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杀死了“鸽子”?

作者: 螳螂财经 来源: 全球金融学 2020-06-17 13:17

但何以短短几年之间,展翅翱翔的鸽子就滑向了退市的深渊?

来源 | 全球金融学

6月9日,股票代码为600069的*ST银鸽连续第20个交易日收盘价低于面值,触发“面值退市”条件,退市已成定局。

建厂53年,上市23年,有着“中国草浆第一股”、“中国股票市场活化石”美誉的银鸽投资,业绩及声誉一直是纸业界的佼佼者,曾被用于《毛选》及全国中小学生教材专用纸。

但何以短短几年之间,展翅翱翔的鸽子就滑向了退市的深渊?

在银鸽工作的员工告诉笔者,自今年2月以来全厂就已经开始陆续出现欠薪和停产的情况。

今年5月濒临退市以来,一直有讨债的供货商聚集在公司门口讨债并高举条幅喊话“银鸽还钱”,更曾有情绪激动的供货商在银鸽集团大楼楼顶试图跳楼。

6月15日,全厂2千多名员工聚集在市政府和银鸽集团大楼门前声讨顾琦,讨要工资,*ST银鸽目前已经全面停产。

图片7.png

5月25日,*ST银鸽“堵门”、“跳楼”事件

笔者在网络上搜索相关情况,发现有一家深圳前海惠誉天成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惠誉租赁”)从去年7月开始就一直实名向相关部门举报*ST银鸽控股股东及实控人孟平、孟飞、顾琦等人。

直到今年4月,惠誉租赁副总裁邝敬之先生仍实名发布了《给社会各界的公开信》,呼吁监管部门、各级政府及社会各界能尽早采取措施避免事态恶化,最大限度地保护广大中小投资者和2千余名员工的利益。

图片8.png

今年4月,惠誉租赁邝敬之发布的《公开信》

如今,违规担保被河南证监局查实,信披违规被证监会立案,4亿元商票被“中植系”起诉,虚假贸易已被普天集团起诉冻结相应股权,惠誉租赁举报的内容已经全部得以证实,可这一切来得显然有些晚了。

勇敢“吹哨”的惠誉租赁,终究没能抵得过杀死银鸽的“病毒”。*ST银鸽背后的违法之人最终还是如愿以偿地掏空了上市公司的所有资金,7万余名股民和2千余名员工,落得个血本无归……

究竟是谁,杀死了“鸽子”?

“资本猎手”围猎银鸽——上市公司的钱都去哪儿了?

综合各种信息,*ST银鸽、7万名股东和2千多名员工这回遇到的是一伙专门围猎国有企业、上市公司的职业“资本猎手”,而这个掏空银鸽资金的团伙正是以孟飞、宋媛媛、顾琦、胡志芳等人为首的。

穷奢极欲,折腾到底

2千多名银鸽员工或许都知道,从孟飞、顾琦团伙入主银鸽的那天起,他们就开始了穷奢极欲的显摆和折腾。

顾琦在漯河当地唯一的五星级酒店——漯河建业福朋喜来登酒店长包了一间豪华套房。入主银鸽后不久,顾琦就给自己雇佣了4名保镖长期伴其左右,出入前呼后拥,极其拉风,俨然商界大佬。

图片9.png

顾琦居住的漯河喜来登豪华套房内景

图片22.png

*ST银鸽2018年年会巨额开销

2018年银鸽投资年会,顾琦大笔一挥就是108万元。此前有了解会展行业的股民(或许是孟飞团伙的水军)曾在股吧中说,2018年银鸽投资成立50周年晚会声势浩大,甚至雇佣了专业拍摄团队,一百万元貌似比较合理?

笔者只能遗憾地对股民们说,你们太傻太天真!

据了解,银鸽投资50周年晚会仅聘请纪录片拍摄团队一项的费用就高达300多万元,而顾琦签批的这108万元借款单据只是此后顾琦以年会聚餐的名义从上市公司挪用的资金!笔者想问,银鸽年会聚餐总共100多名中高层干部和核心员工,吃的什么饭,需要108万元人民币?

