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2F翻涌的浪潮之下,是泡沫还是风口?

作者: 锦鲤财经 来源: 锦鲤财经 2020-07-14 18:29

在新零售尚存争论之时,横空杀出的C2F模式会给互联网带来怎样的改变?

自从2016年马云提出新零售的概念之后。一时之间,互联网恨不得一窝蜂地钻进马云的脑袋里,势要将他口中神秘的“新零售”翻个底朝天,各种讨论新零售的文章也随后纷至沓来。

但讨论了整整四年,马老师口中最原始的新零售是否已经出现无人可知。但有一点可以确定,新零售摇旗呐喊的四年里,在互联网真正火起来的新鲜事物,只有“拼多多”和它的下沉市场。

有趣的是,在有些人眼里,“拼多多”就是新零售,可当你拿着同样的标准让它审视淘宝时代的时候,他对于新零售到底是什么,又支支吾吾起来了。

当下,在人人可以贴张标签高喊“我就是新零售”的时代,每个人都想将自己与新零售之间的故事讲得更好听一些,C2F作为其中商业触角还未完全展开的领域,自然最容易成为故事发生的土壤。

日前,家庭全品类洗护品牌“浣洗”获得三奇发展集团的8000万元战略投资。

据悉,“浣洗”将采用“用户线上下单——顺丰上门取送——中央工厂洗护”的C2F模式,提供家庭全品类洗护服务。

在资本的谨慎逐渐成为一种现实,C2F模式的洗护平台已经成功收获了资本的一血。在新零售尚存争论之时,横空杀出的C2F模式会给互联网带来怎样的改变?

反向定制成为C2F代名词

“C2F”,顾名思义,C指的是消费者,F指的是工厂。C2F是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向工厂定制商品的一种新型电子商务模式。

因为是消费者通过互联网向工厂寻求定制,省去了不必要的中间环节,这一方面可以让消费者获得更为满意的商品,一方面可以让工厂生产出绝不滞销的产品进而节省资源。

在这种模式下,“订制”成为重点,供需关系开始由消费者主导。

以茶叶市场为例,2016年,私人订制茶叶开始火爆,资深茶叶爱好者不再满足于市场上凭靠运气的散茶,开始逐渐走茶园定制的路线。

湄潭县兰馨、沁园春、阳春白雪、芸香、怡壶春等知名茶企均采用专属茶园私人定制营销模式,以“您是我的茶园主,我是您的茶管家”为合作理念,联结农户为消费者私人定制茶园。日前,这种模式已让当地茶农的收入轻松过万。

随后的2017年,茶叶圈内“一棵古树茶”的出现,以私人订制认领茶树的方式让消费者与所爱之茶休戚与共,将茶叶私人订制推向了高潮。

不仅仅是茶叶,具有一定价值的农副产品也逐渐开始了私人化定制的道路。位于青海当地的枸杞种植园的合作社,也陆续开始了私人化定制的道路。

将田块编号,24小时视频监控的查看,将藜麦,黑枸杞,雪菊等当地特有的农副产品进行认领,已经慢慢成为了当地合作社的一个选择。这样的方式让消费者私人订制自己产品序列的同时,也进一步优化了当地种植主们的作物结构。

主做农副产品的“物农网”,采取消费者认领认养的方式进行商业模式的开发与农副产品的销售。“以终为始”的商业理念不仅让消费者得到了自己的“初心”,还很大程度上避免了自家农产品滞销的可能,将资源进行最为有效的分配与利用。

农副产品属于靠近原材料的领域,天然拥有私人订制的优势。除去刚需的产品,市面上经常供需失衡的其他产品非常适合C2F。以需求为导向,定制化生产,消费者拥有了安心而可靠的商品,农户们获得了销路。

而不论是网站的自搭建还是信息的聚合,互联网都只是一种提供对接信息交互的手段而非平台。在此间,互联网会逐步让位于实体,从这个角度看,如果互联网抓不到自身的优势积极融入C2F,很可能在未来会逐渐被边缘化。

“服务”,互联网的专属定制?

C2F作为供给侧改革的概念先驱,在2017年十九大之后,搭上了政策的快车迅速寻求落地的姿势。将消费者与工厂直接对接改变商业模式的想法无疑是正确的。但“C”与“F”之外,“2”的位置尤其关键。

商业模式可以在文字上隐去细节,但在实际操作中,“2”的存在不可避免,它是整个故事可以继续讲下去的核心所在。

“2”就是定制的核心,继续拆解下去,回归模式本身,在这一模式之中,消费者对接工厂并不是重点,消费者对接工厂所做的定制才是重点。

以定制茶叶为例,这一区别直接导致了“茶园直销茶叶”与“茶园定制茶叶”本质上的区别。直销茶叶本质上并没有改进茶园的种植结构,依旧是茶园为主导,滞销后会造成浪费;而定制茶叶则优化了种植结构,以消费者为主导,不会产生滞销。

