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势融资7.5亿美元:作业帮依然被低估吗?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7-15 16:11

作者:王琪骥

来源:GPLP犀牛财经(ID:gplpcn)

价格很多时候会偏离价值,当价格大于价值的时候是高估,而低于价值的话被称为是低估。

作业帮可能属于后者。

2020年6月29日,在线教育平台作业帮宣布完成E轮7.5亿美元融资。此次融资由方源资本、Tiger Global领投,Qatar Investment Authority、红杉资本中国基金、软银愿景基金一期、天图投资、襄禾资本等新老股东跟投。

可能在很多外部人看起来,这个价格很惊人,他们怀疑投资人投贵了。

然而,在很多教育圈创投圈的人看来,作业帮7.5亿美元的E轮融资依旧不能反应作业帮的实际价值。

如果说作业帮的价值被低估,那作业帮7.5亿美元融资的底牌和筹码是什么?

作业帮的真正价值

“人生如滚雪球,重要的是找到很湿的雪和很长的山坡。”

——巴菲特

投资与滚雪球如出一辙——投资一家企业,就要找到该企业的核心壁垒。

以近期刚获得融资的作业帮为例,我们讨论一下作业帮的真正壁垒是什么。

公开资料显示,作业帮是一家典型的在线教育企业,也是行业当中用户规模最大的企业。

如今的作业帮旗下产品总日活用户突破5000万,月活突破1.7亿,作业帮APP是国内唯一月活过亿的教育类APP,作业帮直播课累计服务学员超4900万。

令人惊讶的是,虽然用户规模最大,但是从获客成本来讲,作业帮的获客成本却是行业最低。

这就涉及到了作业帮的一个秘密和核心优势——那就是作业帮通过自有流量建立了一个可持续发展模式及竞争壁垒。

作业帮的可持续流量发展优势

作业帮高度重视自有流量——从作业帮2015年成立的第一天起,创始人、CEO侯建彬就坚定认为,流量将来是在线教育竞争的一个核心壁垒,于是,作业帮开始持续投入自有流量,不仅把搜题工具的市场份额做到绝对第一,而且在此后的发展当中,通过自有流量有效降低了招生成本,据跟谁学创始人兼CEO陈向东曾透露,在线教育的获客成本大概率是2000到3000元之间,一个K12大班课50元入口班的大概一个获客成本是500到600元,而作业帮的获客成本远低于其他家,以特价课的综合获客成本来讲,学而思网校10亿/150万=667元,作业帮267元,当别的K12公司到处砸钱买用户的时候,作业帮却已经建立了在线教育行业最大的流量池。

而且这个流量池如同滚雪球,越滚越大,在拥有大量流量基础之上,如今的作业帮依旧保持高速增长。

以作业帮近期高速增长的直播课为例。

作为中国在线教育的一个展现方式,如今的直播课在疫情之后受到了越来越多家长及学员的认可。

作业帮直播课也同样如此,作为中国在线直播课的领军品牌,作业帮直播课的正价班学员在过去两年增长了超10倍,过去一年增速超400%,是中国增速最快的直播课品牌。

数据显示,在刚过去的2020年春季正价班当中,作业帮2020年春季正价班学员超130万,如今已累计为超4900万学员授课,其中付费学员超1200万。

用技术赋能教育

五年间,作业帮聚集起上千人的研发团队,成功实现了通过技术手段赋能教育,让更多人通过不同的教育方式受益,改变命运。

“我常思考什么是好的教育?什么是优秀?每个人都有巨大的潜力,如果能通过努力发现并释放自己的潜力,突破自己的天花板,就是优秀的。让更多的人发现自己的潜力,突破自己的极限,就是好的教育。”这是侯建彬对教育的理解,这也是作业帮作为教育公司存在的底层逻辑——作业帮坚信每个人都是有潜力的,作业帮坚信个人如果想在某个方面有所作为,通过自己持续的正确的科学的努力,是可以达到那个高度的。

为此,侯建彬带队创立了作业帮,并且通过过去多年的努力,围绕课程品质、增长、组织等不断,成功发展到如今的规模——如今的作业帮互联网产研员工近1100名,在过去5年已经成功推出了拍照搜题、智能练习、智能批改、直播课等产品,其中作业帮APP是中国唯一月活用户过亿、唯一进入中国top50的教育类APP,其占有率超过75%。

