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亏损难盈利,网易有道的“生财之道”难找

作者: 螳螂财经 来源: 螳螂财经 2020-05-22 14:06

文|陈曦

来源 | 螳螂财经(ID:TanglangFin)

北京时间5月20日,网易有道发布了2020财年的一季度报。当日网易有道高开低走,最后收盘跌6.14%。


网易有道一季度的成绩单不可谓不好,总净营收为5.414亿元人民币(约合7650万美元),同比增长139.8%。

但是网易有道的成绩单也难得夸上一个“好”字,其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亏损为1.694亿元人民币(约合239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1.020亿元人民币。

一、股价暴涨,收入剧增,利润暴跌,问题出在哪里?

股价是对一家公司未来预期最直观的反映,所有的收益或者风险都会被Price In。

网易有道一开始并不被市场看好。网易有道自2019年10月25日在纽交所正式挂牌上市,发行价为17美元。可是没想到当天现场报价结束后,当即破发近五分之一,当日收盘价仅为13.75美元。此后,网易有道的股价一直趴在地板上没法动弹(下图蓝框)。

高额的运营费用是投资者不买账的主要因素。网易有道在上市之前的两年持续亏损。2017年和2018年的营收分别是4.56亿元和7.31亿元,净亏损分别为1.34亿元和2.39亿元。


在上市当天下午,网易有道CEO周枫还发布内部信称:“上市一定不是一家公司的巅峰时刻,它不过是比较成熟的融资渠道之一。”周枫此挽尊之词无疑是想要缓解尴尬的开局。

真正的转折点是2020年2月7日和8日(上图红框),网易有道两日猛涨80%,从16.38美元飞升至历史最高点29.50美元。而这个时期正是新冠疫情在中国最严重的时期。

疫情引爆了在线教育。在疫情之下,人们无奈转向在线教育,流量大水漫灌。但网易有道圈流量的同时,亏损也在扩大。

赚得多,花得更快。

因为网易有道上市之初不被看好的原因始终没有解决。

2020年第一季度的销售和营销费用为2.929亿元人民币(4220万美元),而2019年同期为6400万人民币,同比增长了357%。

一分流量一分钱,网易有道在第一季度的业绩全都是真金白银砸出来的,而且还是赔本赚吆喝罢了。

二、潮水退去,谁在裸泳?

如今,国内的疫情基本得到了控制,学校正式上课,线下教育机构重新开门。那网易有道现在的日子到底怎么样呢?“螳螂财经”打开了网易有道APP,发现了这样几个问题:

1、流量骤减,很多课程几乎无人问津

在网易有道的“精品课”页面中,“精选好课”这一栏的课程基本都是免费收听。然而,并没有多少人去“薅羊毛”。

排在最前面的三门课程,报名人数最多的也不过6000多人,而排在后面的课程,甚至出现只有几十人报名的情况。


这种情况,其实就是人们从线上回归线下必然会面临的尴尬处境,疫情这段特殊时期带来的如滔天洪水般的流量是不可持续的。如何获客,仍然是摆在网易有道面前的一道难题。如果连免费课都没人上,又有多少人会愿意转换成付费呢?

烧钱做免费课引流这一招已经不那么好使了。艾瑞咨询在《2019Q4&2020Q1中国在线教育市场数据发布报告》中甚至建议:“理性推出线上免费课,加强风控意识:根据企业财务状况适当推出营销推广活动。”这也意味着,在流量大潮褪下之后,活着更重要。

2、成人教育回归C位

“螳螂财经”在网易有道APP中还发现了一个变化,那就是网易有道的APP中,C位全部都是成人教育。无论是上图所列的免费课,还是首页焦点,都是主打“四六级”等成人英语。


“螳螂财经”认为,网易有道做出这样的转变并不意外。以做英语辞典和翻译起家的网易有道,本身的目标用户就是成人。从查单词、翻句子,延伸到学四六级,这本就是大学生们的日常学英语的情境。

