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行为艺术家都开始直播带货了

作者: 吴俊宇 来源: 吴俊宇 2020-07-06 22:08

撰稿|吴俊宇

本文3252字,预计阅读时间4分钟

很难想象,连当代艺术这个保持着高格调和神秘感的行业都开始直播带货了。过去艺术行业那种在展会和画廊中展开线下交易,保有神秘空间的状态似乎逐渐打破了。

国内外皆是如此。由于疫情影响,在欧美发达国家,艺术家们正在试图纷纷在线上策展。线上艺术展已经成为了某种常态。北乔治亚大学已经迈出了这样一步。

用UNG美术馆主管维多利亚•库克(Victoria Cooke)的话来说:

由于COVID-19的肆虐,UNG美术馆目前关闭,网络交流办公室帮助开发了一种不同的方式来庆祝我们有才华的学生的作品,并与社区分享。

国内艺术圈也在做出新的尝试。早在去年画廊周北京2020筹办时,实际上就在考虑传播形式的多样性以及数字平台的拓展。

这一想法因疫情也得到了加速落地。

疫情期间的活动要考虑观众、伙伴、工作人员的健康安全,以及因旅行限制无法到访的国际观众,项目内容也拓展到了延展到数字领域。

最终,由画廊周北京主办,艺术家胡向前和UCCA尤伦斯当代艺术中心副馆长尤洋共同策划的《多余的画廊:胡向前艺术直播行》在百度直播落地。

“带货”对象包括《吃自己》、《徽章》、《朱丽叶》等当代艺术作品。

这也是“全网首次行为艺术直播带货艺术品”。

本次直播带货作品之一《吃自己》

这场直播本质是一场包含线上售卖艺术作品的行为表演项目。对百度直播和艺术家本人而言,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直播的价值

今天的直播行业和几年前的直播行业格局完全不同。直播正在成为一个个公司战略业务的产品组建,它有着明确的目的:

或是做留存、或是做变现,或是打通产业链上下游。

过去垂直类直播存在生存空间,然而在今天垂直类直播产品几乎都已不存在了。每一家做直播业务,都有着明确的目的,直播成了手段而不是目的。

去审视抖音、快手、腾讯、阿里在当下直播赛道的意图会发现,直播其实目的都是服务集团更高的战略目标。

对抖音、快手而言,直播存在的价值和意义在于两点。

一种稳定的变现手段,通过用户打赏平台抽成的方式获得营收;

打通电商带货业务,扩大平台营收来源,改善收入结构,为未来上市做准备;

在游戏直播赛道,虎牙、斗鱼都已被腾讯收购整合,而且有消息称,今年三季度虎牙、斗鱼、企鹅直播都会被整合。对腾讯游戏来说,三大直播平台有其特殊意义。

创造更大的营销价值、赛事价值,为游戏营销、赛事营销寻找平台;

粘合游戏用户,反哺游戏人群,打通游戏产业链上下游;

对阿里来说,淘宝直播为代表的直播业务存在价值和意义在于两点。

在和拼多多的流量、用户流量竞争中,淘宝需要开辟新的战场。直播带货很大程度是和微信电商裂变针锋相对的一种有效手段,它有战略防御的作用;

催熟抖音、快手造就的带货风口,甚至把抖音、快手变成自家流量池。短视频、直播平台对阿里来说,是一种有效的营销手段和带货渠道;

百度直播在百度移动生态中出现的频率同样越来越高。比如疫情期间推出的战疫直播间以及后续的云游博物馆、故宫直播、水下探秘等等都吸引了大量用户关注。

对百度来说,它在直播赛道的战略意图到底是什么?

直播的意义并不在于直接和其他直播平台正面冲突争夺用户。虽然这次行为艺术“带货”也打上了带货的标签,但它的目的绝非于此。

这是百度万象大会后AI深入移动生态,加码知识为核心的直播的体现;QuestMobile数据显示,百度移动生态拥有超过10亿用户。当下“全景式流量争夺战”中,流量和用户时长几乎是零和博弈,切入艺术和知识类直播是在巩固百度自身护城河;

拉高百度App用户粘度;百度App日活目前已突破2.3亿,月活突破5.3亿,人均使用时长增长30%,目前已经相对稳定。在艺术和知识这个切口同样是用户的刚需,能够巩固这一版图,也可以压制其他信息流平台;

试图打通百度App生态;百度App上新建立了百度电商解决方案度小店,也是这次艺术带货用到的解决方案。百度App上大量流量需要和线下对接,帮助线下机构转化变现,这次的直播无疑是勾连线上线下的一次具体举措。