2020年上半年,在在线教育风口当中,他们又迎来了新的发展——疫情以来,中国有1.94亿中小学生完成了一场从线下到线上的学习大迁徙。

这对于很多家庭条件有限的孩子来讲意义重大。

公开资料显示,目前,中国中小学生12个年级一共有1.94亿人,其中一二线城市占30%,此外超过70%分布在三线城市及以外地区,他们缺乏好老师、好内容、好环境,对优质教育资源有强烈的渴求。

最新资料显示,作业帮每月连接超过1.7亿用户,如今已经有超过50%的直播课学员来自非一二线城市,然而,在作业帮侯建彬看来,这远远不够,他们还要继续努力——在“让优质教育触手可及”的理念下,作业帮深耕一二线城市的同时不断加大在三四线及以外地区持续投入,缩小他们与一二线城市教育资源的差距,扭转全国1.94亿中小学生优质教育资源不均等的现状。

可以说,在线教育犹如一架桥梁,在学校、家长和学生之间,在全国的教育资源的匹配方面实现了精准通达,直播、在线教育让偏远地区的孩子们有了接受公平教育的机会。

而作业帮则再一次在教育线上、线下迁移的风口当中感受到了自己的责任及价值。

“在线教育的价值在于借助技术手段和大数据分析,可以助力教育公平和质量提升,疫情前后,在线教育的几个变化主要有:

第一,中小学生、教师、家长和相关主管部门对线上教育的认知和接受程度越来越高,同时也对在线教育行业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和挑战,整个行业要进一步根据教育教学规律不断完善课程体系和平台建设,从而更好地保障用户权益,提升服务水平;

第二,在线教育通过技术手段,很好地促进了优质教育资源的普及,这或许可作为未来深入推进教育公平的主要方式之一;

第三,通过大数据发现三四线城市以及乡村孩子对优质教育资源的需求越来越旺盛,亟需建立健全线上线下、校内校外教育有机结合、良性互动的体制机制,发挥各自优势更好地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这是侯建彬的亲身感受。

如果用一句话总结在线教育的价值,那么就是在线教育可以让教育更加公平,同时也让教学通过技术提升教育质量,而这正是当前政府及大部分人所要追求的——2020年两会,政府工作报告明确表示,要“推动教育公平发展和质量提升。”

作为一场教育变革,毋庸置疑,在线教育将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之内持续发展,而通过在线教育改变的人生则显然用金钱无法衡量,因此,如果从这个层面来讲,作为在线教育行业规模最大的作业帮,其所从事的教育价值重大,同时亦无法用数字或者金钱估量。

这就是作业帮的真正价值。

因此,在做教育的人看来,作业帮的价值被远远低估。

作业帮的底牌:人

如果说投资就是投人的话,那么作业帮获得此次巨额融资的背后,同样也是因为人的因素,而且这些人的价值远远被这个市场所低估。

在线教育的前景和流量壁垒我们不用多讲,作业帮的团队却是值得一提。

用侯建彬自己的话来讲,那就是人与组织的价值。

“凡是涉及人的部分,是快不起来的,因为人是比较慢的,而且,人的成长也不能揠苗助长,他有自己的节奏,你就必须慢下来,有耐心。一个公司的打造过程,从一千人涨到三千人、五千人、一万人,也有自己的节奏,不然你消化不了。”回顾作业帮的成长过程,侯建彬感慨万千,作为在线教育企业,虽然工具和技术的部分可以提速,然而,一些涉及到人的部分还是不能够实现跨越。

作业帮也正是经历了几次组织蜕变才一路走到今天。

2015年,刚创业时候的作业帮只有4、50人;

2020年,作业帮的招聘要求是10000+,他们要大量引入技术、产品、运营、教研教学老师、辅导老师等优秀人才。

在这个不断发展过程当中,作业帮的团队所表现出来的管理能力及组织架构能力至为重要——伴随着作业帮规模的扩大,他们前后经历了上百人、上千人、上万人的团队规模,每一次团队扩张过程当中,作业帮都必须跨越组织架构不断调整及不断适应的过程。

以2019年及2020年为例。

在2020年初,关于组织架构问题,作业帮核心管理层大概开了两天的复盘会。

这是一个痛苦的过程,这些管理层高管不断撕裂自己然后又重新成长起来。

然而,作业帮管理层包括联合创始人没有一个人反对,大家都一致支持并接受这样一个复盘及反思的过程。

“2020年初,我跟公司核心管理层做年度复盘,我写了19页的公司问题,大部分是我自己的反思,这个会我们整整开了两天,在这个会之前,我还跟联创开过闭门会议,复盘我们的不足。这个过程自然是很痛苦的,但是经历这个阶段之后,成长是很实在的。”侯建彬说。

