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东的“火星”第一单

作者: 鹿鸣财经 来源: 鹿鸣财经 2020-06-28 17:46

在荒野中生根发芽

文|鹿鸣财经(luminglab)

作者|周有辉

编辑|封成


6月11日,京东快递小哥郭晓冬早早收拾了卡车,准备开始今天一项特殊的任务——登陆“火星”。

火星,一颗橘红色的沙漠行星,古汉语称之为荧惑,被不少科学家认为是移民外太空的第一站。

在砂砾遍地、荒凉沉寂的火星表面,遍布遭陨石袭击后由撞击形成的坑坑洼洼,这里寒冷荒芜,沙尘飞扬,久经荒漠化,纵使环境恶劣,火星依旧承载了人们探索宇宙的热情。

我国将在今年独立进行火星探测计划,预计7-8月间,在火星距离地球较近的时候,实施“天问一号”火星探测器发射任务,这意味着人们将对遥不可及的火星迈出了坚实的一步。

科技和幻想的力量不断塑造着大众对火星的认知,人们渴望有一天能够踏上火星那片荒凉恢弘的土地,其实,在中国的西部之西,就存在着一块荒凉之境,满眼死寂的风景会给予人们视觉和心理上的颠覆,就好像去了另一颗星球。

那里是冷湖,被称为地球上最像火星的地方。

4年前加入京东的郭晓冬,工作越发干练利落,检查货物,加满汽油,再次确认收货人的地址,青海省海西州冷湖镇火星营地。

冷湖小镇因石油资源而繁荣,在上个世纪60年代,居民人数曾达到10万,新中国成立初期,是少数几个拥有公交车的城市,世纪末渐渐没落。

如今,小镇常住人口只剩下几百人,但冷湖仍然焕发着蓬勃的生命力。

冷湖所在的区域被称为西部之西,若不是石油的开采,冷湖在历史上就是一片无人区,穿越冷湖的路只是在细如鸡肠断断续续的土路的基础上修建而成的一条小道,物流运输能力几乎为零。

现在这条西部之路已经变了模样,平坦的柏油路有十几米宽,行驶在西北大地的公路上,苍茫与荒凉会让人感到自身的渺小,一眼望去,无边的戈壁滩会令人感受到绝望。

继续跟着导航指引行驶,红色卡车开进了更加奇特的区域,地质风貌陡然改变,深入柴达木腹地,可以说是生命的绝地,陡峭的悬崖,红色的山块,凄厉凛冽的寒风,这里是火星1号公路

距离目的地火星营地还有最后90公里,地面的雅丹群开始显现,这里有着层次最丰富的雅丹地貌,粗犷得近乎残暴,美丽里裹挟着无情。

曾行走于火星公路的刘慈欣表示,“第一个感觉就是,我毫不怀疑我真的置身火星的环境中。”

炙热的阳光下,郭晓冬到达了火星营地,将快件交给了火星营地的负责人袁振民。

一望无际的黄土地上,一抹京东红尤为显眼,这意味着京东青海区的“火星线路”试运营成功,深耕青海片区近10年的京东物流终于在中国荒野中的荒野生根发芽。

从日均单量数百单到现在,日均同比增长了200多倍,京东物流在广袤的青海大地上奔走了10年,京东物流深入“千县万镇”的速度和决心已经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一、火星小镇的物流之渴


“过了日月山,过了青海湖,再过了海西绿洲德令哈,向西,再向西……那就是我们柴达木无边无际的大漠戈壁。”

作家陈忠实曾在其散文《柴达木掠影》中描写到,地表是如同刚刚得到细雨润湿的黑油油的土壤,踏上去竟然坚硬如铁,这是经过盐渍造成的奇异景象。薄薄的土层下,是青石一般坚硬的盐层,深不知底。

冷湖镇地处柴达木盆地西北部,面积17460平方公里,海拔2800米,境内地形复杂,东北高,西南低,形成山地、丘陵、戈壁、沙漠、盐泽、湖泊兼有的特征,干涸得如同火星般的不毛之地。

