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助农现状看“京心助农”项目,不是每个平台都能有效助农

作者: 王吉伟 来源: 王吉伟公众号 2020-06-22 12:10

助农不能只是做做直播与搞几个渠道,举措、模式、路子一个不能少。

助农不是直播秀更不是货转移,它是一个体系活儿

从助农现状看“京心助农”项目,不是每个平台都能有效助农

举措、模式、路子,做好这些助农成效就能成倍增长

文/王吉伟

现在只要提到助农,必然离不开两个关键词:直播与渠道。

翻看各种助农信息,总有某某明星参与直播助农的活动,直播带货助力农产品销售的新闻更是数不胜数。当前,直播带货已成助农主流模式。很多助农活动,都会拉上几个主播,带着乡亲们到田间地头走上一走。

做上一场直播,确实能帮农户们卖一些产品,但助农扶贫又岂是简单做几场直播就能解决的?没有直播就没有了销量,这样只能顾及一时的助农,根本无法彻底解决产品滞销难题。

同时,助农更是离不开拓展渠道。多一种渠道,农产品销路开阔了,助农成功的把握也就能多上几分。但有些助农项目,所谓的渠道就是帮着农户把产品拉到外面去。更低的价格让农户不赚钱甚至赔钱,更多的渠道却是在无限压缩产品价格。

所以,助农不能只是做做直播与搞几个渠道,而是一个成体系的活儿。它需要平台有更多的举措与模式,更需要有合适的路子坚持下去。助农不只是让农产品走出去,更要让农户的销售思维走出山、走出村。

本文,王吉伟频道就跟大家聊聊助农现状与完善的助农体系。

助农不是直播秀,很多助农行动虚有其表

直播带货,成为当下非常时期最有效的销售手段。一时间,各大助农平台及组织都上线了直播带货。甚至,有的还会开车拉着农户去田间地头做直播。这种做法给人一种错觉,助农就是直播带货。

但,直播带货真就能解决农产品的销售问题吗?直播形式没有问题,能够真实、生动的向消费者展示产品情况。所谓“主播一来,销售过万”,但主播一走,不会直播不懂规则的农户仍要会对滞销的产品发愁。

同时,产品质量无法保证,是否会打消消费者的购买热情?面对消费者的质疑与比例不小的商品退回,这种效率的助农又该如何评判?农户们,又该如何面对这一切?

如果把直播助农可以分为“秀”和“助”两部分,大部分助农直播做到了“秀”农,却没能做好助农。

同样,助农也不仅是帮助农户把农产品拉出去。所谓助农,重点在于帮助农产品找销路,但是要找的这个销路是有学问的。不只是将农产品以更好的价格卖出去,还得让有需求的人能够找到这些好产品。

若只是低价卖给某些中间商,这也不算是真正的助农,农户自己也能做得到。从供需上讲,没有将供应与需求做到更好的适配。想买的买不到,想卖的卖不好,助农成效亦是大打折扣。

上面这些助农现象,一定程度上反应了农产品经营的现状。从产业链整体而言,中国农业长期存在价值链严重脱节的问题,具体表现为:

第一,产供不在一体。产业从农产品的种植到收购,到不同的销售体系,这些环节极大的提高了商品最终的售价。而真正付出最大辛苦的农民,并没有获得他们应该拥有的价值,大量价值分散在更复杂的分销体系中。

第二,品牌认知度不够。小产地的结构里还有非常多的产品,不能被用户或者市场认知,品牌认知度存在问题。

第三,从业人员可能良莠不齐。一些打着助农旗号的行为,反而对市场产生反向影响,产地品控环节的监督力度并不够。其中的最大痛点在于,农民的价值无法真正发挥。

在产业存在这些问题情况下,很多助农行动实则都是虚有其表。

助农是个体系活儿,离不开举措、模式与路子

通过上文,大家已然了解到助农不能只是解决农产品销路问题,更在于如何帮助农户经营。表面看起来,助农很简单,实则它是一个成体系的活儿,需要一系列的举措、模式与路子,需要通过各种手段最大化助农。

助农,不但要让农产品进入全国的市场,更要让农户的销售思维走出山、走出村。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助农体系至少应该做到以下几点:

首先,举措上多触达。举措上多触达,就是看助农平台能否将其助农举措触达更多商户,将平台的各种支持及优惠政策普惠广大用户。通过各种资源并协同多方制定相应的计划,以帮助农户实现增产增收,同时让平台用户享受低价品质商品。同时,多触达还体现于求变,随时可以根据农户需求进行迭代与优化。

