道远。

三、搜索主业面临字节跳动冲击

众所周知,长期以来,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收入是搜狗主要收入来源,截至2020年Q1,其已连续7个季度贡献超过90%的营收。由此可见,搜索业务的兴衰,将直接决定搜狗的成败,甚至未来命运,不容有失。

鉴于搜索业务如此重要,关乎搜狗身家性命,王小川再怎么重视也不为过。不过,搜索战场巨头林立,搜狗一直处于尴尬状态。PC时代,360搜索的横空出世,不到一周便取代深耕许久的搜狗成为市场老二;移动时代,神马搜索的诞生,又加速了搜狗被边缘化的进程。

Statcounter数据显示,在2019年1月国内搜索引擎市场排名中,百度以71.4%的绝对优势占据首位,神马搜索以15.36%位居第二,而搜狗仅占4.6%。与其说搜狗时运不济,倒不如说其没有一个好爹,根本无力与有钱有资源有生态的巨头抗衡。

事实上,搜狗的对标对象一直是百度,希望与百度上演双雄对决,赶超百度或许不太现实,但如果能从百度手中抢夺更多市场份额,削弱其领先优势,那就是搜狗的胜利。但事与愿违,其一直以行业老三的形象示人,就算跻身行业老二,也坐不稳坐不长久。

退一步讲,即便搜狗稳居行业老二,在百度一家独大的搜索市场,其能享受的红利也十分有限,二者营收、市值不在一个量级就是最佳证明。尽管如此,搜狗仍在稳步向前。不过,今年其日子不好过,因为搜索市场又迎来了新的搅局者,且个个都是重量级玩家,实力不容小觑。

今年2月底,字节跳动推出“头条搜索”独立App,并在各大安卓应用商店上线;随后,华为搜索App也以内测形式出现。考虑到目前华为搜索主战场在海外,暂时不详细讨论,但搜狗不得不防,因为其一旦在海外市场取得成功,布局国内市场便顺理成章。

我重点讲讲字节跳动入局搜索市场带来的影响,明眼人都看得出,其剑指行业老大百度,但可以预见的是,与其他野心勃勃的玩家一样,字节跳动一时半会难以撼动百度领先优势。换言之,其对百度龙头地位的冲击相对有限,但对于第二梯队的搜狗影响则大得多,将率先蚕食搜狗市场份额,并实现快速赶超。

在我看来,对于染指搜索市场,字节跳动既有野心也有实力。一方面,算法推荐是字节跳动的看家本领,代表其技术功底过硬,搜索技术的布局可能达不到行业顶尖水准,但起码能与搜狗不相上下,因为字节跳动从百度挖了一大批骨干,包括杨震原、洪定坤、陈雨强、朱文佳等,前360搜索业务负责人吴凯也在去年底加入字节跳动。

另一方面,搜索拼的是内容生态,从新闻资讯、互动百科到悟空问答、抖音、西瓜视频,字节跳动构建了完善的内容生态。相比之下,这是搜狗一直挥之不去的痛,显得有心无力,因为母公司搜狐带给其助力十分有限,似乎只有新闻资讯、长视频,且在各自行业处于弱势地位。为此,搜狗不得不推出搜狗号来补齐内容生态短板,但进展十分缓慢,而其在至关重要的短视频领域则几乎是一片空白。

不难看出,技术+人才+生态是字节跳动强势入局搜索市场的底气所在,搜狗与之相比,除了入局时间长、资历更深,并没有太大优势,被字节跳动赶超只是时间问题,我估计要不了多久,可能今年就会实现,到时候求王小川心理阴影面积。

结语

治下的搜狗与百度一较高下,一直是王小川坚持不懈的梦想,这也是360搜索、神马搜索等其他玩家的心愿,但以搜狗目前发展现状来看(市值暴跌7成以上),这个美丽的梦正离他越来越远,能维持过去业绩就算不错,反倒是张一鸣领导的字节跳动更有可能挑战百度。做搜索不易,王小川且做且珍惜!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