综上看来,无论是抖音、快手、腾讯、阿里,还是百度在当下直播赛道的布局,直播其实目的都是服务集团更高战略目标,而不仅仅只是跟风做直播本身。

艺术的探索

当下疫情对当代艺术这个市场也产生了无可避免的影响,重挫了整个艺术产业生态。

最直接的冲击是,过去的线下会展在疫情反复之下无法落地。疫情对画廊等各种艺术机构的经营也危害严重,场所和劳动力成本以外,还有昂贵的工艺品运送与保费等。

这次画廊周北京2020原计划23家画廊及6家非营利机构参展。然而疫情影响,只有20家来自798艺术区的画廊及2家非营利机构参展。一批重要国际买家无法到场。

但也是一次自救和创新的机会。

互联网平台为代表的新兴传播媒介成为了传播渠道之一。无论是艺术机构还是艺术家都在思考,如何在当下疫情与生活共存的不确定时代转变方式、维持创作。

要知道,当代艺术一直在尝试新的媒介手段,试图通过新媒介手段展开新的创作方式,触达更广泛的用户群体。

这次在百度App上直播,对胡向前本人和艺术机构来说,其实是一次大胆尝试,有着多方面意义:

媒介创新,通过互联网平台去策划线上艺术项目,这在过去是相对少见的一种现象,我们甚至可以猜测未来更多艺术机构可能会通过一系列线上流量平台做艺术品展出;

受众拓展,让更多热爱艺术的人群感知艺术,百度App每月覆盖了5.3亿用户,当代艺术又是个非常窄众的艺术门类,大众市场关注对当代艺术发展本身而言具有一定的价值;

试水带货,帮助艺术家试水线上售卖艺术作品。要知道,本次直播售卖中的艺术作品均由精挑细选而来,其中不乏中国当代艺术的新锐力量,具有重要的收藏价值。

其中的“带货者”胡向前是活跃在中国当代艺术界的青年行为艺术家。

对艺术家胡向前来说,这是他对新媒介手段的一次大胆运用。要知道,胡向前的录像和行为艺术作品常从当地时事寻找灵感,对社会作出批评并予以尖酸的目光。

他善于用幽默的手法使人们注意到自己观察到的矛盾和荒谬,向愚昧的人展现天赋慧眼。胡向前自行出演被视为充满表演戏份的角色,例如在其中一部最广为人知的作品《蓝旗飘飘》(2006)。

在这次直播售卖中,艺术家胡向前以身体表演的方式介绍和呈现艺术品,加上实时互动的直播技术与"一键下单"的电商便利,化身成为一家"线上画廊"。

整个线上售卖的行为也被全程记录,成为一件“完整作品”。

这同样是一种行为艺术——这是疫情时期艺术圈的自救手段,也是一个特殊时期的历史片段。

未来的想象

坦率说,我们很难判断当代艺术在线上带货是否会成为某种常态。这需要用户习惯养成,也需要买主习惯养成。

然而当代艺术作为一个窄众领域,它有其行业特殊性。艺术品终究需要一些重量级、有格调的买家做支撑才能形成“市值”。

艺术品也有必要自身维持其窄众格调才能保持影响力。艺术家们也需要创作空间,保持一定的神秘感。主要交易,一定还是在线下完成。

这个逻辑这就像是苹果永远不可能去做千元机。

对UCCA和百度来说,更长久、更稳妥也更现实的做法是,长期在百度App上保持相关的展示。让窄众的当代艺术让更广泛的大众知晓。

我们可以预判的是,艺术展览上线未来可以成为常态。事实上,这也是谷歌正在做的事情。

疫情期间,Google也和英国皇家艺术协会展开了合作。艺术爱好者可以在皇家学院网上了解250年来的夏季展览。

目前,英国皇家艺术协会和Google已经创作了30多个展品和故事,提供自助参观和通过谷歌街景(Google street view)在大楼的画廊和隐蔽房间进行虚拟漫步。

安吉丽卡·考夫曼(Angelica Kauffman)、银卡·肖尼芭(Yinka Shonibare)和鲁巴伊娜·希米德(Lubaina Himid)等200多幅作品可近距离观看,而视频则允许进入RA的图书馆和广泛的藏品。

用皇家艺术协会的首席执行官阿克塞尔•Rüger的话说:

危机时期,美术馆和博物馆应该成为社区的场所,提供灵感、逃避、安慰、乐趣和安慰。自1768年以来,皇家艺术学院就一直在这样做。在我们的大门不幸关闭的时候,我们很高兴通过谷歌艺术与文化继续在线文化交流。

和Google一样,百度作为重要的信息与知识获取渠道,在文化艺术维度上展开更多探索,和艺术机构、艺术家展开合作也是创造社会价值的一种重要方向。

无关变现,无关竞争,只关乎艺术本身。

————END————

主理人 | 吴俊宇 公众号 | 深几度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