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大投资机构论道:变局中开新局 好的投资机构要学会适应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7-12 17:56

2020年7月10日,第四届GPLP犀牛财经投资产业峰会暨2019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千禧大酒店隆重开幕。

在“2020年的投资之道”当中,各位投资人表示,2020年注定是一个不平凡之年,对于投资者来说,2020年或许也是一个好的投资时机:在低迷的时候估值合理并且可以找到发展不错的企业。

以下为各个投资人的发言:

凯联资本沈文春:保持乐观 危机中遇新机 变局中开新局

凯联资本合伙人沈文春

2020年的创投圈在公共卫生事件和中美贸易双重挑战下面临很大的发展压力,特别是疫情的发展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对于很多产业来说可能都面临灭顶之灾,特别是餐饮业、旅游业,还有酒店行业,这些行业都面临很大的困难。

在这样的背景下,对于投资机构来讲就是应该更深入挖掘投资机会,目前的资本市场科技的泡沫其实是对创新的奖赏,是对未来创新的促进,其次,我们还要保持乐观,危机中遇新机,变局中开新局,因为有时候快就是慢,慢就是快,从容可以让2020年下半年更好。

国科嘉和陈洪武:好的投资机构要学会适应 要有冷静心态和长远眼光

国科嘉和合伙人陈洪武

2020年是非常困难的一年,这是有几方面原因叠加的:

第一个是整体中国经济周期一直在下行,目前并没有明确的统计到反弹的阶段,从大环境来讲还是在缓慢的下行过程当中;

第二是从整体的融资环境,投资机构的融资环境其实是很糟糕的,2019年的时候已经显示出来了融资非常困难,基金关闭的时间非常长,比原来要长很多;

第三是中美之间对于我们来讲带来了一定困难;

第四个是2020年一个最大的黑天鹅在2020年年初出现了——新冠。

这些因素叠加到一起对于我们投资和产业的人来讲都是负面因素叠加,集体产生了共振作用,绝大部分从业者受到了负面的影响,当然不排除个别的,比如口罩,防疫物资生产企业的一波特殊的机会。

在这几个因素叠加之下,一级市场投资开始出现了一些困难:

比如,募资难这个问题其实并不复杂,其实就是机构的出资人,此前答应出资的都纷纷食言,当然也可以理解,这些企业由于公共卫生事件他自己的经营了出现困难;此外投资难同时也是一个问题,造成这个现状的一个原因就是退出问题,从资本市场情况来看,科创板火爆,创业板注册制也要推进,资本市场二级市场的火爆造成了一级市场的冰火两重天,什么概念呢?就是那些成熟的项目估值居高,甚至已经脱离了原来正常的投资估值逻辑,早期的企业现在基本上无人问津。目前的情况是从投资领域中明显感觉到冰火两重天的现象非常突出。

当然作为一个好的投资机构也应该学会适应,或者学会在跟原来的投资逻辑不太一样的环境下怎么去趋利避害,在这方面各家机构有各家机构的门道。我认为在现在很困难的时候,我们作为投资机构更应该是一种冷静的心态,以长远的眼光仔细的甄别求真,在出资的时候需要更加会考虑风险,小心管好我们投资机构的钱,现在是练内功,勤奋工作,努力思考,看看怎么能够找到突破点的时候。但是坦率的讲,通过这次疫情,很多人的目标很明确,那就是先活下去,再争取谋大发展。

沃衍资本成勇:投后管理要做两件事 预警、帮助企业快速成长

沃衍资本管理合伙人成勇

供应链重塑给中国科技创新型企业带来了巨大机遇。尤其是几个很明显的断裂点,包括智能制造、半导体这些方向,其实这些断裂点裂缝的地方给中国的中小企业带来大量的机会,这个在以往是不可想象的。

中国是一个全球工业品类最齐全的国家,除了在消费之外,我们认为在工业领域其实还是有大量机会的,以下是三个我们在应对挑战方面采用的办法。

第一,首先中国能够保证供应链的安全问题。

疫情的爆发一开始虽然流行于中国,但是现在已经变成大流行,中国恰恰又是在全球最早把这个事情控制住的国家;

第二,就是成本问题。

从目前情况来看,我们接触到的一些世界五百强,除了美国之外,其他国家事实上都在加大对中国的投资,我觉得这是我们看到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

第三,比较好的机遇是对科技型的公司,尤其是真正掌握创新能力的公司。

最近这五年中国冒出了一批以技术为导向型的公司,这些公司创始人和原来的创始人完全不是一个概念,越是在环境不好的时候,这些公司越是爆发出了极大的生命力。我自己感觉,包括现在的科创板,还有深交所注册制的推出,虽然现在两个标准还是以最容易实现的标准,但是至少给一些非盈利还亏损的公司带来了一些机遇。

说到挑战,从募投管退来看,募资今年比以往难很多,这是全行业面临的现实问题,未来两年我自己感觉有一些非专业的投资机构这两年会有出清的情况。

最后一个是我们如果投工业科技一定要跟国内同行一起做,不仅是科研院所,尤其是已经上市的公司,创始人大概在40岁到55岁左右的区间,这样的一批已经上市的公司跟他们结合具体产品会有一些好的合作。

投后管理从未来角度来说就做两个事情:

