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文出海”背后的世界潮流与中国故事

作者: 一点财经 来源: 一点财经 2020-05-25 17:51

故事是连接中外文化的桥梁,当网文走向世界时,隐藏在故事中的中国文化也走出海外,更多的外国读者通过网络文学去了解中国。

一点财经 邱 韵|作者

刘 煜|编辑

数字经济与文化消费正当时!

疫情还未彻底结束,但在今年“迟到”的两会上,《政府工作报告》所释放出诸多的信息以及“凝聚亿万群众的智慧和力量”的表述让文化界一扫受疫情影响的阴霾。

文化自信是从十九大以来政府始终倡导的一个关键词。而作为国民文化自信载体的中国文化产业也正经由数字化的发展呈现出百花齐放的新经济业态。

网络文学、影视剧、动漫游戏等业态,不仅极大的丰富的中国文化产业的样貌,源源不断产出打动人心的作品,更催生了一批将产业经济与国家文化展现相结合的新经济体。

尤其在网络文学领域,以阅文集团等创新型公司,通过数字化发展促进文化消费的模式迅速崛起,更具有时代意义的是,它们正在承担起“讲好中国故事”的使命,扬帆海外。

“2018-2019年度中国IP海外评价TOP20”中,有10个为网络文学,包括《妖神记》、《全职高手》、《斗罗大陆》、《天盛长歌》、《扶摇》、《斗破苍穹》、《武极天下》等。对许许多多的国外读者而言,网络文学是他们认识中国的最重要方式。

实际上,在全球范围内,中国网络文学的影响力正在不断扩大,并已从最初的海外出版授权到海外平台搭建与网文内容输出,到目前海外原创内容上线及IP内容输出。

网文出海是中国文化魅力输出的重要组成部分,并且它的生命力与创造力也为我们带来了更大的启示。

“文化最能反映一个国家的风貌和民心。网络文学以其创造创新活力,让中国故事联结了民心,也联结了世界。”

在中国作家协网络文学研究院副院长肖惊鸿眼中,没有哪一个时代能像今天的中国一样众人书写中国故事,“在这个故事中,我们同呼吸、共命运。”

通过网络文学,一个由又一个普通人的故事、文字,汇集成极具特色的中国故事,以现代化的方式奔赴世界潮流之中,为众多海外读者、观众所感知、接受。

01

“世界四大文化奇观”

无论东南亚和日韩国在内的整个亚洲文化圈,还是欧美等英语国家,中国网络文学已在成为一种现象级的存在。

2019年,又是一个网络文学的“高光之年”,几部火热的影视剧《亲爱的,热爱的》、《庆余年》都来自网络文学。

热爱它们的不止国内的观众,还包括大批的海外用户,其中,《庆余年》的英文版《Joy of life》单集播放量高达66万。对中国文化陌生的他们,在追剧的同时,也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兴趣。

“这是个硬核男孩儿,睡在石头枕头上?”,有海外观众在网络上留言道。底下,有人向他科普了中国古代的枕头材质,以及选用这些材质的原因。

自诞生至今,网络文学成为中国当代文化的一部分,也成为了它向世界输送中国文化的一部分。甚至中国网文与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被 誉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这从另一个角度也表明了网络文学的形态走在了中国文化输出的前端。

这一方面得益于数字化经济的发展,另一方面则是中国网络文学的整体崛起与量增质升。

“这几年网络文学现实题材创作实现整体崛起,作品量增质升,涌现出一批思想性、艺术性、网络性俱佳的优秀原创作品,这是一个好现象。”全国政协委员、中国作家协会网络文学委员会主任陈崎嵘说。

只有网络文学作品内容扎实丰富、能够打动人心,才会有数字文化消费的蓬勃发展,才会有源源不断的好作品通过完整的产业链被生产出来,才能不断有诸如阅文等能在海外市场赢得口碑的平台出现。

阅文集团旗下起点中文网等多家网站的原创小说已向日韩地区及泰国、越南等东南亚多国,以及美国、英国、法国、土耳其等欧美多地,授权数字出版和实体图书出版,涉及7种语种,授权作品700余部。