不断撕裂不断发展,这就是作业帮的发展过程。

在线教育‘轻体量’是个伪命题

正如行业普遍认知:在线教育说到底拼的是全链条的能力,整个流程环环相扣,里面有数不清的细节,“轻体量”本身就是个伪命题。

2020年7月,公布完融资消息之后,侯建彬也同步公布了作业帮2020年的发展战略——他提出了“一横一纵”战略,核心是以70%的精力专注在K12双师大班课上,横向是扩充班课细分品类,包括教材、硬件等更加细分的赛道;纵向则是拓展到低幼、大学阶段,延长用户生命周期。

纵向则是作业帮坚持“把服务做重”,侯建彬说,短期未必看出差异,但长期一定是竞争优势,对此,作业帮在课程设置上按照不同难度做分层教学,班型包括提高班、尖端班、冲顶班,目的是让不同基础的学生都能适应学习节奏。

作业帮敢于有底气这么去做,这是因为他们早在2019年就进行了三次组织架构调整:

从技术投入来讲,2019年9月,作业帮将6个APP研发团队整合成一个。团队在一些通用环节的烦琐工作大大缩减,作业帮也成功打造了自己的“APP工厂”。

其实,作业帮的重视技术在在线教育行业早就有目共睹——早在2015年,除了联合创始人、原百度知道技术负责人陈恭明负责产品,作业帮陆续又引入了两位联创:好未来线下背景的所晖负责教学教研,原百度网页搜索技术总监李博洋负责技术,伴随着这些人的加盟,作业帮通过众包搭建起了线上最大的题库平台,按照侯建彬的说法,作业帮拍照搜题的准确召回指标高于同行10个百分点,在搜索领域,5个百分点就意味着显著差距。同时,作业帮第一家把拍照搜题的响应时间优化到1秒,早期同类产品的响应时间都在8秒左右,其技术实力由此可见。

从教学方面来讲,作业帮对学部与辅导老师进行合并。合并之后,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共同备课,考虑怎么在同一个孩子的全服务环节上更紧密地配合,在教学效果和运营效率方面明显提升。

教学教研可以说是作业帮的又一个核心竞争力——作为一家在线教育企业,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作业帮高度重视教学教研团队,而且在作业帮直播课等很多课程当中,教学教研团队作为“幕后英雄”贡献颇多,他们可能并不和学生直接见面,然而却是不可或缺的存在,正是他们的努力,这让很多体验过在线教育课程的学生感慨,“老师讲得真好!”。

然而,令这些学生及所有人想象不到的是,作业帮对这些直播课的付出有多少——以作业帮一节40分钟的课来讲。

在每次40分钟课程的背后,作业帮的教研老师需要200个小时的准备,在教研、备课以及授课环节精益求精:

在教研环节,作业帮的教研老师都要根据最新的考纲和政策等进行课程设计或升级的讨论,然后再由产品经理根据课程逻辑设定激励体系、学习路径、交互方式等;

在备课环节,每门课程都由一位教学经验丰富的主讲老师及一个老师负责协助完成,主讲老师需要进行现场串讲演绎,并且与所有老师一起备课;接下来,在集体备课环节,备课老师们还要根据主讲老师的规划,形成统一的讲课方法,并且进行3到5轮演练彩排,证所有老师的授课水平在同一基准线之上;最后才是授课环节。

截止2019年底,作业帮专职的辅导老师已经突破5000人,他们负责课前课中课后全程督促、辅导孩子学习,是保证学生学习效果的关键。

由此可见,在作业帮持续投入教师队伍建设和体系迭代建设之后,如今的作业帮已经形成了一套优秀教师队伍建设长效机制——“三严”体系,在“选拔”、“培训”、“考核”三大核心环节严格把关,确保教师团队的高水平和稳定性,当然,高质量的课程也同时吸引了更多学员的参加。

据GPLP犀牛财经发现,作业帮在过去多年,能够在技术投入、教学内容研发投入以及工具打造上实现快速迭代,这与作业帮的团队与组织架构有关——在作业帮的团队当中,大家分工明确,有人做产品,有人做技术,有人专门做教研教学,大家可能更擅长也更有热情把时间投入到产品服务迭代上。

“如今的作业帮经过不断的产品迭代,在技术投入、内容投入以及工具打造上,都可以发展的更快、迭代的更快,数量也很容易实现规模。”侯建彬表示说,“今年我最关注的部门是人力资源,重点就是重塑组织,这是一号位的工程。”

做教育的人更懂教育,也更懂人,这就是作业帮的核心价值,也是作业帮依旧存在低估的部分原因,因为组织与人的价值同教育一样无法估量。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