1954年,第一批地质队员进入这里进行勘探,发现石油构造,便开始了开发、建设冷湖的历史,这也是青海油田的历史,无数热血青年在这里抛洒热血。

多年以后,冷湖已没有了往昔的繁华,留下的仅有那石油老基地依旧宏伟的遗址,常住人口锐减,当地人感叹道,冷湖人虽然只有短短60年的历史,但它依然承载了太多人的记忆。

我们走访了几家当地的店铺,许多餐馆老板都在冷湖待了将近30年,他们延续了冷湖过去的烟火气。

当地政府为了推动冷湖的发展,不再依托于第一、第二产业,他们看到了因为资源枯竭导致的城市衰落,转而发展近乎不可能的第三产业,旅游。

回顾小镇的产业转型,这过程无疑是在摸着石头过河。

2017年7月,当地政府找到了行知探索集团总裁曲向东,曲向东曾是一名央视记者,离开体制后,推出了闻名于企业界的深度文化体验产品“玄奘之路”,穿越无人戈壁滩是产品的重要卖点。

冷湖周边的风蚀地貌启发了曲向东,冷湖火星小镇项目就此启动,项目的落地速度令人咋舌。

2018年3月行知团队萌生了建立火星营地的想法,调研、规划、施工、建成、对外开放仅仅用了半年时间,2018年9月15日冷湖工行委在火星营地举办了首届“冷湖科幻文学奖”颁奖典礼,集结了国内众多科幻大咖。

期间冷湖还受到了天文科学界的关注,距离冷湖镇中心大约67公里的赛什腾群山,有着适合夜空摄影的绝佳条件,中科院国家天文台的大型光学望远镜在此架设,2020年5月国家地理杂志刊登了冷湖的星空照片,冷湖被认为拥有“极致完美的晴夜”。

科学、科普和科幻三个圈层的共同融合推进了冷湖小镇的转型之路,让当地政府看到了第三产业的优势,随着冷湖镇发展方向的明晰,一波中高端旅游客群被吸引,旅游业渐渐活络。据火星营地负责人袁振民介绍,旅游旺季时,宾馆几乎天天供不应求。2019年,茫崖市游客流量约有91万人次。

人多了自然有了物流需求,冷湖许多物资和商品都需要从敦煌或是德令哈运送,居民购物很不方便,所以镇政府邀请了京东物流开拓线路,希望让火星小镇被世人所认知。目前冷湖镇日均下单量还较少,如果单量能够稳步提升,就可开设起“火星站”,届时购买自营商品下单收货时间有望从10余天缩短至5天。

5天时间在我们眼中或许过于缓慢,快递业的蓬勃发展让人们轻易享受到物流的便利,短至几个小时的配送时间在大城市并不鲜见,但是对于环境极端的西北地区而言,物流布局的难度太大了,没有雄厚资金和集团战略背书,即便是物流企业巨头也难以在此扩张。

冷湖的发展和京东的下沉战略互相契合,让京东自建物流体系有了扩张的可能,如同当年冷湖挖开第一口油井,“火星”第一单有着更多的象征意义,京东物流让西北的荒漠有了一抹亮色。

火星营地负责人袁振民说道,“前几天我发现了京东的收货地址能够选择冷湖镇,在这样偏僻的地方快递都能送到很惊讶,也很高兴。”


二、深入“火星”的最后一公里“服务”


冷湖火星线路的试运营是京东物流解决“最后一公里”配送的缩影,奔驰于砾石堆积的戈壁滩,赤裸的峰峦和沟壑,7个小时的“火星”配送实际上是青海京东快递员的日常。

偏远地区的“最后一公里”已经超出了字面意义,由于这里的特殊地形,高原上的京东快递员为了送一件普通快递,从物流配送站点到收货人手中往往要长途跋涉上百公里的路。

目前青海全省有10个先锋站,兴海营业部、同德营业部、贵南营业部、黄南尖扎营业部、海西乌兰营业部、海西天峻营业部、海西花土沟营业部、海西都兰营业部、海西大柴旦营业部、海北祁连营业部。

这些全部是单人单站,也就是说一位京东快递快递小哥服务数千甚至上万人群。

冷湖镇直属于茫崖市,茫崖市下属三镇,6万多人有汉、蒙古、藏、回等17个民族,另外两个小镇,花土沟镇与茫崖镇已经有了京东快递站点,配送范围最大的是海西花土沟营业部,服务片区内1万余人口,配送范围2.9万平方公里。

