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骂街之后 理想IPO真能渡劫?

作者: 一点财经 来源: 一点财经 2020-07-16 21:58

“很多人说需要花三五百亿进入汽车行业,给我十亿美元,我们就能做到盈利。真的,我们说到做到。”——李想

一点财经 刘亚杰|作者

严 睿|编辑

“送他五个字:Sha Bi。诈骗犯。”……

听闻瑞幸造假的故事后,理想汽车CEO李想在个人微博上爆粗了。太多人打心底里诅咒如此行径,又放不下斯文儒雅的姿态,于是看李想拍了桌子,代替各行业向作假之人“口吐芬芳”,算得消解心中郁积。

不过从李想当时的处境来看,他的愤怒与仇恨发于私,与其他人无关。

近期,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证监会提交IPO文件,公开募资最多1亿美金,股票代码“LI”,其承销商规格顶级:高盛、摩根士丹利、瑞银、中金等金融机构。要不是陆正耀这厮作孽,搅乱中概股平静的资本池水,一切本应顺利愉快。可是现在,资本的态度非常谨慎。

这个恨,是来自牙根上的痒。

李想缺钱吗?并没有。依据招股书数据,截至2020年第一季度,持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10.544亿元人民币。在拜腾、赛麟、博郡、游侠等新势力资金池干涸,只能靠裁员甚至停产续命时,理想绝对是衣食无忧的存在。

可是李想还是急,急着走进二级市场。毕竟在2020年6月启动D轮融资时,理想汽车估值已经达到40.5亿美元;毕竟理想汽车的发展模式存在生命周期,谁也不知道眼下的快速发展能支撑多久。

一级市场还有多少继续吹大泡沫的勇气?这是一个巨大的问号。

某种意义上,现在还不是理想汽车非得“割韭菜”的时候,可是再不行动故事就快讲不下去了,只能赶鸭子上架。偏在此时陆正耀给市场开了一炮,流弹打在理想汽车IPO的腰眼上,痛楚也只有李想自知。

于是,那一口“芬芳”在陆正耀脸上氤氲而开,开得惊心动魄。

01

错位生存法

“信心很足,仓位很小是毫无意义的。”美团点评(03690.HK)CEO王兴是个实干派。在2019年看准理想汽车的价值,随即领投后者5.3亿美元C轮融资,一年后又参与5.5亿美元D轮融资。

满仓的背后,王兴看准的是李想对汽车的理解,以及理想One代表的增程式路线。

谈及增程式汽车,不是什么全新的概念,很早以前BMW、Nissan、Buick等众多品牌已推出相应产品。横向类比各产品,理想One更接近于“放大版”的BMW i3s增程版——电池与燃油发动机各司其职,不同点在于续航里程从355公里提升至800公里。

“这是一辆没有里程焦虑的智能电动车。”介绍理想One时,这成为李想最具象化的概括。汽车是车主的代步工具,生产行驶足够远、交互足够好的车辆是车企的最终使命。至于创新,不一定苛求前无古人,却尽量避免被来者超越。

只论续航表现,理想One通过“40.5kWh电池+45L油箱”,提供等效160kWh电池容量,行驶800公里的距离,已经谈不上优势。小鹏P7超长续航版与特斯拉Model S长续航版NEDC(New European Driving Cycle,新标欧洲循环测试)表现,均已超过700公里。

不同点在于,电动汽车行驶超过400公里之后,驾驶员必须考虑寻找目的地,否则势必半路抛锚。根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数据,2019年中国新能源汽车保有量381万辆,充电站数量仅为3.59座,车与公桩比仅为8.25:1,根本无法满足用户长途旅行的需求。

相比之下,理想One的优势非常明显。得益于45L油箱的加持,该车型能够与燃油车一样,享受全国各地加油站的服务。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加油站总数已超过12万座,因此距离不会成为阻挡理想One前进的障碍。

不过同是加油,理想One与燃油车有着本质不同。由于李想坚持通过增程式技术,将燃油驱动力转化为电能储备,按照国家工信部的归类,理想One属于标准的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与电动车同样申请绿牌,并且能够领取政策补贴。