第一是预警,并不是所有投资项目到最后都适合,到最后验证下来是好项目,对于投错的,赶紧处置,不管是好的行情下还是不好的行情下标准是一样的;

第二是帮助企业快速的成长,不管是在合规性方面,还是业绩成长方面,虽然是比较紧急的状况,但是这个还是一样。

三行资本孙达飞:面对挑战要会铁头功、各种功、只能专注

三行资本管理合伙人孙达飞

机遇和挑战始终都是双刃剑,怎么面对这个结局呢?只能不仅要苦练内功,还要会铁头功,各种功,只能专注;

第一,我们选择自己最想做的跑道,肯定看上去很小,但是深挖。我们重点看半导体显示跟IC制造业环节的产业链投资——在整个过程里面,我们发现十年基本上会出现新的技术,而且只有投资才能带动整个产业链的发展,重资产的公司一旦解决资金的需求,只是消化跟二次创新的事情,因此我们比较看好五年以后中国在这方面的重大突破;

第二,今年疫情里面也能看到明确有增长细分跑道,并且能看到还有五到十倍增长空间的跑道,并且符合现在的方向。

真成投资李剑威:给创新企业的溢价有利于引导社会资本多投创新企业

真成投资管理合伙人李剑威

对于募资来说,现在对于GP来说不容易;但是从我们投的科技类公司基本面上看表现不错,而接下来5年是科技创新的难得机遇。在中美贸易战科技战的背景下,尤其今年新冠背景下,我们能看到很多增长机会;比如在线办公领域的公司,半导体类的公司,做核心零部件进口替代的的公司,等等。

拿消费电子产业为例,10年前很多中国公司都处在低端,在2013年开始我们发现不少创业在公司设计、产品定义,包括供应链把控能力已经有突飞猛进的进步,当时我们判断未来5年在消费电子行业中国会出来很多世界级的公司,现在这个看法已经验证。由于贸易战和科技战,后面我们认为在工业核心零部件领域也会出现类似的趋势。

对于科技创业来说,现在是历史性的机遇,因为现在管理层对资本市场的作用非常重视,真正创新的公司在资本市场得到很高的溢价,虽然有泡沫,但是这个泡沫如果放在创新领域,激励创业者。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会引导更多的资本投向创新的企业和创业者,从而快速提升我们的科技实力。

众海投资李颖:避免把钱投到“噪声”上 看清行业发展主线

众海投资合伙人李颖

泡沫、风险都是相生相随的,以消费零售产业来讲,一定要先看主线。

那么消费投资的主线是什么呢?

那就是人的需求和供给之间不匹配的问题,这是我们的核心关注点,但是有些噪声可能会影响我们的投资方向。

具体我们关注到几个具体的现象:

一个是大家关注的直播,直播电商非常火;短视频行业,包括5G兴起,新冠疫情下大家在家里的时间增加了,大家就会看手机,看直播的时间增加了,但直播对需求和供给的影响是放大器,缺少壁垒,也不是主线。另外像速食面、饭、火锅之类,这里面是短期性需求还是占挺大比例的。我们的看法是在每一个行业内和每一个周期内都会有一些品牌和渠道崛起,但是只有在一个产业中有收税能力的企业我们觉得才能在大的经济周期中取得领先地位。

LP把钱交给我们管理,我们能做的是尽量避免把钱投到噪声上,看到行业的主线,才可能看到长期有成长性的机会。GP还是要找到早期被低估,到二级市场被高估,最终赚到这中间的钱。我们还是要看到这个产业长期成长的机会点在哪里,这有这样才能持续给被投企业带来价值,为LP赚到钱。

海松资本马东军:投资第一是辩证,第二是配置

海松资本管理合伙人马东军

我们理解基金这个事是放在稍微宏观一点,第一是辩证,第二是配置。

在中美关系当中,我们80%投资里面是中国公司,20%是美国公司,但我们80%是用美元投的,20%是人民币投的,我们觉得中美之间也不是0和1完全脱钩,也不是完全竞争,而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关系。

从配置角度来谈,我们作为GP投资投一百个公司也好,二十个公司也好总是要有配置的,你跟LP讲你的每一个投资都是有逻辑的,而不是完全机会主义。如果你是做早期的可能IPO投一点。作为一个LP也是,LP投GP是在配置,那么我们反过来做GP的话,我们一定要想在非常动荡的时代我们给LP带来的价值是什么,我得把这个事情搞清楚,我才能从更多的机构那儿拿到更多更长期的钱。

把机遇和挑战放在一起,我们看未来十年两件事,特别是针对中国的创业公司来讲,一个是技术创新,另外一个是国产替代,还有一个是技术创新和国产替代结合在一起的。

接下来就是如何应对了,我觉得对于基金来说要做好两件事,既要处理好LP对退出和现金变现的要求,又要解决好GP长期投资和趋势性投资的关系:

从LP的角度来说,他们对退回和现金变现的要求比以前快多了,科创板这些对我们都是利好,处理好这些关系。但是在危险的时代企业成长会慢下来,怎么处理好这两个关系是考验GP很大的问题;

其次,海松资本的定位一个长期结构性价值投资机构,因此,长期价值投资和趋势性投资如何要结合好,我们要如何发挥我们的核心竞争力,一个是长期价值投资,另外一个是如同通过产业深耕和背后的产业资源最终给LP赚到钱,这是目前我们要做的最重要的事情。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