围观饿了么王磊三次专访后,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

作者: 龚进辉 来源: 龚进辉 2020-06-13 21:59

饿了么一把手王磊应学会欣赏对手。

作者:龚进辉

这个春天,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冲击各行各业,却反倒给本地生活服务按下加速键,身处其中的美团、阿里本地生活战事随之升级,且主要由后者推动。

今年以来,阿里本地生活动作频频。先是1月蚂蚁金服CEO胡晓明兼任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董事长,后是3月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CEO王磊主导组织架构调整,成立三大事业群(到家、到店、商家中台和创新)和三大事业部(物流、新零售、泛生活服务)。

3月初,支付宝宣布从金融服务平台转型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聚焦服务业数字化。与之相对应的是,支付宝App迎来大变脸,最明显的变化是将外卖、美食玩乐、酒店住宿等本地生活场景入口位置提前,这对于阿里本地生活无疑是个重大利好,有助于流量提升。

不得不说,在胡晓明领导的蚂蚁金服加持下,阿里本地生活拥有更多对战美团的筹码和资源,频频放大招的确让后者感受到一定压力,一个实锤便美团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重回外卖一线。但能否缩小差距,还要看双方资源调度、战略战术和团队执行力等全方位对垒,目前还不好说。

在阿里本地生活进行重大调整之际,王磊出面接受媒体专访,加上前年、去年两次专访,我认真围观三次专访后,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他在谈论对手时毫不客气、不留情面,几乎一句好话没有,满满的尖酸刻薄,甚至带有一丝轻视和不知从何而来的傲娇。

说白了,王磊喜欢一个劲逞口舌之快,刻意营造饿了么强美团弱的假象,但事实恰恰相反。我摘取部分专访原文,你们感受下,并附上我的解读。

2018年8月王磊接受《财经》专访

《财经》:有人评价你们的战略说没重点。

王磊:美团同时做那么多业务才比较没重点吧。饿了么目前只有一个重点,就是夺回市场份额。50%是竞争的分水岭,我认为到50%之后,竞争的主动权就在饿了么手上了。(王磊说1年内饿了么要与美团平起平坐,可惜并未实现,而美团做那么多业务却继续保持领先优势,到底谁没重点不言自明。)

《财经》:怎么看美团在现在这个时间点发布“美团闪购”?

王磊:我也不知道它怎么想的,做一个商品销售业务来跟我们竞争。我不知道是基于讲故事的原因还是怎样,但我认为,做商品不是一个那么简单的know how,里面是非常复杂的。(这是善意提醒还是故意讽刺,只有王磊自己心里最清楚。)

2019年6月王磊接受36氪专访

36氪:有个说法是,市场上老大跟老二打架,第二名仰攻要花更多的成本,你们有感受吗?

王磊:当然有,老二打老大就会辛苦,但也挺有乐趣的。对手今年新业务都不搞了,专心打我了。那挺好的,说明他们着急了。(王磊还挺会自作多情,竟然臆想2019年美团只围着阿里本地生活转,事实并非如此,2019年美团相继发力美团买菜、美团配送,看来他对美团还是不够了解。)

36氪:那饿了么美团之间的决胜点会在哪里?

王磊:还是回到差异化的服务。商户就两个需求,帮他赚更多的钱,就是营销;帮他省更多的钱,就是提效。还是那句话,分存量没有意义,阿里要做的是赢增量。(我承认服务业数字化带来的增量远大于存量,双方在增量市场一决高下没毛病,但问题在于,现有存量规模也不小,饿了么连存量都没抢到多少份额,无法说服众人自己有能力在拓展增量上与美团决胜负,未来凭什么扭转战局?)

36氪:听说你最近在读《论持久战》,饿了么美团现在是持久战吗?

王磊:持不持久要问对手,如果他不上市可能真是持久战,现在上市了那就不好说了。(王磊言下之意是暗示美团上市后双方可能不会上演持久战,估计不用多久就能分出胜负,那到底是美团继续领先还是饿了么迎头赶上甚至反超,没猜错的话,他心中的答案应该是后者。但现状是饿了么依然打不过美团,且差距不小,一时半会看不到赶超的可能。随着美团市值突破千亿美元大关,即便阿里举全集团、全生态的力量,也打不死美团,只能削弱其领先优势。所以,持不持久要问落后的饿了么,而不是问领先的美团。)

2020年3月王磊接受36氪专访

36氪:那你们一定能比对手快吗?

王磊:起码我们比之前的自己快了很多。(王磊没有正面回答,只和过去的自己比有信心,说明能否做到比对手快,其实他自己心里也没有底,毕竟对手真的很强大。)

36氪:去年一年,外界看到的是美团点评盈利了,股价涨了不少。你怎么评价对手的表现?