其次,模式上求创新。平台助农,说到底是数字化技术在农业这一产业的落地应用。将供需双方的需求,通过云计算、大数据等多种技术连接在一起,融合平台资源给予多方更多的供需匹配。并在实践中不断优化并创新,最终将助平台农打造成高效集成的长效价值链,就能打造最佳的助农模式以及行业解决方案。

第三,路子上要坚持。有了举措与创新的模式还不够,最重要的是坚持,需要将一条对的路子走到底。一个好的助农平台、项目以及举措,至少需要坚持一年以上的时间,而能够长久坚持的举措,必然会是经得起考验的好路子。助农需要好路子,更需要在走好路子,还要在路子上不断发现问题、增加新举措并优化模式,以更好的助农。

将举措、模式、路子融合到一起,也就能创造一个更好的助农体系。而一个完善的助农体系,更应是从产到销全程赋能农户的与用户的。你的举措能够覆盖更多农户,模式能够匹配更多需求,路子足以淌到底,助农所能取得的成效也就越好。

从“京心助农”计划,看京东的助农体系

6月12日,京东全面升级了其在疫情期间启动的“京心助农”。

与之前的不同的是,这次战略升级将“京心助农”彻底打造成一揽子助农举措。通过整合并优化供应链、物流、人才、流量、直播等全平台、全渠道资源,不断加深与政府、农人的合作,推动生鲜农产品上行可持续发展。

在渠道方面,“京心助农”全面整合京东集团全平台、全渠道所有涉农业务,包括7FRESH七鲜、京东超市、京喜、京东直播、京东秒杀、东东农场、京东物流、京东数科、京东智联云等。

物流支持方面,京东物流为全国530多个农特产地提供定制化供应链解决方案,持续加快供应链、快递、冷链等业务下沉,打造专门服务最先一公里的物流新基建。

在模式上,京东通过大数据,指导农户生产什么、如何生产、生产多少,为助农产品建立标准体系,加大物流和冷链仓储在农村地区的覆盖,并依托智能供应链的全渠道销售通路,以此推动助农产品规模化、标准化、品牌化发展。

这个模式,能够有效解决传统农业模式下,家庭式农业生产、农业产业化和标准化程度低、供应链加价和产品损耗居高等影响农产品电商化的难题。借此,助农成效将会大增。

未来三年,京东会打造百亿级流量池、培养出100万农业电商人才、共建10万农产品直播基地;并会推出一整套品质助农措施,为农产品“出圈”保驾护航。同时京东还定了一个目标:3年内带动通过“京心助农”项目覆盖的农人收入增长50%以上。这意味着,京东至少会在这条路子上坚持三年。

从举措、模式、路子三大要点而言,“京心助农”已是一个非常完善的助农体系。

后记:解决农业价值链问题,让助农更有成效

针对前文所提及农业价值链环节的脱节问题,京东集团副总裁、7FRESH业务负责人王敬在发布会上,提出了几个商业化运作的解决方法:

第一,渠道重组,缩短供应链以放大农民利益和消费者利益;

第二,品牌重组,将产品地域化品牌化以提高产品价值;

第三,品控重组,把品控建在产地上同时做到产销集成,杜绝品质良莠不齐。

这三个方法,正是“京心助农”项目的主要内容。京东生鲜作为全国最大的自营生鲜平台,在产业扶贫助农方面具有天然的全产业链优势。

《数字经济助农——电商农产品销售报告》显示,在2020年第一季度,受疫情影响,全国网络零售额走低,但农产品线上销售额的增速达到31%,比2019年还高4个百分点。截止目前,京东生鲜所售农产品已覆盖中国95%的产地。在智能供应链和智能物流的加持之下,京东的助农成效有目共睹,现在已是公认的“助农新基建”。

自2016年初启动电商精准扶贫,到现在的“京心助农”项目战略升级,京东一直在积极将扶贫、助农与自身业务紧密相连,去帮助更多的地区脱贫与致富。与更多将助农作为噱头,或者只做表面文章的企业对比,京东是真心在做助农,这一点难能可贵。

整合全部资源用数字化手段去改造田间地头,优化供应链,帮助农民增产增收,让消费者享受更大的优惠。这,正是一个完善的助农平台最应该做的。

从社会价值而言,王敬希望京东助农项目能够一直做下去,我们又何尝不是如此?

真心希望,能够多几个“京心助农”这样的助农项目,那将是百姓之福。

【王吉伟频道,关注TMT与IOT,专注数字化转型与流程自动化。】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