其中,改编自《从前有座灵剑山》、《全职高手》等网络小说的动漫、图书登陆日本;《鬼吹灯1:精绝古城》、《鬼吹2:龙岭迷窟》的英文版图书由企鹅兰登书屋出版;泰文版《将夜》《凤囚凰》《鬼吹灯》《扶摇皇后》等接连上市;《斗破苍穹》等授权韩语版……

很多网络小说,在国内有一大批读者“催更”(催促作者更新)的同时,还有着大批忠实的海外粉丝。

2018年有这样一则故事在互联网上流传:美国一小伙凯文·卡扎德,自读了半年中国网络小说后,成功戒掉了毒瘾。因为他每天要在三个翻译网站上同时追更15部中国网络小说。

虽然国籍、文化背景不同,但全世界的人们却同样感知到来自故事与文学的吸引力,就作品进行这样那样的探讨。

起点国际的在线社区每天可以产生4万多条评论,国外读者在这里评论、追更、了解作品文化,如给奇幻作品《放开那个女巫》绘制世界地图。

02

网文出海二十年

网络文学的出海之路,早在2001年就已开始。那一年,起点中文网前身中国玄幻文学协会(CMFU)小说已开始了海外传播之路,当时网络文学主要面向的仍然是海外华语群体。

网络文学作家林庭锋和他的《魔法骑士英雄传说》,可以说是最早出海的作家和作品之一,据林庭锋回忆,早在2001年,他就在东南亚和欧洲看到了自己作品的身影。

到了2005年,网络文学开启外文出版授权,正式进入出海1.0时代,即以数字版权和实体图书出版为主的时代。

当年,有泰国出版社找到笔名“龙人”的蔡雷平,将他的《灭秦》、《霸汉》两部作品翻译为泰语出版;在2009年-2013年越南翻译出版的841部中国图书中,就包括了阅文集团的《鬼吹灯》系列。

到了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的出海全面提速。此时的网络文学,已做好了充分“走出去”的准备。

根据《2017年中国网络文学发展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底,各类网络文学作品累计高达1647万部(种),签约作品132.7万部(种),当年新增签约作品22万部(种)。

当年,阅文集团正式上线了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择天记》、《扶摇》等电视剧随着“一带一路”的步伐走向海外市场。建立海外门户,规模化对中国网文进行翻译输出,这就是网文的出海2.0阶段。

阅文集团海外门户起点国际(Webnovel)首页

“最多三到五年,世界必然会知道中国的网络文学”,2017年时,一笔名为“骷髅精灵”的网络文学作家表示。

事实也的确如此。在规模化的翻译输出下,海外网文读者数量快速增长。

以起点国际为例,截至2019年,其海外授权版权700余部,网站目前累计访问用户已超6000万,点击超千万的作品近百部,读者遍布全球。

2011年-2017年,网络文学评论家庄庸称此时的中国网络文学的“出海之旅”,根本特点是文化的逆输出。而自2018年开始,网文出海的路径变得更为多样,不再是单纯的逆输出,也不再只倚赖作品翻译这一路径。

2018年4月,起点国际开放了原创功能,海外用户不再只是阅读翻译作品,也可以进行创作。截至目前,海外作者已超6万人,共审核上线原创英文作品超10万部。

当然,其中的大部分作品仍然深受中国网文的世界观架构影响,有着奋斗、热血、尊师重道、兄友弟恭等中国网文和中国文化元素。比如西班牙用户Alemillach就受起点作家“我爱吃西红柿”的《盘龙》影响,创作了融合西方元素和中国元素的《Last Wish System》(中文译名:“最终愿望系统”)。

西班牙用户Alemillach作品

从出版授权的内容输出,到网文与世界观的模式输出,这就是网文出海的3.0阶段。

在这一阶段,网文覆盖更广,从最早的东南亚、北美核心区,到覆盖全球;发展路径从最早的内容、IP改编输出,到与海外产业联动,强化分发与IP衍生开发。

比如阅文战略投资了韩国网文企业Munpia,与新加坡电信在原创内容、作者、译者、编辑培养等方面达成合作。

“2019年,是网文出海3.0时代的重要一年。网络文学的海外传播正在实现从内容到模式、从区域到全球、从输出到联动的整体性转换。”由中国作协主导发布的《2019年度网络文学发展报告》中如是写道。

