私募股权机构和曾经喜欢它们的LP“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虐恋”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6-18 09:55

作者:Leanna Orr

编译:Azure

来源:Institutionalinvestor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又一位年轻且成功的前私募股权投资者反对该行业。

一年多前,内特·科皮卡尔(Nate Koppikar)和他的Orso Partners联合创始人决定跟踪他们听到的“每个疯狂的私募股权故事”。

“这是不可能的。”当时他就在想。私募股权巨头们“正在纷纷竞标垃圾公司。SmileDirectClub?那公司可真糟,一个垃圾公司,一场垃圾交易。我们知道那很糟糕。”

32岁的科皮卡尔并不是一个看热闹的外行。他在私募股权投资行业内部步步晋升,曾在TPG工作,并就读于斯坦福大学的商学院,这是精英私募股权公司的主要招募场所。

但是像丹尼尔·拉斯穆森(Daniel Rasmussen)(贝恩资本(Bain Capital)出名的年轻评论家)一样,科皮卡尔也看到了该行业的根本缺陷,并对此进行了豪赌。

当三月份市场暴跌时,Orso Partners完全重新定位了其账面价值,通过利用私募股权的破产。根据第一季度的一封客户信函显示,该公司做空了几家上市管理公司及其相关的信贷工具。

创始团队写道:“市场暴跌时的数字游戏很简单。赞助商平均为交易支付了12倍+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杠杆率为6倍。根据我们的分析,由于停产造成的长期现金消耗,私募股权公司的杠杆水平将在2020年退出时平均达到13倍以上。”

这封信继续说,尽管“低门槛的债务结构会推迟破产程序,但要解决这些债务负担,要么需要高通胀,要么需要大量时间,另一方面,现金流高度不确定,因此需要极高的贴现率。因此,私募股权实际上是一种按市值计价的淘汰办法,因为多年内都不会有分配。”

这封信说,Orso在第一季度净回报率为18%,而罗素2000指数则下跌了31%。由于反对私募股权的主要立场,Orso的领导者们肯定有动机宣传自己的观点。但与大多数卖空者一样,科皮卡尔则表现出了一个真正的信徒和改革者的形象——尽管他看上去很理智。

“为什么有限合伙人要为实际上已经关闭的投资组合公司支付管理费?” 科皮卡尔质疑,“如果我是私募股权投资人,我会要求列出所有在四月份支付租金和利息的投资组合公司的清单。如果他们没有,那他们就是技术上违约。为什么CalPERS(加州公务员退休基金)现在要为处于技术违约的公司支付管理费?这是不合适的。”

以他作为业内人员的视角来看,私募股权机构和曾经喜欢它们的LP“是有史以来最大的虐恋。”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