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风暴中的“富人焦虑”:到底要不要撑到最后?

作者: 杨国英 来源: 国英观察 2020-06-21 21:00

文/杨国英

富人,成于杠杆,死于杠杆!

前天,听到一个不幸的消息:

一个今年偶识的老板,快破产了。

这个老板的主营业务,是欧洲童装和玩具代工,六七百人的工厂,从春节至今,几乎没怎么开工,三月份,国内疫情好了,欧洲疫情又起来了,代工需求基本停滞了。

如果核算资产的话,这个老板,本不应该破产——他的主要资产,科研性质的大楼一幢(4万平米左右),数十亩土地的厂房(以及设备),合计评估应该有6个亿;而负债呢,据我了解,差不多2个亿。

资产6个亿,负债2个多亿,怎么说倒闭就倒闭呢?

这涉及到资产流动性——这老板所持有的资产,流动性实在是太差太差了。

1,科研性质的写字楼,假设评估公司按1万/平米评估,4万平米,估值4个亿。

但是,事实上,谁都清楚,这种类型的物业,实际转让价打个对折,5千/平米都很难出手。位置肯定比不上商业写字楼,何况,科研性质的大楼,一般只能整体转让,不好分割售卖。

2,服装工厂,这个的流动性,就更差了。

科研性质的写字楼,好歹还能出租出租(当然,现在空置也很高了),工厂能干什么呢,外部需求压力,你做不下去,别人就能做下去?

所以,假定工厂(包括工业用土和设备),评估公司的估值是2个亿,现在恐怕5千万,都没人接手。

(上述真人真事,但数据和细节或有一定出入)

所以,假如没有疫情导致的外部需求冲击,这个老板能提前自行处置资产,或许还能留下大几千万的净资产。

但是,一旦遭受冲击,一切都被动,一切都将由债权方处置。而债权方处置的,一般都是“趁你病,要你命”,一切归零是常态。

也有非常态的,如果你涉及到个人资产(比如家庭住房)担保的,那么,你可能最终什么也剩不了——不仅是公司资产归零,而是个人全部资产归零。

可惜了,大半辈子的经营,费心劳神,一切烟消云散!

这是个身边的案例,也是当下富人普遍性的焦虑。

富人的焦虑,是债务,是杠杆,是现金流,这些确实全都是。但是,却又仅仅是焦虑的表象,焦虑的根源在于,不自知,不服输,非要硬撑到最后一刻一一这才是富人的致命硬伤!

知道了风险,才有可能化解风险,这个关键要有识自己之明、识大势之能。

不自知,对自己的实力不自知。

有些富人,看似身家几个亿、甚至一二十个亿,实质上,几乎都是流动性极差的烂资产,这些资产除了徒有虚名的评估值之外,意义极低,若想变现,不打个两折、三折,根本就无法处理。

这些富人的资产,若以能够处置的价格核算,本身就要大打折扣,资产打折,债务不打折,那么,这些所谓的富人,到底有多富,或者究竟是不是富人,本身都要打个问号。

不服输,不识大势的不服输。

自己的企业,明明毫无竞争力,所处的行业,明明是每况愈下,却仍然在死撑,有时候,甚至连自己都没有斗志了,却为了面子,或者心存侥幸,等有傻瓜接盘、或等政府拆迁等等。

哎,论识大势,论断舍离,还得服气王健林。

2017年,在国内融资受限之下,王健林果断挥刀断臂,76个酒店、13个文旅城,6折左右打包甩卖,陆续收回600多亿。而如果没有这600亿,今年,老王或许也倒下了!

时势大变,《永别了,债务!!》,尽早断舍离。

大江东去,浪花淘尽伪富人!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