在平均海拔3000米的高原小城花土沟镇,34岁的崔斌斌是京东快递站唯一的快递员。

2018年初,因为不甘心只做一名普通的京东快递小哥,他主动请缨从西宁市一路向西1200公里来到这里,一个人撑起了公司覆盖近三万平方公里的快递业务。

从西宁来的物流转运车两天一趟,崔斌斌的送货量从建站之初的每次一二十件,到现在猛增了30倍以上。两年的时间里,崔斌斌一个人一个站,送出了十多万件快递,配送里程近四万公里,接近绕地球一圈,而他一年之中只有春节才能休息四天。

在疫情期间,一个月的时间里,崔斌斌送出了7000多件货,他用自己的方式守护着这座城市的人间烟火。

被问及这份工作会不会太过孤独时,崔斌斌说:“看着大家签收快递就是一件幸福的事情。”对于茫崖市的市民来说,崔斌斌的出现让他们的生活舒适感倍增,崔斌斌与市民之间也结下了深厚的友谊。

像崔斌斌和郭晓冬这样的京东快递小哥还有很多,从2007年自建物流开始,京东物流用10年时间完成了大件和中小件物流在大陆地区几乎所有区县的全覆盖,服务触达行政村超过55万个。

“最后一公里”是电商物流体系当中脆弱的一环,京东小哥奔走于中国千千万万个区县,激活了广大农村地区物流的“毛细血管”,坚韧地撑开了一片天地。

2019年8月,京东物流提出了“千县万镇24小时达”计划。基于这项计划,不少偏远地区已从多日一送升级为每日一送,使得24小时配送服务触达更多人群。截止2019年底,全国24小时达覆盖区县占比已达到88%。

因为物流的便捷,互联网的红利得以惠及三四线城市,帮助了像冷湖这样的小城更好的发展,更多低线地区、偏远地区的广大消费者将享受到更为极致的物流服务,同时也将助力推动低线城市以及乡镇地区消费加速升级。


三、沉到西北腹地里去


帕米尔高原的喀什,西部之西的茫崖市,即将开通线路的冷湖镇,京东物流满足一个个西北小城居民的消费需求,品质生活在这些小城里延续,京东快递小哥的坚守为连接起了千县万镇计划。

6月8日,京东物流宣布,将发起新一轮物流大提速。通过新建扩建城市仓、创新产业链模式、定制专属方案和快递进村等核心措施,让“千县万镇24小时达”再升级。

京东物流车行驶在火星一号公路

计划重点聚焦提升本地商品满足率的城市仓和转运仓方面,西北地区乌鲁木齐、阿克苏、天水、银川、西宁等城市均含其中,这将有效提升物流辐射力,更好满足县镇村消费者需求。值得一提的是,这些仓储设施中4至6线城市订单占比最高达到90%,当地消费者收货将更快。

京东物流为西北城市的发展提供了更加广阔的想象空间。

比如京东物流与甘肃天水市合作落地的城市仓,打造陇东南智能物流枢纽、天水特色产业上行等方面展开深度合作,助力当地进入“睡前下单,醒来收货”的便利生活时代,推动城市智能发展。

而在新疆地区,已经入职8年的杨卫凯见证了京东物流在新疆的布局发展,时效提速也是他们给当地消费者带来的最大变化之一。

作为伊犁塔城乌苏营业部的负责人,他刚来到当地时,一天只有二三十单,如今营业部10个快递员每天送货单量超过1000单。“衣服、日用品、数码产品等等,100多公里外的团场和乡镇我们都会尽快送达。”

此外,在新疆库尔勒,因为中转仓建设、线路拉直,市区和乡镇基本都实现了24小时达,每年的库尔勒香梨收获季,京东物流还会帮助当地将特产运送到中转仓,发往全国各地。

计划升级的另一个关键词是新基建。

根据该计划,京东物流今年拟投用亚洲一号达到12座,全部面向二到五线城市。亚洲一号是智能物流园区,具备高度智能化处理能力,集商品暂存、订单处理、分拣配送功能等于一身。

新基建下沉和城市仓的扩建,将进一步稳固西北地区的京东物流体系,让那些西北腹地的小城不再“隐没”于风沙之中,助力乡镇的经济振兴。

正如冷湖火星营地的负责人袁振民期盼的愿景,“真切的希望京东可以参与到冷湖火星小镇的发展中来,把火星快递的元素加进来,也许当冷湖实现了宇宙探索和太空旅行后,京东就是第一个为太空人提供服务的宇宙商家。”

文章首发于”鹿鸣财经“(ID:luminglab)公众号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