不仅如此,顾琦还指令上市公司董秘邢之恒每月都以借备用金、报销等名义从上市公司套取数万元不等的资金,为其奢华生活买单,就连顾琦在漯河开party使用的烧烤架,竟然都拿来上市公司报销!

顾琦尚且如此奢靡铺张,孟飞、宋媛媛当然要“更高一层楼”。

图片23.png

郑州地标“玉米楼”

孟飞、宋媛媛在郑州最奢华的“玉米楼”地标五星级酒店——郑州绿地JW万豪酒店长期包有一间行政套房。宋媛媛安排其在*ST银鸽办公室工作的亲信时利萍每月负责报销她和孟飞在郑州万豪酒店的开销,每月的报销金额都在10万元以上。

此外,据知情人透露,孟飞还在北京鼓楼大街核心地段持有一处高档私密会所,青檐碧瓦,流水潺潺,极其奢华的生活令笔者赞叹不已。

图片24.png

孟飞位于北京的奢华会所

上市公司以外,公开资料显示,孟飞还通过胡志芳担任法人的中商联财公司、倪晓燕担任时任法人的深圳恒浩益公司发行了10余笔理财、基金、P2P产品,涉及金额近10亿元,如今同样全面“爆雷”。

知情人透露,孟飞不仅没有兑付这些产品,反而利用这些非法集资获取到的部分资金,为他的情人龙姓女子在香港和广州各购置了一套房产。

孟飞对情人“毫不吝啬”,对自己更是“慷慨无私”。

据了解,孟飞利用其从*ST银鸽转移、侵占、挪用的巨额资金,在香港、美国给自己购置了多处房产。他的海外房产里,还储藏着大量的稀有古玩字画。

“灯红酒绿”的钱,从哪儿来的?

支撑孟飞团伙灯红酒绿、纸醉金迷一切奢华生活的资金,全都来源于上市公司,他们花的都是股民的投资、员工的工资和债权人的出资。

而到头来,上市公司濒临退市之际孟飞团伙却还屡屡释放虚假消息骗股民、员工、债权人来掏钱接盘救市?从而让自己的老鼠仓关键时刻套现离场?天底下竟有这种道理!

回顾孟飞团伙的“发家史”。

2016年收购*ST银鸽时,孟飞处心积虑把央企华融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前董事局主席秦岭(原云南省委书记秦光荣之子,已落马)拖下了水,孟飞利用央企华融投资为其站台,以华融投资名义与政府接洽,并利用华融投资提供给鳌迎投资的4.474亿元无抵押贷款收购*ST银鸽。

收购银鸽投资后不久,孟飞又把“中植系”拉入了“泥潭”。

根据公告,早在2017年8月,孟飞团伙就把虚假贸易开具的4亿元商票抵押给了中植系旗下的北京通冠资本管理有限公司,而这笔虚假贸易融资竟然一拖就是三年。此外,孟飞团伙指令顾琦和*ST银鸽出具违规担保,从中植借来的7亿元贷款至今没有还款。

2016年收购银鸽投资后,孟飞仍不忘和“老东家”普天集团相互勾结,再狠狠坑银鸽投资一笔。

孟飞入主银鸽后,连续三年与普天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普天国际”)进行每年超过20亿元的虚假闭环融资性贸易。他们利用*ST银鸽作为上市公司平台的信用,通过虚假贸易的形式套取普天国际的巨额资金,用于肆意挥霍。

根据*ST银鸽年报公开数据,因虚假贸易行为已经累计给上市公司造成了至少10亿元的应付商票全面逾期。目前,普天国际已起诉了*ST银鸽及银鸽集团要求还款,并轮候冻结了银鸽集团持有*ST银鸽的相应股权。孟飞团伙挥霍、转移了的10亿元资金,侵占的正是上市公司的信用,终究需要上市公司全体投资人和员工共同埋单!