03

“世界潮流与中国故事”

早在2016年时,庄勇就在一次由阅文组织的网络文学会议上表示,在世界范围内讲“中国故事”的国家战略有一个大转向,即从“高大上”但不接地气的作品,转向能引起国内外大众共鸣的“通俗文艺”。

美国的超英IP,日本的动画,韩国的偶像剧,这些近年来在全球受到欢迎的作品,特性之一正是通俗。因为通俗,它们各自在美国、日本、韩国就获得了观众的喜爱,也能够在全球范围内获得追捧,毕竟哪怕文化、语言不同,但人与人之间存在着太多的共通之处。

如今在中国的对外文化输出中,网络文学正充当着这样的角色,它足够通俗,能引起国内外读者的喜爱;同时,也也足够“传统”,足够“中国”,能够将中国的一些文化与理念润物细无声地融入其中。

“世界通用文学的最小单位不是语言,而是故事。” 正如杭州师范大学文化创意产业研究院院长、教授夏烈所说,在好故事下,哪怕是不同的文化背景也不能阻止人们的交流与阅读。

故事是连接中外文化的桥梁,当网文走向世界时,隐藏在故事中的中国文化也走出海外,更多的外国读者通过网络文学去了解中国。

比如唐家三少曾创作过一部以大运河为题材的小说,其在故事中将大运河穿插其间,读者既爱看,又达到了宣传大运河的目的。

擅长古代言情小说的网络作家麦苏,常以刺绣为爆发点推动情节发展。在国家层面扶持现实题材创作后,她依然以“刺绣”为题材,只不过从古代言情题材转型为现实题材创作。

当网络文学在海外成潮流,中国文化融入世界语境,最根本的还是要根植于中国故事,毕竟“欲信人者,必先自信”。

“中国的网络文学在海外传播,说到底,是中国综合国力强大的体现,越来越多的外国人产生了要了解中国文化的愿望”,肖惊鸿称,网络文学从出生的那一天起就打上了中华文化的印记。

比如网文开创,后来成为网文支柱之一的玄幻小说,大部分小说取材于道教、武侠等,常有“天地自然,秽炁分散,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灵宝符命,普告九天……”这样的道教术语。

在出海时,甚至由起点国际统一组织,对网文译者进行培训考核,对翻译工作施行标准化、规范化和持续优化,并且建立了专有名词的词汇库,如后天(Postnatal)、先天(Connate)、天劫(Heavenly Tribulation)、灵宝(Numinous treasure)、三千世界(Trichiliocosm)等。

在题材和品类上,虽然网文有武侠、玄幻、奇幻、都市等题材,但它们在取材和价值取向上,都有着鲜明的中国特色,比如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尊师重道的《天道图书馆》,来源于东方神话传说故事的《巫神纪》,弘扬中华传统美食的《异世界的美食家》,体现现代中国都市风貌和医学发展的《大医凌然》。

“怀揣中国心,以全人类视野与世界共生互动”、“将中国式的表达方式与世界性的话语体系进行对接和适度转化,有机融合中国内核与世界表情”,对网文来说这是它奔赴世界潮流,讲好中国故事的基础。

04

结语

在美国等西方国家逆全球化的今天,中国正在变得更加开放与包容。而文化作为最重要的交流工具和载体,必然会在中国推进“人类命运共同体”的过程中具有极为特殊的作用,也因为文化产业的发展也就有了宏大的顶层设计意义。

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紧紧依靠人民群众,尊重基层首创精神,以更大力度推进改革开放,激发社会活力,凝聚亿万群众的智慧和力量。在大众创作下所诞生的网络文学,成为让世界更了解中国,让中国文化润物细无声地走出去的主要方式之一。

5G数字化时代,伴随阅文等文创企业的深入海外,中国迎来了向全世界展示文化自信的最好时刻,也迎来了改变全球文化格局的关键时刻。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