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对话工长家王鲲:让装修可以网约

作者: 孟永辉 来源: 辉常观察 2020-06-25 07:14

互联网家装经历了野蛮生长之后,开始回归客观和理性。人们不再简单地关注流量,而是开始真正关注那些家装行业真正需要关心的东西。在我看来,家装行业真正需要关心的,其实就是施工。只有施工的痛点和难题得到了破解家装行业的发展,才能真正有所进步。

作为一个以施工为主要切入点,专注于施工的平台,工长家其实从一开始就走在了正确的道路上。作为工长家的掌舵人,王鲲对家装行业的痛点,对施工在家装行业的重要作用都有着深刻的理解。同时,他成立的工长家同样在按照他的理解做着一些真正可以改变家装行业的事情。

对于未来互联网家装究竟向何处去,如何才能真正从根本上上解决家装行业的痛点和难题,我与工长家王鲲进行了一次深度对谈。

孟永辉:我知道工长家是以工长为切入点来把控家装施工环节,通过对施工环节的把控来解决家装行业的痛点和难题,那么,现在工长家的具体发展情况如何?我们的模式在实际操作过程当中的运行情况如何?

王鲲:孟老师您好,非常高兴与您再次交流。我们《工长家》是汇聚成都本地的装修工长和师傅、在此基础上建立的用工接单平台,采用了微信群运营的方式,从零开始到现在已有近万名从业者用户,每天都要产生相当数量的用工、找活及相关资源的需求,由我们团队实时发布这些需求并撮合签单,收服务费。目前微信群的用户和订单数量稳步增长,发布需求和解决需求高效靠谱,被群友们亲切的称为“万能群”。

孟永辉:互联网家装发展到今天,很多人开始对它产生怀疑,甚至有人开始说互联网家装就是一个伪命题。您认为互联网家装到底出了什么问题?您所思考的解决方案又是什么?

王鲲:互联网家装,过去这几年的很多项目,没有产生能真正改变装修行业的平台,就我个人关注的点来看,产能不足是其中一个原因。装修在本质上是人员密集型的行业,工长师傅人群作为中坚力量,决定着装修工程的好坏成败。很多项目在大量获客的同时,无法建立与之匹配的供应交付能力,缺乏足够多的优秀施工人才,导致工期和品控跟不上,客户满意度下降,最终影响成交量。

供给侧改革,也许是互联网家装平台的一个突破口。装修现有的发包模式下,工长加盟需要缴纳押金,每个工地有质保金滞留,工程进度放款慢通常造成垫资施工,等等,过多的中间环节,增加了个人负担,阻碍了人才流动,最终限制了人员规模。如果一个平台能够让大量的工长师傅走到前台,和消费者实现自由交易,真正让用户有利可图,就能够调动用户积极性,聚集资源,释放出生产力。平台不再占有交易,而是担当市场的角色,引导价格、品质、服务的竞争,优胜劣汰。

孟永辉:设立工长家的初衷是什么?工长家与新浪抢工长有什么样的区别?

王鲲:好装修要有好工长,选对了工长,装修就有了一个好的开端。我们希望有更多的客户享受到好工长的优质服务,这也包括好师傅的做工品质。

新浪抢工长是一个有影响力的全国性平台,我们需要向它学习的地方还有很多。装修的施工需求越来越多,细分的工种也越来越多,我们没有只停留在工长这个层面,而是给予了工长和工人师傅同样的重视,花了精力下沉到装修施工的各个方面,来满足多种多样的装修需求。

孟永辉:我看你经常在朋友圈发一些施工的图片,这些施工的图片可以说是非常不错的,这说明在实际装修的过程当中,其实很多工人的工艺还是可以的。那么,您认为家装行业的施工究竟出现了什么问题?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装修乱象?

王鲲:加入工长家平台的工长师傅们,很多人展现了良好的手艺做工和职业素养,在平台做出了口碑,满足了客户的需求,让我们从平台的视角体会到,好师傅需要发现,装修行业其实人才济济,优秀的工长和师傅非常多。

家装长期以来没有门槛,又经历了一个飞速发展的阶段,从业者良莠不齐,消费者不可能都具备我们掌握的知识和经验,所以造成了市场的乱象。帮助更多优秀的一线从业者脱颖而出,让他们能够服务更多的人群,这是我们正在做的很有意义的事情。

孟永辉:工长家现在是如何把控施工的质量的?