可见理想One真正的优势,不在于集成那些前所未见的技术理念,也不是在节能减排环节存在过人之处。能够脱颖而出,在于其车型总能在错位中找到相对优势——通过燃油车的优点,战胜电动车的劣势;再通过电动车的天然属性,战胜燃油车的刻板缺陷。

《孙子·吴起列传》中,这个故事唤作“田忌赛马”。

从2018年3月放弃SEV(Smart Electric Vehicle)计划后,李想依靠理想One“续梦”。在错位发展的战略上坚持两年多的时间,如今已经有所斩获。

王兴曾在个人媒体平台表示,其父亲在亲自体验后,将奔驰S置换成理想One,为的就是以每公里约0.1元的低成本,享受新能源汽车的驾驶快感。

这样的置换,也非常符合李想的设想。他对理想汽车的定位就是面向这样的一群人——具备较高消费能力的“奶爸”,平素喜欢开车带全家外出,他们也没让李想失望。

参照招股书数据,2020年第二季度,理想汽车共计交付新车1.04万辆,营收为8.517亿元,亏损从2019年的18.586亿元降至2.342亿元。

如此快速成长的故事,谁不爱?

02

技术搬运工

听到理想汽车的故事,相信马化腾会鼻酸,雷军会流泪。

2015年开始,这群科技大佬,连同红杉资本、高瓴资本、联想创投等机构在蔚来汽车身上投资超过百亿元,等待三年后(2018年4月)才迎来首款新车ES8交付;产能苦苦爬坡了半年(2018年12月),ES8累计交付才得以破万(11348辆),却仍然亏损96.39亿元。

如此看来,同样经历半年时间的发展,蔚来撕裂出一道可怕的资金缺口,而且这只是个开始;理想汽车却已经在筹谋扭亏,借资本之力更上层楼。

“很多人说需要花三五百亿进入汽车行业,给我十亿美元,我们就能做到盈利。真的,我们说到做到。”在李想的口中,理想汽车的精细化管理已经做到极致,每一分钱都要花得物超所值。此消彼长之间,孰优孰劣一目了然。

理想汽车CEO李想

不过“稳赚不赔”、“绝对成功”的故事听多了,也就到了出现风险的时候。机会和陷阱,理想汽车究竟是哪个?同为新能源车企,为何理想和蔚来差别如此之大?

造成如此结果,还要在理想汽车的本质上来寻找答案。

目前,汽车业正处在燃油时代向新能源时代的过度阶段,过分保守势必困顿在旧世界,极端超前大概率会成为先烈,行业前进的大陆似乎就这两个方向,最终选择权在企业手里。

或出于领导者的执念,或受限于技术能力,多数企业的选择较为“直男”:能够攻破的技术难关就自主开发,无法攻破的通过合作解决,总之一定要进入新能源时代。

于是蔚来、威马全力开发三电技术,小鹏汽车投身于自动驾驶功能设计。无论如何,都要先站在赛道上。但获得参赛者的资格,要付出巨大代价。

为获取更多底层技术,2018年蔚来的研发费用已经达到39.979亿美元,仅当年第四季度就达到15.152亿美元,超过特斯拉全年14.6亿美元的投入。

小鹏汽车没有透露具体数据,不过小鹏汽车董事长何小鹏曾表示,2019年公司招聘5000名员工,并确保研发岗位人员占比在50%以上。

短期内,没有谁能成为BBA,不过手里至少有一支成规模的研发团队,以及几项还算不错的创新技术。

但显然,理想汽车不想跑得太快,动作相对保守。

众多媒体报道,理想One发动机由东安动力提供,零配件公司李斯特、德尔福等协助研发;自动驾驶系统采用mobileye EyeQ4解决方案,以及博世的毫米波、超声波传感器;中控系统基于Android Automotive与高通骁龙820A开发。

面对公众时,李想更多提到的是市场定位、使用体验、未来设想,底层技术并不挂在嘴边。最近一次提到技术,还是在2020年4月,计划将自主开发的操作系统,应用到第二代车型上。只是按照理想汽车的路线图,那是2022年以后的事情。