除此之外,孟飞团伙还通过宋媛媛弟弟宋鑫实际控制的河南福雷沃商贸有限公司转移*ST银鸽资金4500余万元;通过胡志芳、倪晓燕等人担任法人的多个非法集资平台非法集资近10亿元;通过上市公司违规担保套取资金24亿余元;通过孟飞团伙位于北京、广州多个地产项目挪用上市公司资金数亿元;通过抵押上市公司房产、地块和侵占浆厂返利的形式挪用上市公司资金近亿元。

笔者粗略地、保守地算了一下:违规担保24亿,虚假贸易10亿,非法集资10亿,直接或间接挪用上市公司资金几个亿……孟飞团伙入主银鸽仅仅三年时间,从上市公司套取的不法资金竟是一个天文数字!

私欲膨胀,安世项目巨额权益也能随意放弃?

上市公司曾经实实在在出资1.265亿元人民币用于收购安世半导体项目相应份额。

截至2018年底,安世半导体项目已经成功实现了退出,闻泰科技已经陆续支付完成了所有股权对价款。但*ST银鸽却迟迟未能见到“回头钱”,不仅高达6500万美元的巨额收益下落不明,就连1.265亿元原始出资都不见了踪影。

直到前不久,多家媒体发布《安世的权益去哪儿了?》一文,真相才得以大白。

孟飞、宋媛媛、顾琦团伙为了一己私欲,不仅绕过上市公司直接挪用了包括安世半导体项目预付款在内的超过5000万人民币资金,更是指派顾琦直接签署文件同意将安世项目股权转让尾款5300万美元分配到其他公司。

这5000万元人民币和5300万美元,本来就是包括*ST银鸽全体中小投资者在内的持有安世份额所有股东的共同收益。

图片25.png

孟飞团伙指令优品公司将部分资金转入指定账户的付款委托书

直到今年5月,*ST银鸽濒临退市,顾琦还再次代表上市公司签署文件重申将放弃对安世半导体项目权益的追索权。

图片26.png

顾琦在境外法院证词中代表上市公司签字放弃安世权益

笔者十分诧异,安世半导体项目的权益,不是孟家的,不是宋家的,更不是顾家的,而是上市公司全体股东的,是上市公司2千多名员工的!

冤有头,债有主。

三年多来,孟飞团伙这么赤裸裸地扒鸽子皮,吃鸽子肉,吸鸽子血,却最终华丽转身,逍遥法外。

只留下支离破碎的上市公司、欲哭无泪的7万余名股民和寝食难安的2千余名员工……

亡羊补牢,为时未晚——全社会应共同拯救银鸽

遥想当年,银鸽是漯河的名片,不论在公司经营还是企业文化传播上都曾有过辉煌。

笔者曾经用过银鸽生产的纸品,也与很多银鸽员工相熟。即使到了今天,笔者仍然坚定地认为,银鸽的纸质量很好,银鸽的人踏实肯干,银鸽的造纸主业很有潜力。

但是没有任何一家公司,经得起这样一个违法团伙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圈钱、套钱、摧残和折腾。

孟飞不抓,市政府再纾困、再维稳,也挽不回2000个银鸽家庭的生活;顾琦不判,银鸽人再努力、再勤奋,也救不了银鸽;孟飞团伙不除,全体投资者再举报、再投诉,也追不回蒙受的巨大损失。

对于政府和监管部门来说,当务之急是惩办违法犯罪人员,想方设法保障员工基本生活和生产的需求,全力支持银鸽正常运转下去。

对于7万名股东来说,当务之急是保留交易凭证,待监管部门出具调查结论后,立即起诉孟飞团伙,挽回自己蒙受的巨大损失。

对于2千名员工来说当务之急是理性合法地向监管部门、当地政府表达诉求,积极搜集和保存孟飞团伙违法犯罪行为的证据,将孟飞团伙赶出银鸽。

对于社会各界来说,当务之急是齐心合力,刮骨疗伤,驱除“病毒”,形成合力惩治违法犯罪行为。

滴水成河,聚沙成塔。

只要政府、监管部门、中小投资者、员工以及社会各界一道努力,笔者相信,终有一天,银鸽必将重获新生,重新翱翔。

欢迎来到财经爱好者聚集地,同好共同交流请添加微信:tanglangcaijing01

螳螂财经(微信ID:TanglangFin):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