王磊:竞对不停提高抽佣率,用旧的平台流量收割的模式去赚钱,人心向背,显而易见。最近很多协会商家都在发声,甚至疫情期间美团还做逼迫商家二选一这样的事情,我觉得这已经突破底线了。我们不一样,最近一个多月,我们降了四次佣金,还会持续保持佣金比其他平台低3-5%的水平。

从整体看,他们在本地生活深耕10年,有不错的产品和组织,阿里本地生活还不到一年半。这还是个很早期市场,大家的判断和未来方向会完全不同,越来越不同。(2019年美团实现盈利,并带动股价大涨,这是客观事实,反观阿里本地生活仍处于亏损状态,估值也和美团没法比,你不承认对手比自己优秀就算了,还一逮到机会就说对手坏话,真是大写的服。另外,阿里本地生活成立不到1年半不假,但并不代表王磊就可以把饿了么被阿里收购之前的独立运营和口碑运作的历史给直接抹去。其实,饿了么比美团成立还早2年,所以阿里本地生活没资格以后来者自居,更无法以后来者身份来掩饰自己在竞争中占下风的尴尬。)

在我看来,不管王磊是否承认,美团比阿里本地生活更优秀是不争的事实,后者在阿里全生态的助力下,强攻近2年也没有大幅削弱美团的领先优势,更别提赶超甚至压制。换个角度看,只有落后者才时不时把领先者挂在嘴边,王磊谈美团的频率,远高于美团高管谈阿里本地生活的频率,孰强孰弱不言自明。

王磊作为统领上万人队伍的阿里合伙人,心胸理应开阔包容,即便介于竞争关系,在评价对手时也不应以否定为主,通过踩对手来突出自己所谓的优越感,对其出彩之处却视而不见,未免有失风范,气度何在?他应学会客观评价对手甚至欣赏对手。毕竟,饿了么久攻不下美团,足以证明后者有过人之处,值得好好学习。

与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他评价自家公司倒挺“宽容”,总能给自己找台阶下,双标玩得666,你们感受下:

一、1年拿下50%变中短期目标

2018年7月,即饿了么被阿里收购后3个月,王磊在全国代理商大会上提出1年内和美团外卖至少平起平坐,“饿了么至少要占到50%的份额”。1个月后,他在接受《财经》专访时再度强调要拿下50%的份额,“饿了么目前只有一个重点,就是夺回市场份额。50%是竞争的分水岭,我认为到50%之后,竞争的主动权就在饿了么手上了。”

不过,对于饿了么市场份额达到50%的期限,王磊最新表态有开倒车的迹象,他的原话是,“中短期目标就是市场份额,做到50%以上。我们没定具体时间表,这跟竞争态势有关系。”没人知道中短期到底持续多久,没给出具体时间表说明王磊自己心里也没有底,可能达不到,即便能达到也要付出巨大的时间成本,因为与美团这场硬仗注定不好打,需要长线投入和充足耐心。

去年6月,眼看1年期限将至,王磊在接受《财经》专访时透露,“我们离这个目标在持续靠近,但份额已经越来越不是我们关注的核心。”他还表示,去年因为竞争更多看市场份额,今年饿了么看得更宏观,更多看整个市场的增长率。

我翻译一下,饿了么市场份额持续靠近50%,也就是没有达到50%,而在线外卖市场只剩下饿了么、美团外卖两个主要玩家,此消彼长,饿了么冲击50%失败,代表美团外卖市场份额超过50%,王磊被残酷现实狠狠打脸。换个角度看,如果1年后饿了么市场份额真的达到50%,那他肯定第一时间敲锣打鼓大肆宣传,而不是冷处理,你品,你细品。

至于所谓的份额不是关注核心,不过是王磊给自己找台阶下而已,并企图把媒体焦点从关注饿了么是否兑现承诺转移到宏观市场的前景上,才会说出“更多看整个市场的增长率”这种高风亮节的话,属于典型的自我安慰心态。要知道,自身发展不尽如人意,行业大环境再好也是白搭。

二、竟然认为淘点点没有失败

36氪:一个或许有点冒犯的问题,为什么当年淘点点失败了?

王磊:我们从没有觉得失败,淘点点是今天口碑的前身,2015年给到支付宝,来支持支付宝的线下场景的开拓,淘点点是本地生活的场景和商户类型,贡献了足量的交易笔数。所以没有失败,只是阶段性策略不一样。

曾对标饿了么的淘点点失败毋庸置疑,王磊竟然认为其没有失败。他对失败的衡量标准可不是一般的宽松,我也是醉了。因此,2年前王磊立下1年内与美团外卖平起平坐的Flag,没过多久便改口称这是中短期目标也就见怪不怪。或许在他看来,美团的领先与阿里本地生活的落后并不存在,只要学会重新定义就行了。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