字节跳动的搜索为什么还是跨不过自己的护城河?

作者: 曾高飞锐思想 来源: 原创 2020-07-14 09:26

有梦想了不起!但要飞得多高,走得多远,还要看本事。并不是本次都是那么好运的——题记

对标中文搜索一哥百度,字节跳动大张旗鼓地进军搜索业务,转眼就快到一周年纪念日了。互联网创业讲究势和速度,如果头条搜索今年内在搜索领域砸不出一个响屁来,那就可能要偃旗息鼓了。

至少到现在,头条搜索还是虎头蛇尾。据最新Statcounter数据,当下国内搜索引擎市场主要为百度、搜狗、好搜(360搜索)、Google、bing、神马搜索,对应的市场份额分别为66%、22%、3.4%、3.2%、2.6%、2.5%。

这个市场份额排名意味着头条搜索在经过一年的摸索和努力后,仍然还没能跻身于搜索领域的主流阵营,甚至被归入了others行列,连搜索行业的边儿都没摸到。如果将来没有出奇制胜的大招,字节跳动的搜索业务在“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进阶中,已经错失了一鼓作气时机,进入了“衰和竭”的状态——搜索市场的机会窗口期正在慢慢收起。

张一鸣对搜索业务寄予厚望,也情有独钟,2012年字节跳动成立,2015年就从百度把朱文佳挖了过来。其时,朱文佳为百度搜索部主任架构师,对搜索技术十分在行。2017年,朱文佳牵头组建搜索团队;2019年,字节跳动搜索业务开始走向前台,宣布打造出一个理想的搜索中台架构,任命前360搜索产品负责人吴凯为搜索业务负责人,全资收购“互动百科”。2019年底,朱文佳被张一鸣委以重任,替代陈林,担任今日头条CEO,也是头条搜索的直接负责人。2020年2月,字节跳动正式发布测试半年之久的头条搜索APP,4月,上线移动端的“头条百科”,将互动百科全资收入麾下。

从这一系列动作可以看出,张一鸣对搜索业务的觊觎由来已久,并做了精心布局。在打完互联网新兴企业最基础的用户和流量争夺战后,字节跳动就把重心转移到了搜索上来。

作为信息分发平台,今日头条靠着算法推荐,在度过初期的野蛮生长之后,目前已经来到了用户和流量增长的瓶颈期,这种情况早在一年多前就已经存在了。据易观数据,2019年1月到6月,今日头条的月活人数分别为2.88亿、2.62亿、2.50亿、2.64亿、2.79亿、2.86亿,已经呈现增长停滞或者下滑态势。想止住颓势,突破瓶颈,搜索引流是至关重要的一环。头条搜索对标的百度移动生态用户超过10亿,百度APP日活突破2.3亿。可见,搜索引流具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据有关数据,字节跳动全球用户超过15亿,也孵化出了今日头条、抖音、西瓜视频、TikTok等所谓现象级产品。但不是说有了这些积淀就可以做好搜索业务的。目前,头条搜索仅限于字节跳动的生态内部,很难突破这个圈,到外面更加精彩,更加广阔的天地一显身手。

头条搜索做不起来,有两个关键性因素,从外部来讲,中国网民搜索使用习惯,百度为首选。2000年,拥有搜索引擎技术专利的李彦宏从美国硅谷回国,创立了中文搜索引擎百度。经过20年发展,百度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中文搜索引擎,在中文搜索领域一直居于绝对霸主地位,无法撼动。搜索是以技术为手段,以知识信息的沉淀为护城河的互联网平台。海量信息和知识储备,带来了卓越的用户体验,从而进一步演化为用户的使用习惯和行为。这种用户使用习惯和行为在短时期内很难做出改变,如果头条搜索带来的用户体验没有独到和特别之处,做不到比百度搜索更加卓越——最好能够带来颠覆性变化,用户就没有理由改变自己的使用习惯,舍近求远,弃明投暗。

当然,字节跳动的算法推荐是改善用户体验的法宝之一,但决定用户搜索体验的关键因素,更是知识和信息储备——这是不可复制的核心资源和竞争力,算法技术是很容易复制的。对于搜索需要的知识和信息数据的储备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需要长时间沉淀。这不是想拥有就能拥有,想拿来就能拿来的。虽然字节跳动每天抓取的信息量很大,但比起全网来说,只能是九牛一毛。头条搜索沉淀内容以字节跳动内部生态为主,百度以全网为主,在百度面前,撇开多年积淀下来的雄厚家底不论,即使是在即时性抓取上,头条搜索也逊色于百度。由于四处树敌,一些优质内容的发布平台,如微信公众号、百家号、企鹅号等对头条搜索的抓取是排斥的,这就让头条搜索的内容沉淀缺失了很大一块。

头条搜索要迎头赶上,在搜索领域站稳脚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字节跳动也动过脑筋,走过捷径,想从百度数据直接拿来为己所用。在这种动奶酪的原则性问题上,百度肯定是不乐意的,2019年4月,百度一纸诉状将字节跳动告上了法庭,要求字节跳动停止侵权,赔偿相关经济损失及合理支出共计人民币9000万元,并连续30天在其APP及网站首页道歉。

作为移动互联网头部企业,字节跳动在信息分发和短视频上做得很成功,也用技术和内容筑就了很宽很深的护城河。这条河既保护了自己,也成为字节跳动与其他互联网企业之间的藩篱,包括腾讯、百度、新浪、搜狐(搜狗母体)等互联网的半壁江山对字节跳动防范森严。如果跨不过这些坎,头条搜索就没法成为全网搜索,没法提升用户搜索体验,没法打造具有强大竞争力的知识信息池。

市场调研公司已经用数据告诉了字节跳动和张一鸣:想在搜索领域从巨头百度那儿分得一杯羹,也许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有梦想是好事,但要走得多远,飞得多高,还得看本事。

2020年7月7日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