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煜亚洲投资总裁姒亭佑:中国可持续发展需要真正创新

作者: GPLP 来源: GPLP 2020-07-15 16:18

2020年7月10日,第四届GPLP犀牛财经投资产业峰会暨2019影响力评选颁奖盛典在北京千禧酒店隆重开幕。

本届峰会以“挑战与应对”为主题,深入探讨资本寒冬下创新企业的发展策略。

峰会现场,富煜亚洲投资总裁姒亭佑先生从创投领域分析了2020年的投资机会及投资建议。

下面是姒亭佑先生的演讲发言:

姒亭佑:中国可持续发展需要真正的创新

时至今日当前的国际经济形势与格局发展方向和趋势,我认为已经很明显了,基本上不需要特别说什么,如果四五月的时候变数大我还乐意谈谈自己的看法,今天我就稍微回顾一下,其实大家都知道的事。

第1个这是我过去常讲的一句话,If you want to know what can happen in five or ten years, you don’t look the “Mainstream”, you need look the “Fringe”. 如果您想知道未来五年或十年后会发生什么,您不要去看“現在的主流”,而是要看“边缘”(科学、技术、市场…等)。现在所有的市场主流,都是之前其他创业者与投资人不断的思考、探索、布局的结果。看到现在已经成型的风口,跟风去做复制相同赛道的投资,基本都太晚。另外我个人认为,现在如果有能力的大型企业对自己公司未来的业务发展战略与布局,只看未来的五年到十年已经不够了,尤其是医疗产业。现在是整个经济发展模式与国际格局进入到一个新的阶段。对近期与未来的黑天鹅与灰犀牛的判断、应对方案与准备,必须高度重视并提入到企业的议事议程当中。

第2个我个人认为不管是投资机构、企业家与个人,都有自己的认知界限,同时在知识、经验、能力、资源、覆盖区域也有自己的界限,更重要的是还有“时间”的界限,所有的人都只有24个小时。这些界限限制了我们的思考、战略、发展速度与规模。如何建构及整合超越自己组织与个人界限的能力,对企业未来的永续发展显得异常的重要。

虽然新冠疫情导致全球产能及全球经济快速下滑,但从历史来看,世界经济极具韧性,过去第1次石油危机,亚洲金融危机,世界金融危机,都造成了经济的快速下滑,但在危机解除之后,世界经济终将恢复增长。现在中国之外疫情还在持续蔓延,在全球供应链的体系之下,各国经济,唯有在全球的疫情得到真正的控制,才能真正的恢复。覆巢之下无完卵。

在过去的100年期间,人畜共患疾病已经发生了5次到大流行(Pandemic)疫情,除了一次是艾滋病造成的之外,其他四次全部都是流感病毒引发的大流行疫病,1918年H1N1西班牙大流感,造成了5亿人口的感染,以及超过5000万人的死亡。

新冠病毒是过去百年来的第六次大流行疾病,也是人类有史以来第1次由冠状病毒造成的大流行。然而人类冠状病毒的演化已经超过了百年,人类冠状病毒OC43 (HCoV-OC43)在1967年被分离出来,但溯源到1899年人类冠状病毒OC43与家畜冠状病毒开始分开独立演化;另外,SARS病毒在2003年爆发,但经过溯源在1986年蝙蝠冠状病毒与SARS病毒已经开始分开演化。

RNA病毒的是DNA病毒变异的100万倍以上。而流感与冠状病毒都是RNA的病毒。我国在这一次的新冠病毒防范做的成绩斐然,疫苗的开发也已经有了一定的进展,北京的这次的群聚感染在21天之内就控制住,健康码,量体温,核酸检测科学有效的防范体系,低风险区域的经济活动有序进行,用完整的防疫体系切断了病毒的传播链,每位公民配合好国家的防疫体系,就是对国家的最大的贡献。