而2019年3月从网易教育事业部导入网易有道的网易云课堂、网易卡搭编程、中国大学MOOC,其受众也是在学大学生和在职成人。

可以说,网易有道先天就缺少K12教育的基因。

而且,虽然K12如火如荼、势头很猛,但数据说明一切,成人教育依然占据了市场主体。据艾瑞咨询披露,2019年中国在线教育市场规模突破3200亿元,其中74.6%为高等教育和职业培训,21.3%为K12教育。


但成人教育赛道对网易有道来说,也并不是一条坦途。首先,以使用频率较低的辞典为入口,本身就难获得更大的流量。第二,虽说背靠大树好乘凉,网易有道可以靠着网易来导流,但是网易自身的流量都堪忧。第三,同为背单词APP的“流利说”大有赶超之势,无论是营收还是增速,都与网易有道相差无几,以2019年数据为例,网易有道营收13亿,增速78.4%;流利说营收10.2亿,增速60.6%。

3、着力打磨“K12直播大班”

但网易有道真的放弃了K12吗?答案是并没有。

其CEO周枫在财报披露当晚,就在自己的公众号发表了一篇名为《超越传统教学:名师互动大班》的文章。在文章中,周枫大谈“有道名师互动大班”的运营模式,力陈其合理性和优越性。

为什么周枫力推大课班?原因很简单,因为他想赚钱。线上大班课具有规模效应,上课的成本摊到每一位用户身上,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从艾瑞咨询做的下图中可以看出,在行业普遍亏损之下,只有“跟谁学”是盈利的,盈利的秘密就来自于其K12在线直播大班模式。


但不管线上大班的模式被吹得怎么样,都改变不了一个现实,那就是它无法兼顾用户体验。一个老师面对成百上千的学生,是无法做到关注到每一个学生的学习状态的,更不用说回应学生的个性化需求了。而且这些学生,都还是坐不住的十来岁的孩子。

虽然K12赛道是兵家必争之地,但是抢多少地就要烧多少钱。在学而思、猿辅导、作业帮、新东方已经在这条赛道上挤破了头,“螳螂财经”认为没有任何独特优势的网易有道可能花钱也买不到热闹。

三、更大的黑天鹅还在空中盘旋

难盈利、难获客、难选赛道,已经是摆在网易有道面前的三重大山,但是更大的风险、更大的黑天鹅可能还在后面,将会给网易有道致命一击。

1、在线教育频繁被做空,这是一场“虚假的繁荣”?

5月18日,浑水发布做空“跟谁学”的报告。报告中,浑水认为跟谁学至少有80%的用户是机器人;怀疑跟谁学至少有80%的收入是造假的,甚至可能是90%以上。

尽管跟谁学立即发布了声明,但这已经不是在线教育第一次遭到做空了。新东方、好未来都曾被浑水做空,导致股价震荡。2018年,好未来就曾被浑水做空,一夜之间市值挥发了20亿美元。

在线教育机构频繁被做空,或许有市场投机的成分,但也不能否认一个事实,那就是市场中有一部分声音对如今繁荣的在线教育提出了质疑。

2、美上市企业政策持续收紧,中概股成为其紧盯目标

受瑞幸的影响,美国已经盯紧中概股了。据财联社报道,美国时间5月20日,美国参议院全体一致通过了《外国公司担责法案》。这个法案有两条规定引人注目:第一是美国要求实时检查在美上市公司的签约会计师事务所,第二是在美上市公司应披露是否被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

实时检查会计师事务所是一招敲山震虎之计,让机构无法再为企业背书。某四大审计机构欧洲分部人士在接受财新采访时称,“造假是一个系统工程,谁敢顶着随时被查的风险造假,犯罪成本太高。”

披露是否被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则被认为实际上就是专门为中概股设计的。因为根据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公布的信息,目前只有两个司法管辖区尚未与其签订协议:一个是比利时,一个是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共涉及224家在美上市公司,而其中95%是来自中国内地及香港地区。

就在这个消息传出来不久,路透社就透露称百度要从纳斯达克退市。此前也一直有传言称网易有道的母公司网易也要从美国退市。

在盈利模式有先天缺陷、市场开拓日益艰难之下,网易有道能找到“生财之道”吗?在内功尚且不足、外部环境急剧变化之下,网易有道有足够的信心承担市场和监管机构的多重监督吗?

此内容为【螳螂财经】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