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想赴美上市,中国新势力车企格局已定?

作者: 中国科技先生 来源: 中国科技先生频道 2020-07-20 14:09

科技先生频道∣公众号:zgkjsir

文/西湖张三疯


导语:理想和蔚来,新势力车企的理想和未来?

继蔚来之后,理想汽车成为国内第二家赴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7月11日,理想汽车正式向美国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说明书中计划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募集最多一亿美元。同时,6月获得美团d轮5.5亿美金融资,理想估值达到40.5亿美元。

作为新势力车企第一股,蔚来在今年也已经完成超200亿的融资。截至今年5月,新势力累积交付过万辆的车企包括理想one、蔚来es8、es6、威马ex5、小鹏g3。

造车新势力呈逆增长,似乎迎来曙光。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前上百家以造车新势力自居的企业,现在实现交付不过12家了。而且,作为新势力车企头部的蔚来2019年全年交付2.06万台,和全年实现36.8万辆的特斯拉来说,差距依旧悬殊。

造车新势力前行之路,依然漫长。



第一部分:艰难前行路

造车新势力并不好做。

国内新能源汽车已经走过十年时间来,这一路走来,并不顺利。

在2015年到2017年,新能源汽车风头正盛时,单落地的造车新势力项目就有200个。地方政府大力扶持,出台各种政策,一时风光无几。

当时,新能源汽车对与大多数人来说,还是个新概念。市场打不开,造车新势力一度被戏称为“ppt”造车。

2018年8月,蔚来赴美上市前,2016年、2017年、以及截至2018年6月底,蔚来净亏损分别为25.733亿人民币、50.212元人民币、以及33.255亿元人民币。可以说,蔚来一直在烧钱,以及最新发布的2020第一季度财报,也都还没有实现盈利。

即便如此,在当时蔚来也算是新势力车企中发展的比较好的一家,至少已经实现交付。更多的新势力车企还处于张口等融资阶段。生产几辆测试车,用来媒体试驾和路演宣传,但实际企业内既没人、没钱,也没有技术。

2019年,被媒体称为新势力汽车的分水岭,也是新势力车企交付元年。但直到现在,真正能实现交付的,也就十来家,大多数新势力车企都仍面临着倒闭的危机。

即便是十来家已经实现交付的新势力车企,也都仍处于亏损阶段。

蔚来今年第一季度财报显示,作为新势力车企第一股,第一季度即便是总收入达到13.72亿元,净亏损仍有16.93亿元。继蔚来后,赴美上市的新势力黑马,理想汽车,今年第一季度净亏损更是达到32.816亿人民币。

实际上,正如我们所见,无论是传统汽车造新能源,还是新势力募资开发的新能源汽车,都还在亏损状态。

此前,有业内人士认为,国内一众造车新势力毫无定价能力,不可能不亏钱。

为什么不能涨价?和新势力车企自身原因有很大关系,因为自身技术不足,而前期把自己产品吹捧过高,过于强调功能性,导致产品质量问题频频。蔚来汽车自燃、理想one刹车失灵等安全性问题,让本来好奇的消费者望而怯步,如果再涨价,消费者更不可能买账。

前期投入过多,又没有定价权,造车新势力很难不亏。

市场还没有形成正常的盈利模式。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经过市场清洗后,剩下的新势力车企数量,只有个位数。



第二部分:先活下去

对于大多数新势力车企来说,要先活下去。

从今年发布的前五个月销量数据来看,两极分化明显,前五的蔚来、理想、小鹏、威马、合众等销量在三千辆以上,最高的蔚来突破了一万辆。但是剩余的车企都处在车子卖不出去或者无车可卖的境地。

就在理想汽车宣布赴美上市前几天,拜腾汽车宣布,正式暂停国内运营、同时被曝出拖欠包括总监级别在内近千名员工,四个月工资。

拜腾并不是第一个,今年5月赛麟被曝出拖欠员工工资,6月底江苏赛麟上海公司、工厂被查封;博郡汽车创始人宣布全员待岗。。。。。。越来越多的造车新势力被曝倒闭。

造车新势力,一地鸡毛。

拜腾烧光84亿也没造出量产车,最终濒临破产。资金和量产,是造车新势力必须要跨的槛。

和传统车企一样,造车新势力是十分烧钱的。

早期,大部分造车新势力都以概念车为主,以新能源、智能化、全生态为卖点,加上政策扶持,吸引大部分资本投资。

但名头吹的再高,也还是造车行业。不仅规模大、技术门槛高,且涉及人身安全,市场监管也更加严格。而大部分造车新势力都是从互联网领域跨界来的,单是获得造车资质,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理想收购力帆汽车的资质花了6.5亿、威马收购黄海汽车花了11.8亿。



获得造车资格,也并不意味着可以造车。

要建厂造车,除了要再投入一大笔资金外,因为概念过于吸引关注,还得高薪聘请核心技术人员,实现产品生产,即使大多数新势力车企都是通过合作代加工厂实现生产,也要付出相当一大笔钱。

虽然和传统燃油汽车不同,动力、构造等方面都有很大改变,部件也减少了很多,但新势力企业大多都只注重线上的技术,而对造车行业基本的制造领域技术空缺。

造车新势力对零件供应链尚不熟悉的情况下,为了对标特斯拉,刚入局就选择高端车型,进一步增加了制造难度。另一边,代工厂模式,增加了沟通协调成本,也进一步导致交付延迟。

所以,短时间内,新势力车企也难以实现量产。

持续亏损,烧钱,产品难产,质量不过关。资本也从前期盲目跟投,栽跟头后,投资变得谨慎,一些新势力车企难得到融资。

从目前来看,造车新势力在市场和大环境的冲击下,被加速推进,内部淘汰也在持续加速,新的格局也在逐步成型。

今年是造车新势力关键的一年,在疫情冲击下,面临者补贴退坡、车市下行,造车新势力将被迫重新洗牌,洗牌过后,才会良性发展。


【声明】该文由作者本人上传,其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亿邦号系信息发布平台,亿邦动力网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如本文涉及侵权 ,请及时联系run@ebrun.com。