套用一句广告词:我们不生产增量价值,我们只是技术的搬运工。

在汽车圈,脑体劳动是不等价的。按照招股书数据,2019年理想汽车研发支出11.69亿元,2020年第一季度仅为1.897亿元;另据企查查数据,理想汽车参保人数为741人。即使从第二季度开始研发投入大幅增长、741人全部隶属研发部门,理想汽车的技术积累仍然落后于竞争对手。

“其实汽车研发不需要花那么多的钱。”为什么李想这么能省?因为理想汽车本就廉价。

03

带伤上市

翻看理想汽车的融资轨迹,基本维持着每年一次、估值逐渐走高的趋势,只是资本方还有勇气继续吹大泡沫吗?敢。当然,也要看时间的脸色。

论烧钱的速度,理想汽车更加友善。眼看就要进入盈利阶段,甚至有可能改变“造车=钞票粉碎机”的固有印象。理想汽车的基本属性,完美适配过度阶段用户对新能源汽车的诉求,因此短期内继续增长的趋势不会改变。

“公司的成本控制能力优于同类企业,伴随ONE进一步放量,全年亏损额有望持续收窄。”相信很多人会与中信证券持相同的观点。一旦进入二级市场,想必痛快收割一轮韭菜不成问题。继续吹大泡沫?为什么不呢?

只是放眼长远,增程式技术只属于过度期,只能活在技术演进的夹缝中。一旦行业快速进入电动汽车阶段,理想汽车必须重启炉灶。

时代抛弃你的时候,根本不会和你打招呼——谁能判断这个过渡期是10年、1年,还是1天呢?

于是理想汽车的操作就很明确:趁着自己还年轻美好,尽快卖个好身价,切勿等到美人迟暮,人老珠黄,再为今天的迟疑后悔。如果一级市场已经没有动力,那就尽快到二级市场找到自己的位置。

回看李想看似无端的恼羞成怒,对陆正耀大放厥词,其实都有内在原因:谁挡在理想汽车IPO的大道上,谁就是敌人。只是按照这样的理论,理想汽车的敌人并不少。

2019年12月,理想汽车正式启动交付。在此期间,网上不断出现各类信息,反馈理想One存在问题——排气系统异常报警、加速踏板失效、动力电池故障报警……一问一答之间,理想的车主与工程师,成了最忙的一群人。

不久后,车主也曾反馈其他问题,频繁的互动,帮助理想建立较为完善的投诉处理机制——发现问题后工程师迅速调查原因,在一周内给出事故报告并在官方渠道公布;尽量满足车主诉求,在小范围内解决问题,以避免事态进一步扩大。

最终汇总媒体报道能够发现,作为新势力的重要代表,理想One爆出众多问题,这与其他造车新势力没有本质区别。不同点在于,这些问题基本通过社交渠道得以处理,没有掀起更多的舆论攻势。

新车交付半年内,理想One收到多项车主问询和反馈。好在目前为止,新车尚未集中出现相同问题,没必要像蔚来那样,一口气召回4803辆问题汽车。不过连续出现的问题证明,现在理想汽车存在“创伤”,虽然伤痕不算大,可伤口着实多。

划出这些伤口的人,并不是竞争对手,而是支撑理想One销量破万的车主。某种意义上,给理想汽车上市制造麻烦的,其实是理想汽车自己。

这确实很疼,不过那又怎样?在成功IPO之前,一切都要忍耐。

04

结语

对投资人而言,汽车交付量固然重要,可是想象空间更重要。

某种意义上,理想One是记录这段过渡期,一个还算闪亮的时代符号。D轮能够获得40.5亿美元的估值,已经充分证明自身价值。新能源汽车已经过了借烧钱换取增量的时代,无法通过产品打动市场的车企,也很难打动投资人了。

只是有一点必须明确:相比起其他新势力,理想汽车依靠增程式技术,描述的是一个近在眼前的未来,增长空间必然有限。在用户接受度提升,外部环境成熟后,电动汽车的想象空间才有足够的吸引力,机会也更多。

一个是短期收益,一个是长期回报,这道选择题不难。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