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华为惹的祸?ARM总部与中国内斗升级,分治为最好出路

作者: 曾高飞锐思想 来源: 原创 2020-06-22 09:17

“夫妻店”当当网创始人李国庆和俞渝的争夺还没有划上句号,跨国企业芯片架构公司Arm与Arm(安谋)中国之间的争夺又形成了燎原之势。

如此势成水火,规模浩大,争执不休的跨国企业总部与中国公司之间的激烈争夺,Arm应该算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了,着实有失跨国企业尊严,有损跨国企业形象。

最近,Arm中国与其大股东Arm公司、厚朴投资上演了激烈的“中国争夺战”。Arm称经大多数中国区董事投票表决将Arm中国董事长兼CEO吴雄昂(Allen Wu)免职了,并且任命了Ken Phua和Phil Tang为Arm中国的临时联席首席执行官,以取代吴雄昂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

可Arm总部这则“人事变动”被Arm中国坚定地否决了。Arm中国称Arm总部这则“人事变动”不合程序,是非法的,无效的。6月10日,Arm中国就公司法定代表人、董事长以及CEO的任免问题,发布声明称:安谋科技是在中国依法注册的独立法人,依照有关法律法规,吴雄昂先生继续履行董事长兼CEO职责。安谋中国目前运营一切正常,对中国客户和产业合作伙伴的支持和服务一如既往。

Arm中国内部也是同仇敌忾,一致抵制Arm总部的决议。Arm中国的内网平台刊发了由Arm中国首席运营官(COO)牵头,带着销售部、研发部、采购部、市场部、行政部、公关部、运营部、人力资源部等11个部门的相关人员共同签名的联名信,众志成城地力挺吴雄昂,称其技术过硬,业务能力突出,领导力强,在业内有口皆碑。

至少从目前来看,Arm中国是铁心拥护吴雄昂,是铁板一块,水泼不进;Arm公司、厚朴投资的“一纸免职公文”是在做无用功了。如果Arm中国上下齐心,Arm公司和厚朴投资主张换人的势力,估计也是无可奈何。

吴雄昂于2004年加入Arm,2007年出任中国区销售副总裁,2009年被提升为中国区总经理兼销售副总裁。2011年初出任中国区总裁,2013年1月升任大中华区总裁,2018年出任Arm中国执行董事长兼CEO。

事实上,Arm中国已经是中国公司,不仅仅业务在中国,成长在中国,在Arm中国的股权结构中,Arm持股49%,中方持股51%,为控股方,吴雄昂曾经在宣讲会上称“Arm中国已经是一家中国公司,一家深圳本土公司”。撤换一把手这种大事,Arm公司和厚朴投资已经不能擅作主张,至少要经得中国股东们的同意。

至于Arm公司和厚朴投资撤换吴雄昂的动机,不用动脑都明白,肯定是与美国禁令有关。很多西方公司为响应美国禁令,免受制裁,不得不忍痛割爱,选择与华为断绝合作。

Arm成立于1990年,总部在英国剑桥,全球95%以上的智能手机使用了基于Arm架构的芯片。2012年Arm中国在深圳成立。七八年来,Arm中国发展迅速,成为中国手机产业链的强大支撑力量,华为海思麒麟芯片就是采用Arm架构。

一般跨国企业撤换中国区一把手,基本上是由于业绩、身体、年龄等原因,像这种基于政治因素的撤换,还是相当罕见。Arm中国在吴雄昂带领下,组建了一支团结协作,高效执行的团队,“营收和利润每年都创新高,业务规模增长迅猛”,已经成功地融进了中国制造,成为产业链生态中不可或缺的重要一环。

华为是Arm在中国区的最重要客户,华为手机出货量已经全球第二。Arm公司意图撤换吴雄昂,无非是考虑到美国禁令,想与华为断绝合作。吴雄昂的意见则下禁令反其道而行之,多次明确表示要与华为保持合作。

有意思的是,在Arm公司与厚朴投资发布的联合声明中,着重强调了吴雄昂的“美国公民”身份。难道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是反对美国禁令,支持华为的?吴雄昂是反对与华为合作的?

这种和稀泥的作法让事情变得有点儿扑朔迷离。也许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故意放出吴雄昂的“美国公民身份”是其基于目前中国国内的情绪放出的一个烟幕弹,以在争执中获得民意支持。

作为一个堂堂正正的中国人,高飞锐思想在这里表个态,无论是吴雄昂也好,还是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换成其他人主政也好,既然是在中国这片土地上做生意,赚钱,那就不能听命于美国禁令,做出“吃中国饭,砸中国锅的事”来,这是底线,不可逾越,否决,中国人民不答应。

如果Arm公司与厚朴投资换人是冲着配合美国禁令,打击华为而来,那肯定是不行的,高飞锐思想支持Arm中国从Arm公司分离出来,成为独立实体,进行独立运营。

Arm公司有超过四分之一的营收来自中国市场。这个市场生态丰富,发展迅速,基于Arm架构的中国合作伙伴的芯片出货量突破了100亿,现在中国5G和人工智能都处于快速升级换代状态,足够Arm中国再造出一个Arm来!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