除了农副产品以外,家具装修,首饰珠宝,贵重金属等高附加值的行业,私人订制的走向也越来越明显。

截止2019年10月份的统计数据,中国定制家具行业2800亿元。定制品类也从单一的橱柜向全屋定制蔓延。家装行业也成为最具C2F转化优势的行业之一。

与之伴随的首饰珠宝,贵重金属也逐步开始进入私人定制的领域为C2F做好预备姿势。

相较于以上拥有实体产品的产业而言,互联网在C2F方面则显得有些违和。对比实体产业,互联网更偏重于信息服务,优势在于整合资源并最终会落脚在“服务”之上。“服务”会是互联网C2F的未来吗?

早在2014年,尚处于萌芽的C2F就与互联网进行了一次亲密接触。

彼时,有机构联手国内外旅游局、航空公司发布了“反向定制”旅游产品。自此,“服务”作为C2F核心的私人订制定制旅游开始进入历史舞台。

如今,在自助游与跟团游已不能满足游客更高需求的时候,定制游逐渐进入互联网视野,越来越多的传统旅游公司开始拥抱互联网做定制旅游服务。

据已发布的《2019年中国旅游市场分析报告》显示,2016年定制游增速达到500%,2017年,定制游服务的市场规模正式进入万亿级别,包括途牛,携程在内的诸多互联网企业都在积极布局“定制游”服务。

虽然定制旅游一度被定位为C2B模式,但作为旅游方案的提供者与资源的整合方,旅游公司本身更像是以服务作为桥梁连接了景区与游客。在这之间,服务本身成为了需要定制的“产品”。

浣洗的8000万融资,本质上也是对于服务本身的定制。以上门取衣作为中间媒介,直达洗衣工厂,在这一环节中,洗衣作为一种结果,服务成为了一种“定制”。而作为中间的服务环节,在对接工厂时,也为工厂的机器减少了无效的空转率,并在企业终端完成C2F的整体流程。

以这个视角观察,对于“服务”本身的定制在未来也许会成为互联网C2F模式的专属。

互联网C2F的道路还需更多探索

除了“定制服务”以外,近几年互联网企业也在进行不同的尝试,C2F的商业道路正处于积累经验的阶段。

但越来越多对于C2F本身的误解却让这一商业模式饱受诟病,如果不及时回头,则很容易跌进舆论的旋涡。

单纯以“消费者”+“工厂”很容易让人误以为1688等平台会是C2F的典型。基于此,“武汉大件会”集合众多消费者进行商业直采被一度认为是C2F的点睛之笔。但实际上,这与拼多多或者义乌小企业批发在本质上没有什么不同。

虽然拼多多带来的“下沉市场”让资本看到了又一个矫健的身姿,但拼多多自身也隐藏着诸多危机和舆论风暴,这一切并非C2F模式所具有的特点。

同样,号称工厂拿货的直播也并不会是C2F在互联网时代值得称好的尝试。直播卖货并不能够直达供需的起始,它们只是诸多竞争中不处在聚光灯下的优质商品所完成的反杀,本质上仍旧是自产自销的商业逻辑。

与之类似的,各大互联网科技公司的众筹项目,无一例外都将“概念”作为一种先验性的需求加诸在产品之上。这需要极高的商业准确度与对市场需求判断的完成度,而难以把控的复杂性可能会背离了C2F模式的初衷。

众筹的茶品如果质量过硬且获得消费者认可,自然皆大欢喜,但现实往往事与愿违。要不就如同《上海堡垒》中,“上海大炮”模型一片惨淡的众筹让商品尴尬的挂在展示页,要不就如同“空气雨伞”这类智商税产品无情收割掉一票韭菜。

以上众筹的两结局,都与C2F的初心相去甚远,只会造成更多的资源浪费,收获一条走不通的商业道路。

除此以外,2018年的互联网无人售货被无数人追捧,一时之间,无人售货被舆论炒热,有关无人售货是否是新零售,是否是C2F的讨论一直没有定论。但从商业模式本身来看,无人售货虽然称不上是C2F,但却是互联网进行C2F的一次创造。

近几年,有关C2F的讨论与实践经常会让人迷失在各种概念之中。但不论如何巧立名目,不论如何博人眼球,如果不能优化商业模式,不能给企业或个人带来资源上的节省,质量上的提升,那么就称不上所谓革新或者颠覆。

沐浴在政策光环下的C2F如果只是一味用文字包装,最终可能也只会哗众取宠。如何真实有效的通过互联网本身的优势融入进具有可行性的商业模式才是互联网企业应该考虑的重点。

从这个角度而言,互联网C2F的商业道路,也许仍需更多探索。

锦鲤财经,深度有趣好运气,公众号:jinlifin。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