回来谈谈持续创新与发展及投资–美国外国投资审查委员会(CFIUS)由美国财政部牵头基本审查国外对美国的投资,2020年5月30日第1次强令终止在美国以外的合资项目。以国家安全理由,终止了中国投资机构与美国医疗器械上市公司,在中国合资生产的项目。这预示了投资机构在未来国际合作投资的时候,必须要先把”项目合规性审查评估”放在第1步骤,先要排除合规性的风险,才开始做项目的尽调以及后续的投资,最大的保障投资人的利益。

从创新的角度来看,我国创投圈没有长钱,设立基金大部分是5+2、7+2.都是比较长的了,国外的基金基本上是10+2或者是12+2。我国过去大部分Pre IPO项目、晚期的项目、技术应用或商业模式创新的相关项目,这样的基金存续时间基本可以满足投资的需求,但是当国家要由中国制造走向中国创造,缺乏长钱的投资体系对自主创新就远远不够了。我们在三年前就已经提出投资机构应该更多的从存量投资走向增量投资。

在当前的创新环境要求下,建构一个多资金类型及结合短中长期的多元化投资结构,与鼓励长钱进入到我国创新体系的税收政策,外加完善的退出机制,及强化科研产业化的转化比例,创新离不开国际合作,加大培养科技多层次人才梯队,引进国际高端科技人才,强化国际合作共创共赢,将是我国创新的重大驱动力。

企业发展与创新的最大障碍,不在技术与产品,而是最高决策者与团队,无法进步且落后于时代的思想。传统产业对于发展的路径的依赖,造成创新的限制,希望未来20年能够重复过去20年的成功经验,但时代与环境的改变对于企业成长是最大的挑战,企业对于未来的发展战略,适应市场的变迁,并且及时的转型成功,这是所有传统产业必须面对的课题。

以前我们投资机构大部分都投资在晚期已经成熟的项目,对于早期的基础研究以及创新研发投资非常的少,在国际的投资圈有各种Foundation,NIH等每年上千亿美元的支持基础科研,持续投入造成了坚实的科技壁垒,当研发概念被证明后,很多早期投资机构可以接棒,为持续的科技发展注入了重大的力量。

在中国如果要实现创新未来的发展一定是硬科技,与基础科学转化,国家现在目前加大了我国关键科技的投入,目前早期投资关键技术基金如雨后春笋成立,但基金的时间还是较短,如果未来能够有更长的时间的早期基金,对国家的科技创新会有重大的贡献,国家的科研基金以及Foundation持续投入到基础科学的未知部分,早期基金支持科技转化,晚期基金支持企业发展壮大,形成真正的资本创新梯队。我国互联网产业已经有非常多领跑于世界,但也有很多的产业需要从以前的跟跑到并跑再到全球的领跑作出转化。

在根本上学术界与产业界有巨大的差异,学术界关注的是论文,产业界关注的是产品,学术界以起始点思考在探索世界的边缘,告诉我们一个新的未来的方向,为人类的科技进步做出巨大的贡献,产业界是以目标导向,以终点思考,要把产品做出来商业化。恰恰现在目前我国在学术界以及产业界中间的转化率较低,互联网产业的基金已完成了GP 4.0演变,医疗产业投资目前正进入到GP 4.0时代,对基金的管理人,要求更需要有产学研资源与能力,能够协助创造与创建项目,并具有科研转化能力的基金管理人将成为未来的明星。

最后与大家分享国家地理杂志英国籍特约撰稿人,大卫.逵曼(David Quammen)于2016年2月出版 “下一场人类大瘟疫”一书中文版中提到,病毒是不会主动出现的,“动物是疾病的储存库”,动物作为自然宿主或中间宿主,对于病毒跨跃到人类非常关键。病毒在自然界与自然宿主共存,然而自然界没有大量的同一类宿主,并不会不造成流行。然而人类大肆开发土地破坏森林雨林地,入侵了病毒的自然栖息地,让病毒“被迫现身”,人类反成病毒的受害者。当人类大肆掠夺自然资源的同时,被过度侵略的大自然,也许正以它的方式,对人类进行反击。

我们一定要尊重自然与环境和平的相处,团结起来对抗病毒,共同创造更健康的世界。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