王鲲:我们有一整套考察认证和评价体系来做品控。

第一是严格的准入机制,这是一根红线,只有认证过关的师傅有接单资格。我们有经验丰富的装修工长们组成考察团队,按多个方向划分负责片区,会到工地现场考察师傅,从基本功、工具、沟通理解能力等方面对师傅进行全面的认证打分,并做现场照片的记录,通过认证的师傅就具备对应的资格,能做中高标准的工地,或者一般低要求的工地,手艺确实不过关的会直接否定。除了工地考察,我们还有一些辅助手段来做评分的加减项,比如是否有可信的用户推荐,能否提供可信的履历,等等。

第二是在合作中的评价和退出机制,手艺好评价好满意度高的师傅,往往成单率高,我们会保持其接单优先权。有的师傅手艺没问题、但是职业道德不行,比如结算不合理多算多要、工期拖沓三天两头不上工地等等,就会降低接单优先权,表现恶劣者取消接单资格。

第三是协调和保障机制,装修是手工活,工地出状况就要解决问题,平台都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协调,对现场问题判定,给出建议意见。如果当事人不能或不愿解决的,我们会在整个平台发通告,更换靠谱的师傅。解决问题的态度、速度和完成度,也会记入师傅的综合评定中。

实际上,我们用这套认证和评价的征信体系,建立了平台共享的装修人才云数据,支撑起了用户对平台的信任,才有了现在越来越多的用户使用平台资源和付费,支持平台向前发展。

孟永辉:工长家现在运行得如何?我们未来有什么样的规划?

王鲲:从业者端的资源聚集和变现,这一步我们走的扎实,打了个好基础。平台有了这么多的优秀施工人力资源,意味着我们可以灵活满足各种各样的客户类型、从整体到零散的各种装修需求。相对于传统整装市场的激烈竞争,局改和旧翻新的市场方兴未艾,这是当前更适合我们的方向。

孟永辉:从我们2016年见面,工长家已经运行了4年多的时间,这四年多以来,您有什么样的感悟?

王鲲:从事装修的工长师傅们,普遍是从老家出来打工,认老乡、小圈子抱团是这个人群在合作中的特点,不认识的人不做,不容易相信陌生人,刚开始的推广是有难度的。

我们举办了多场的工长师傅联谊活动,从交朋友相互认识开始,进一步和马可波罗等知名建材商联办工匠技能大赛、手艺秀等专业活动,在工长师傅群体中形成了口碑,促成了局面向好发展。平台有着互联网从熟人社会到生人社会的连接属性,拓宽了工长师傅们的视野和合作圈,增加了师傅的收入来源,解决了大量的用工需求,影响了越来越多的用户加入社群,这都推动着社群向签单平台发展。

孟永辉:站在您的角度,你认为未来的互联网家装将会向何处去?未来的家装行业又将会呈现一种什么样的发展态势?

王鲲:在成都本地,随着全面精装房的时代到来,小区交房集中装修热火朝天的景象难以再现,装修需求将更加分散,传统公司高投入的营运压力加大,资金链断裂的风险增加,装修公司的市场洗牌会长期持续。成都这几年相继倒闭了一些有名的装修公司,每次事件都给行业造成了震动、给深陷其中的工长师傅造成了损失。未来数年,工长、师傅们作为个体创业者,仍然会处在这一类市场风险之中。

互联网家装在上一个阶段有过经验教训,付出了巨大代价,不代表未来没有希望。虚拟公司、平台经济,为家装从业者提供了新型创业模式。供给端的流量整合到一个平台,需求端的流量水到渠成。我期待一个高效专业、拥有丰富人力资源的网约工平台,能让消费者选择优质装修像网约车、网购一样方便快捷省心有保障。

作者:孟永辉,资深撰稿人,专栏作家,特约评论员,行业研究专家。长期专注行业研究,累计发表财经科技文章超400万字。支持保留作者来源的分享,转载请保留作者版权信息,违者必究。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