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故乡之:斗鸡

作者: 曾高飞锐思想 来源: 原创 2020-06-07 09:47

写在前面:系列忆旧散文在粉丝中引起强烈共鸣,他们开始要我命题作文,希望借我的笔,写出小时候的共同趣事。半年前,记不清是谁要我写写斗鸡了,今天才动笔,有点愧对其厚爱和期待了。

斗鸡有两种,“此斗鸡”非“彼斗鸡”,没有南北融合,容易傻傻不分。大概以长江为界,南方斗鸡为人斗,北方斗鸡为鸡斗。“此斗鸡”弄不明白的是北方人。我是湖南乡下来,一点即透,因为小时候玩过,玩得多,也算得上是一项自己喜欢的运动。粉丝一说,就将自己拉回了成长的少年时代。

“彼斗鸡”是两只怒发冲冠的家禽为主人面子和赌注,拼命相扑相啄,是一种旧国粹,已经被作为“除四旧”给取缔了。近年来,北方的民间或夜市,渐渐偶有流传。

“此斗鸡”是一种新国粹,学名叫脚斗士大赛,是中国第一个拥有自主知识产权的体育赛事,伴随了建国后一代又一代人的成长。本文讲述的就是这种斗鸡。

斗鸡有严格的游戏规则。参与者一只脚独立,一只脚扳成三角形状,一只手拿着脚踝,一只手抓着膝盖上方的腿部,膝盖向外,对着敌方或攻或躲。参战者,谁不能保持这种形状,或双脚先落地,或先倒地了,谁就输了。

这是我们在争强斗狠的少年时代,最具激情、最有男子汉气概的搏杀游戏。斗鸡偶有受伤,基本上是腿部或膝盖青紫,往往是皮外伤,很难伤筋动骨,不碍事。课间受伤,一瘸一瘸地回到座位上,坐下来,上完一堂课,下课又生龙活虎,可以重上战场搏杀,为自己报仇雪恨了。

在学校斗鸡,教室、走廊、操场,只要有空地的地方就有战场。男生参战,女生观战。有了女生观战,叫好,加油,呐喊助威,参战者的情绪很快就被调到制高点,为了最后胜利,一个个就像猛虎下山,拼得你死我活,黄泥巴的场地上尘土飞扬,就像一群骏马在奔驰。

在斗鸡场上,那颗敏感易伤的心,那段少年成长的烦恼,那些生活中的喜怒哀乐,那些交往上的恩怨情仇,全在攻守道中被淋漓尽致地挥发了。学习上的追赶,情场上的争斗,生活上的积怨,帮派上的挺倒,都通过斗鸡解决,斗一斗,相逢一笑泯恩仇。

斗鸡主要靠力量,考验平衡和耐力,也讲究斗智,牛高马大的莽夫也有阴沟翻船的时候;力量弱小的小个子,身手敏捷,头脑灵活,往往也有傲人战绩,能以小胜大,以弱胜强。我是后者,块头小,力量弱,可与班上最强悍的同学斗起来,把握住机遇了,也有胜利的时候。当然,最好的,就是避免与最强者为敌,将其拉入自己阵营,或者投其麾下。

斗鸡可以两人独乐乐,也可多人众乐乐,不拘泥于形式和人数,有两人捉对厮杀;有一人守擂,多人轮流进攻;有一战两,一战多;有参战双方一拥而上,千军万马,多人混战,战至最后一个,才能分出胜负。多人混战,要笑到最后,是需要智慧的。坚持到最后的,往往不是力量最强大的那个。交战之初,上谋避,在圈边游走,坐山观虎斗,保存自己实力;中谋挑,专找力量孱弱者出击,尽量让自己活下来;下谋逞能,与强者硬碰硬,草草落败,或过多地消耗了自身的有生力量。

斗鸡虽然是力量之搏,但并非有蛮力就能赢,平衡、耐力和智慧,也是取胜要素。战至最后的,往往不是身体最强壮,力气最大的那一个,而是力量智慧并存的那一个。

如果拥有绝对实力,一招猛虎下山,泰山压顶,很快就解决战斗了。被攻击者要么魂飞魄散,放下膝盖,闻风而逃;要么豁出去,拼死抵抗,却一触即溃。

其实,只要沉着冷静,化解这种攻势并不难,蛮干和巧干都有赢的可能。巧干是避其锋芒,在敌人冲过来,高高跃起那一刻,纹丝不动,给他硬碰硬假象,等他人在空中,没法改变动作了,在他落地前,轻轻地一闪,就躲开了。几个回合下来,对方气喘如牛,体力消耗,动作迟钝,摇摇欲坠了,再趁机展开反攻,将其击败。如果有把握,在闪开对手,让其扑空那一刻,趁其落地不稳,迅速举高膝盖,用力磕其膝盖前端,借其向前俯冲惯性,四两拨千斤,使其失去平衡,不得不放下膝盖,双脚着地,稳住重心——这就输了。

如果对自己的重心和力量有信心,也可以不躲不避,以静制动,放平膝盖,在对手落下来那一刻,突然出手,手脚并用,举高膝盖,对准其膝盖往后整腿的三分之二处,使劲往上用力一撬。这一撬,很容易让攻方失去平衡,身体向后,四仰八叉地倒下去。这种硬碰硬,要有绝对把握,要瞅准时机;把握不好,容易两败俱伤。

斗鸡不受场地限制,在学校,教室可以,操场可以,走廊上也可以;放学回家,在晒谷坪上可以,在堂屋里可以,屋前屋后随便找块空地也可以。但斗鸡具有季节性,一般是深秋开始,冬天流行,春季结束。这时候,天气凉了冷了,衣服越穿越厚,对膝盖有保护作用,也需要运动来驱逐寒冷。

有女生围观的斗鸡,男生就像打了鸡血,把全部力量用上,把看家本领都使了出来,就像动物界惊心动魄地争夺配偶似的。一时间,教室里热闹非凡,沸反盈天。上课铃响,回到座位上,还脸红耳热,额头上是一层密密麻麻的汗珠,嘴里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贴身的那层衣服早就被臭汗浸湿了。

斗鸡,大伤易避,小伤难免,膝盖上经常性一片青紫。也偶有大伤,甚至被伤了根部,尿血,把人吓一大跳。但年轻力壮,愎复功能极强,三五天后就自然痊愈,完好如初,又可以重披战袍,再战江湖了。

2006年,从广州来到北京,北方朋友渐渐多了。聊起小时候的趣事,才知道斗鸡在北方也很流行,是成长的少年时代的一项主要游戏。不过,北方人不把斗鸡叫斗鸡,叫撞拐或斗拐。这叫法,虽然听起来拗口,却也耿直,体现了北方人的性情。南方将其称为斗鸡,生动形象,内秀含蓄,也反应了“一方水土一方人”的质地。

那晚与北方朋友相聚,聊到兴趣浓时,放下碗筷,在狭窄包间,腾出来一块空地,老夫聊发少年狂,饶有兴致地比划了起来。当然,人到中年,大家没有了少年时代的那种争强好胜的戾气,都是点到即止,意在重温那段岁月,重拾那份过往的乐趣。

2020年6月6日北京右安门内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